独断大明_第7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71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清轻笑了声,将一杯茶递给他。
  朱栩裹着厚实的棉衣,捧着茶杯,吹着热气,没多久就看到傅涛冒着雪快步走来。
  “殿下。”傅涛站在朱栩椅子不远,一边拍打着雪一边唤了声。
  朱栩连忙将一杯茶递过去,道“大哥,快喝一杯,去去寒。”
  傅涛喝了口茶,才觉得好一点,道“殿下,都审核完了,一切也都结算好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厚厚的账簿递给朱栩。
  朱栩接过来,同时对姚清清道:“清清姐,给大哥搬个凳子。”
  姚清清知道是她不该听的,答应一声,搬过凳子来,便将茶具摆好,轻轻退了进去。
  朱栩慢慢的翻着账簿,了解他的四大产业的具体盈利情况。
  惠通商行,沿海省都有了分行,接下来会进一步分化,做到每一个府都有支行。利用各种关系,与江南官商集团,晋商,徽商都有了联系,现有存银一千五百万两,纯盈利七十三万两。
  惠民商会,渠道进一步扩展到江南,京城外几省,只不过还不够细化,网络不充分,今年准备不足,纯盈利有限,只不过十几万两。
  惠运船行,因为刚刚成立,虽然拉拢了不少生意,但前期购船等一系列支出,只能勉强保本。
  私盐倒是盈利丰厚,垄断了对后金的走私,短短时间,就盈利了七十万两!
  加上不断购置的地,总支出与总盈利,除了惠通商行的银子,他实际上也没有多少盈利。
  朱栩合上账簿,眯着眼,神色若有所思。
  今年是第一年,一切都刚起头,越过明年,待一切都成熟运作起来,那银子一定会如同流水一般进入他的口袋。
  更何况,城东的作坊里的很多东西,已经可以慢慢拿出来,那才是盈利的利器!
  同时,惠通商行里的银子,只要做到收贷平衡,他完全可以随意支用!
  “对了殿下,我刚才来的时候,听说周建宗死在锦衣卫大狱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张皇后打广告(呼唤订阅~~)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朱栩眉头一挑,转头看着傅涛道:“是谁动的手?是刻意的?”
  傅涛微微摇头,道:“不清楚,不过确实是死了,我打听了一下,说是用刑过度,外面传是畏罪自杀。”
  朱栩脸色沉默下来,魏忠贤,终究还是要来了。
  周建宗的死,只是个开端。
  傅涛看着朱栩的异样,试探着道“殿下,你是否出面,弹压他一下?”
  朱栩摇头,张皇后接二连三的警告不能不让他放在心上,真要是让朱由校察觉而有所忌惮,他的一切努力都会化作流水。
  傅涛看出朱栩的态度,便转移话题道“殿下,贺云杉提议,将三大商行整合,成立联合的大商会,你觉得怎么样?”
  朱栩一怔,手指敲着椅子。这个贺云杉倒是很有眼光,他也一直在盘算这件事,只不过一直不太成熟。
  傅涛是户部侍郎的大儿子,是他的大表哥,在惠通商行,惠民商会,惠运船行三家可以说是隐形的、真正的大掌柜。如果将三家真的整合在一起,那自然是实力大增,容易做大扩张,展开盈利面。
  朱栩沉吟良久,道:“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年后,你着急魏良卿,周建宇,贺云杉三人,认真的合计一番,写一个条陈拿来我看看。”
  傅涛答应一声,便想要离开,朱栩的景焕宫虽然不属于内宫,但待久了也不方便。
  朱栩却拉住了他,留他吃饭。
  饭桌上,只有朱栩与傅涛两人,闲扯一般的聊着。
  “舅舅最近都在忙什么?”朱栩夹着一块红烧ròu道。
  傅涛现在拘谨的少了,一边喝汤一边道“年中事多杂乱,一直是在衙门多,归家少。”
  朱栩咬着红烧ròu,道“嗯,回去之后告诉舅舅,让他注意身体,劳逸结合。”
  傅涛点头,又端起碗,夹起一块西瓜瓣。
  朱栩将鱼冻的盘子挪到边上,一边剃刺一边道“大哥,你跟都察院那位杨涟杨大人熟吗?”
  傅涛一怔,抬头看着朱栩想了想道:“这位杨大人号称大明第一廉吏,在东林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听说,有人举荐他担任右副都御使。”
  朱栩将鱼冻一大半扒拉到他的碗里,道:“嗯,我最近不太方便出宫,你过几日带点礼物,替我去拜访一下。”
  傅涛神色疑惑,道:“殿下,为什么要突然给他送礼?”
  朱栩将鱼冻混合着米饭吃完,又将白菜粉条的一半倒入碗里,边搅和边道:“皇嫂有意让他来做我的老师,你先送点礼,打个前站。”
  傅涛筷子停了下来,脸上更不解了,道:“殿下,皇后娘娘这是什么用意?”
