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8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82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阅读体验。
  
第一百七十章 尾声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此刻,景焕宫,凉亭内。【↑去△小↓△w qu 】
  朱栩实在是睡不着,便拉着姚清清教他下围棋。
  “我下这里行不行?”
  “这里呢?”
  “哎,错了错了,这里,对不对?”
  “老曹你个臭棋篓子站一边去……”
  姚清清坐在朱栩对面,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她已经与毕懋康成亲了,按理说应该要在毕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朱栩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于是,这个也被打破了。
  姚清清求的不过是一个名分,至于能不能长相厮守反而并不在意,她要的是归宿,而不是男人。
  四人围绕着一盘围棋,除了姚清清还算精通,其他三人跟棋盲都差不多。
  过了好一会儿,曹文诏见朱栩消停下来了,才凑近低声道“殿下,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朱栩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手里拿着白棋满棋盘的找地方。
  曹化淳一直盯着棋盘,忽然间手一指道:“殿下,下这里下这里,这回儿肯定对。”
  朱栩怀疑的转头看了他一眼,依照他说的下了。
  姚清清抿嘴一笑,手一动朱栩就大叫,拿起棋子道:“等等,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们都着一边去!”
  曹化淳没有一边去,盯着朱栩的手道:“殿下,那几处商会真的不管吗?东厂的人可都是饿死鬼投胎。”
  啪嗒
  朱栩很有气势的按下棋子,还是曹化淳说的地方,同时嘴里道“不用担心,赵晗今天没有上朝。”
  姚清清恍若没有听到几人说话,专心的陪着朱栩下棋。
  很快朱栩就投子认负了,捡着棋子喊道:“再来再来。”
  朱栩在下棋,太和殿那边却让朱由校非常不适应,看着空dàngdàng的朝堂,如同见鬼了一样。
  咸安宫内的张艳瑶在收拾东西,这次差点害死皇帝,张皇后处置她,哪怕是朱由校都没有借口阻拦,想着朱由校安慰她的‘最多三月便回’的话,她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宫外静的出奇,不论是在野的朝堂上的,今日谁都没有心思走动或者做其他的事情,都静等着皇宫的那扇大门。
  小半个时辰之后,傅应星一脸凝重与焦急的跑上阁楼,喊道:“舅舅不好了,那火器院子是假的,还有,那些信上的字,消失了……”
  魏忠贤早有预感了,听完眉头一拧,脸色难看的很,望着皇宫的方向眼神冰冷的道:“果然不亏是惠王,不过我的圣心仍在,我的人也都在,他只不过挡住了今天,他难道还能挡住一辈子吗?”
  傅应星看着魏忠贤,脸色变幻不定。他心脏咚咚咚直跳,紧张与恐惧jiāo织。他想到了客氏,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公公,不好了不好了,金吾卫将军率兵包围了我们。”忽然间,一个番子跑上来大声喊道。
  魏忠贤眼神一变,转身道:“你是说,是金吾卫?”
  由不得魏忠贤不紧张,金吾卫是皇帝的亲军,一般不会轻易动用,一旦动用就标志出现了威胁皇上的大事情!
  番子慌乱的道“是,那将军还要厂督立即去见他。”
  魏忠贤心里琢磨着,猜测着是不是惠王露出了马脚,脸上瞬间恢复平静,道:“走,去看看。”
  金吾卫将军带了足足一千多人,将东厂围的水泄不通,坐在高头大马上,目光冷冷的盯着东厂大门。
  魏忠贤走出大门,看到骑马的将军,他并不认识,但一见他们气势汹汹而来还是皱了皱眉头,习惯xìng的微微躬身道“不知道将军来我东厂所谓何事?”
  这将军看到魏忠贤心里一松,嘴角挂着我即将立大功的冷笑,猛的抽刀一挥,大声喝道:“所有人听命,魏忠贤勾结信王图谋不轨,奉皇上旨意,即刻封禁东厂,捉拿魏忠贤!”
  “是!”金吾卫士兵手持长qiāng短兵纷纷冲向前去,这些人虽然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弟世袭而来,但毕竟胜在人多,加上东厂也不敢反抗,很快就以压倒xìng的优势向前冲去。
  魏忠贤眼神里惊恐一闪,大声喊道:“将军,我是冤枉的,我要见皇上!”
  金吾卫将军毫不理会,喝道“全部拿下,旦有反抗,就地格杀!”
  魏忠贤很快被打倒在地,一群人按住,死死的压在地上,他头发散乱,脸色狰狞,拼力挣扎,大声喊叫“我是冤枉的,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很快,东厂就被封禁,金吾卫没有关人的地方,加上又是重犯,直接被押送往了北镇抚司狱。
  或许是事情太过突然,暂时除了我魏忠贤并没有其他人受牵累。
  诏狱的大牢内,魏忠贤五花大绑的被绑在刑柱上,骆养xìng坐在前面不远处,他的身后站着田尔耕,再后面是两个侍卫,神色冷肃,全身戒备。
  骆养xìng喝了口茶,抬头看向不远处显得狼狈无比的魏忠贤,平静中带着一点笑意道“魏太监,没想到你又落魄到这种程度吧?”
  魏忠贤垂着头,表情已经平静下来,眼神仇恨闪烁的道:“宫里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骆养xìng微微扬头,道“张选侍给皇上用了禁yào,令皇上昏迷了三天,皇后娘娘震怒。”
  魏忠贤眼神的仇恨之光渐渐熄灭,整个人好似无yù无求,冷静的无比异常,抬头看着骆养xìng道:“所以,惠王或者皇后就向皇上参劾我,说我与信王勾结,谋害皇上,毕竟皇上没有子嗣,若是皇上驾崩,继皇位的就会是信王,一切都顺理成章,我说的没错吧?”
  骆养xìng始终都脸色不变,听完好似想了想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但你是金吾卫抓来的,不论如何,你想要走出去怕是不容易了。”
  魏忠贤脸角冷硬,语气中底气十足,沉声道:“不用骆大人为我cāo心,只要皇上见了我,我自有办法让皇上信我。”
  骆养xìng这回脸上露出些许诧异之色,有些好笑的道:“魏公公,你真的以为你还能活着见到皇上?你说是吧,田大人?”骆养xìng说着,就转头看向他身后的田尔耕。
  田尔耕脸角抽搐了一下,他自然明白骆养xìng的意思,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魏忠贤,恰好也看到了魏忠贤的yīn冷目光,他神色陡然狰狞起来,咬着牙微微躬身道:“是大人,属下明白!”
  魏忠贤终于不平静了,盯着骆养xìng恨声道:“我要见惠王!”
  骆养xìng却不理会他,起身向外面走去。
  骆养xìng走出不远,朱宗汉便悄然出现跟在他身后,骆养xìng平静的脸色一垮,苦笑道:“父亲,以前都是这样吗?”
  朱宗汉道:“不是。”
  “是啊,模仿都不像。”骆养xìng叹道。
  牢房里,田尔耕走向魏忠贤,脸上yīn沉又带着快意的道:“看在过去的份上,告诉你三件事。第一件事,告发你的是王体乾,你们的旧怨你自己清楚。第二件事,锦衣卫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第三件事,惠王还没有jiāo代这么处置你,你暂时还不用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七十一章 唯一的选择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景焕宫内。【↑去△小↓△w qu 】
  朱栩困的不行,偏偏怎么也睡不着,直到晌午过后,事情尘埃落定了,他才松了口气,一脸困意的展露笑容,伸着胳膊道:“好了,都去休息吧,本王也该就寝了。”
  曹文诏曹化淳姚清清三人倒是不怎么累,看着朱栩的表情,也都劝着惠王殿下赶紧休息。
  在两曹看来,宫内的廷议结束,大臣们都离开了太和殿,皇上也回了御书房。宫外的魏忠贤下了狱,金吾卫也回了驻地。不管后续如何,这场表面上是阉党与东林党的决战算是落下帷幕。至于接下来还要如何缠斗,都是后话,无关紧要的。
  朱栩背着手,脸上带着困倦的笑容,仰着头望着明媚的太阳,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一切计划都是为了那个位置,之前信王的声望就因为那封奏折蒙上污点,这次被朱栩顺水推舟的与魏忠贤勾连在一起,东林党以及清流是绝对不会再支持他了。而魏忠贤现在就落在他手上。
  今后,不论东林党还是阉党,都剩下了他这唯一的选择!
  朱栩走到宫殿门前,抬头望向景阳宫方向。
  外臣与内臣虽然对皇位继承有着极大的话语权,但真正决定权还是在朱由校手上!不过朱由检的声望已经变成负数,朱由校的选择权,实际上也只剩下了一个!
  就是他,惠王,朱栩!
  朱栩目光又转向宫外,笑容越发诡异。
  连他身边知道他详细计划的人都不清楚他的目的是什么,宫外那些人更就无从猜测。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二十出头的朱由校会活不过天启七年!所以,哪怕是有人怀疑到朱栩头上,怀疑惠王殿下图谋不轨,也不会有人去相信!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朱栩咧着嘴,转身就要进屋。
  他刚一转身,不远处一个近侍太监急匆匆跑过来,喊道“惠王殿下,皇后娘娘召见。”
  朱栩一怔,眼睛转动着走下阶梯,一看居然是刘时敏的那徒弟陈,他顿时笑眯眯的道:“是陈公公啊,皇嫂找我什么事啊?”