  朱栩一直都很钟爱白菜炖粉条,微酸微辣,一边吃一边道:“熊廷弼的事情露了马脚,皇嫂担心我,找个人给我保驾护航。”
  傅涛将碗放到嘴边,下意识的扒拉着,心里暗道‘只怕皇后娘娘不止是担心殿下行走偏差,卷入党争,也是看中了这位杨大人在东林,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吧……’
  吃完这些,朱栩开始盛汤,用勺子搅拌着,又道:“礼物不要太重,可以稍微透露一下。”
  傅涛点头,再看桌子上的饭菜,几乎都没剩下多少了。
  傅涛:“……”
  京城的这场雪,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一连三天都大大小小没有个停。
  朱栩这段时间,除在在门前看书赏雪就是在书房看书赏雪。
  张皇后恢复的不错,隔三差五喊他过去吃饭,偶尔还能碰到朱由校与朱由检。
  朱由检或许是受到了朱由校与张皇后的压力,没有再对朱栩穷追猛打,见面却还是冷着脸,没有一点笑容。
  朱栩也没空理会他,再次出现在坤宁宫。
  他一个大篮子放在桌上,从里面拿出一个个透明的玻璃器物,嘴里飞快的道“皇嫂,你看看这个,这个是给你的,这个是我给我大侄女的,皇嫂你别抢啊……”
  张皇后生下公主,身体显得丰腴不少,因此穿着也更厚实。她带着好奇之色,伸手拿过玻璃盘子。
  朱栩拿来的这些,有碗有筷有酒壶有酒杯有茶杯有盘子,餐桌上几乎一应俱全。
  桌边上的摇床,小公主已经长开,皮肤晶莹,双眼大争,开合着小嘴,唔呀唔呀的挥舞着小手,异常的可爱。
  朱栩拿着手指去逗她,她立即抱着呀呀的叫着,眨着乌黑的大眼睛,小脸乐开了花。
  朱栩很开心,在桌上看来看去找些东西给她吃。
  张皇后本来欣喜的脸上,忽的出现愠恼之色,没好气的看着他道“说吧,你今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朱栩抬头一看,只见张皇后盯着盘子底下,挑着眉头,神色不善。
  “啊哈……”朱栩嘿嘿笑起来,搬着凳子凑近道:“皇嫂,年关你是不是要赏赐王公大臣的女眷?这些,就是我给皇嫂准备的赏赐物品……”
  张皇后看着上面的地址,联络人姓名,眉头蹙了下,道:“你这些,都打算卖多少银子?”
  朱栩顿时一本正经,道“皇嫂,碗筷一套,二两银子,盘子一个五分银子,这桌上一套,总价三十两!”
  尽管张皇后几乎从未亲自买过什么东西,但也知道京城的物价,微微吃惊道:“真的这么贵?”
  ‘我说多少就多少!’
  朱栩在心里暗道,面上却笑而不语。
  张皇后深吸了口气,面色不大好,一挥手道:“行了,明日我就召杨大人进宫,你准备一下吧。”
  朱栩没有在意杨涟,伸着脖子道:“皇嫂,那……”
  张皇后眼神越发的不善,冷哼了一声道:“多送一些来,过几日我要召在京王公勋贵的家眷来宫里叙话,会顺手赏赐一些。”
  朱栩慌忙站起来,长声道:“谢皇嫂!”说完,飞快的转身溜走。
  朱栩一走,张皇后双手就按住了太阳穴,使劲的揉着。
  “娘娘,nǎi热好了。”焕儿从里面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碗,脸色困惑。
  张皇后轻轻出了口气,还是感觉头疼的厉害,接过碗嗔怒道:“下次惠王没有我的召见不准他进来!”
  焕儿眨了眨眼,清脆的答应了一声。
  小公主看着张皇后手里的碗,越发卖力的挥动着一双小手,咿呀呀欢快的叫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野心的萌芽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大明即将步入天启四年,雨雪纷飞,却丝毫没有阻碍朝堂上的热度。
  年底往往都是一年的结束,同时又是开始。
  魏忠贤复出,远比历史上的聪明与冷静。本来朱由校要赏赐魏忠贤一干亲属,居然被他给阻拦了。最后,只有他的外甥傅应星得了一个世袭的锦衣千户。
  但随着周建宗的‘畏罪自杀’,清流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弹劾浪潮。
  明末的党争已经激烈到无可调和,最可怕的是外臣一心想要消灭内臣,而皇帝对外臣不信任,最信任的就是宦,于是,外臣的一切行为都好似在针对皇帝。
  这也就造成了皇帝更大的疑心,君臣相疑,袒护宦,这场争斗中,倒霉的往往都会是外臣!
  这次也不例外,朱由校的反应就是给魏忠贤调整职务,从司礼监秉笔太监调为掌印太监,在司礼监权力进一步扩大,同时,外廷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了魏忠贤的旗下。
  新任兵部尚书董汉儒,给事中程注上书劝诫,但朱由校都给留中不发了。
  年关的前两天,朱由校组织了家宴。所谓的家宴,就是朱由校,张皇后,小公主以及朱由检,朱栩。
  朱栩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进来,笑容满面的摆手道“今天都不用拘礼,咱们提前吃年夜饭。”
  一群人自然还要简单行礼的,朱栩却一直盯着朱由校的腿,眉头皱了下。
  朱由校坐在主位上,逗了逗小公主,然后看向朱栩与朱由检松了口气的道“好了,这一年总算过去了,今天咱们都轻松一下。”
  张皇后也将朱栩送来的一叠盘子碗筷分拨出去,轻声笑道:“今天都不用拘束,随意一些。”
  朱栩与朱由检两个外人点头附和,却还是拘谨的一塌糊涂。
  朱栩拘谨是因为他总觉得朱由校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下意识想要躲闪。朱由检就是一直都是这样,人显得非常刻板,一举一动都谨慎有礼。
  这样的家宴,一直都是朱由校与张皇后两人的对口相声,朱由检与朱栩都是不太合格的观众。
  酒过半酣,朱由校一伸胳膊,看着两人笑道“好了,给朕说说,你们明年都有什么打算,六弟,你先来。”
  朱栩一本正经,道:“读书。”
  朱由校自然也知道朱栩明年要启蒙读书,闻言笑了笑,又转向朱由检道:“五弟,你呢?”
  朱由检已经算是成年人了,看着桌上的玻璃器物,暗吸口气,恭谨的微微躬身,道:“回皇兄,我打算搬入十王府。”
  他这句话落下,朱由校与张皇后都一顿,饭桌上除了张皇后怀里的小公主在呀呀的叫,再无一点声音。
  朱由检这样的要求不是第一次,每一次都捆绑着朱栩。这一次,自然也是一样。
  张皇后瞥了眼朱栩,轻蹙眉头又看向朱由校。
  朱由校微微沉吟,笑道:“五弟,别着急,你与六弟都还小,都赖皇后照顾,要是去十王府,我跟皇后都不会放心。”
  朱由检神色凝了下,扫了朱栩,又道:“皇兄,平王皇叔即将就封,王府也要空出来,臣弟认为我与六弟搬出紫禁城,明年是最合适的。”
  平王,是万历帝第六子,原封惠王,封地荆州,天启初因‘忤逆案’牵累,被改封平王,软禁在京城。而今京城的王爷们纷纷出京就藩,平王也是其一。
  朱栩听着朱由检的话,神色不动,心里却想到了这位平王叔,不由得暗道‘平王叔啊平王叔,该是你替我这个继任者背锅的时候了。’
  张皇后听着朱由检的话,笑道:“信王,这件事先放一放,年后惠王要启蒙读书,在宫外不合适。”
  朱由检听着张皇后含而不露的警告,眉头拧紧,然后稍稍躬身,道:“是娘娘。”
  朱由校压了压手,对着三人道“好了,咱们聊聊家常,不谈这些。”
  说是聊家常,其实还是朱由校与张皇后一搭没一搭,朱由检与朱栩两人配合着。
  直到司礼监那边来了三拨人,朱由校才不得不离开,他一离开,朱由检也只得陪着告辞,坤宁宫的桌上只剩下张皇后与朱栩,以及摇床里精力充沛的小公主。
  张皇后轻晃着摇床,看着朱栩面上带着疑惑道“小猴子,你好像一直很怕信王?到底在怕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把柄给他抓住了?”
  朱栩翻了个白眼,他能不怕,这位可是未来的崇祯皇帝,是个小心眼的杀人狂……心里还没有嘀咕完,朱栩心里突兀的一咯噔。
  朱由检非嫡非长,他能够继位,完全是朱由校决定的。
  从这里论起来,他与朱由检并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朱由检长了几岁!
  朱栩眯着眼,心里砰砰砰跳动,有种东西在心底滋长起来。
  张皇后看着朱栩,会意的道“真要是有什么把柄赶紧给我说,不要被捅到皇上那。”
  朱栩慌忙摇头,从心里挣脱出来,看着张皇后灿烂一笑,道:“皇嫂不用担心,我的那些事情也不怕皇兄知道,更不怕五皇兄去告状。”
  张皇后还是不信,却也知道从朱栩这听不到什么了,一摆手道:“那你也去吧,别留在这烦我。”
  朱栩砸了砸嘴,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塞入小公主的棉衣里,轻轻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