  陈因为上次的事情挨了张皇后三十大板,现在屁股还疼,看着朱栩的笑容心里就发憷,硬着头皮道:“殿下,奴婢不知,娘娘让殿下立即过去。”
  朱栩心里思忖着,面上却笑呵呵的道:“好,那走吧。对了陈公公,宫里今天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陈想了想,道:“殿下,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位陈公公居然说什么也没有发生?
  朱栩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强打精神跟着陈走向坤宁宫。
  张皇后抱着小永宁,不时颠颠晃晃,对于朱栩进来视若无睹。
  朱栩也毫不在意,大马金刀的在凳子上坐下,自顾的倒茶就喝了起来。
  小永宁看到朱栩,顿时挥舞小手,呀呀的叫了起来。
  朱栩喝了口水,连忙伸手过去,一笑怪笑的道:“来来小永宁,皇叔抱。”
  朱栩还没碰到,张皇后就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一边坐着去!”
  朱栩抿了抿嘴,小尴尬的坐回去,却还是咧着嘴逗着小永宁。
  “呀呀”小永宁笑的越发开心,在张皇后怀里动来动去。
  张皇后晃了几下,蹙了蹙眉头道:“宫外的事情,你掺和了多少?”
  “不到十分之一!”朱栩睁大眼睛道。这么大的事情,张皇后不可能不怀疑他,以张皇后对他的了解,他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实则上,这次的行动是早就准备好的,不管谁去查朱栩都不担心。
  张皇后打量着朱栩,微微点头。将阉党全部挡在宫外这样的大动作,除了魏忠贤,其他人不可能做到,除非从一两年前就盯上了这些人,可魏忠贤发迹,如日中天是近半年的事情。
  张皇后将小永宁抱起来,站在她腿上轻晃着,语气带着警告意味的道“皇上那你最近不要去了,老老实实的赚你的银子,其他事情不要沾手,杨涟我也不会再让他进宫,你自己心里有数。”
  虽然没有人会怀疑朱栩图谋不轨这样的荒唐事,但通过蛛丝马迹牵扯到他还是极有可能的。
  朱栩听懂了张皇后的话,一脸乖巧的道:“是皇嫂,我近日嗜书如命,会老老实实在宫里看书的。”
  张皇后点头,道:“嗯,景焕宫那边的人我也都会换掉,再给你派些宫女近侍。”
  朱栩嘴角抽了抽,张皇后这明显是不信他,要派人监视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在张皇后这信誉不怎么好呢。
  朱栩闷声答应着,带着点小情绪。
  张皇后没有理会,开始关心他的生活起居,读书进度等等。
  朱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吃着点心逗逗小永宁,倒也开心。
  景阳宫,御书房。
  朱由校坐在龙椅上,微微歪着头的打量着手边的折子。他身体还没有恢复,脸色苍白,双眼凹陷,精神也有些不济。
  御书房内安静的可怕,除了朱由校也只有边上的刘时敏陪着。
  似乎腿有些不舒服,朱由校用拐杖敲了敲,叹道“这年尾了也不让朕太平啊。”
  刘时敏躬着身,听出了朱由校的话音,轻声说道:“皇上,奴婢查过,锦衣卫没有动。”
  朱由校抬起头看着门外,目光中透着怪异之色,似自语般的道:“你说,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能将那么多大臣挡在宫外,惠王,有可能吗?”
  刘时敏沉默了一阵,语气听不出任何异样的道:“奴婢觉得不可能,依附魏太监的大臣大部分都是近半年内的事情。想要抓住他们的把柄,除非早在一年前就算到魏太监会有今天,这些人会去依附,所以就开始查,今天才能用上。”
  这就是悖论。
  任何人都跨越不过的悖论,没有人是大仙,可以推算过去未来!
  朱由校想了想,也只得点头,怅然道:“是啊,除了魏忠贤本人,谁能有这么大本事。”
  涉及到信王勾结宦,甚至是图谋不轨这样的大逆,刘时敏就不能随便chā嘴了。
  朱由校精神不太好,目光有些涣散的道“你说,魏忠贤想要什么?信王,真的会谋害朕,篡位吗?”
  刘时敏躬着身,表情平静仿佛没有听到朱由校的问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七十二章 顾秉谦的姿态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杨涟等人眼见魏忠贤下狱,自然是万分大喜。【↑去△小↓△w qu 】
  杨府。
  周起元,李应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