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85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858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第1515章 谋大事者无名
  
  又有两个巡抚辞官!
  士绅的力量是超过所有人的预料之外,随着朝廷开始强制xìng的收地,这种反弹逐步升级,终于到了朝廷统治阶层。
  孙传庭看着包理游,坐起来,倚靠着椅子,神色平静,双眸深邃,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这里只有孙传庭,沈,赵晗三个阁臣,包理游说完,便安静的退了出去。
  从六月到现在,辞官的巡抚已经多达七个,不乏孙传庭看重,提拔上来,被认为是‘孙系大将’的地方封疆大吏。
  而参政一级,更是多达六十多,每个省都有参政迫于各种压力,不得不辞官归隐。
  参议就更多了,直接破百,甚至有的巡抚衙门就剩下一个巡抚,副手走的一干二净,巡抚衙门空空dàngdàng!
  五品以上的官员,辞官总数超过五百!
  再说到京城朝廷,六品以上的已经两百多,吏部考功司直接没人了!
  更为重要的是,在杭州土地清障中,居然有警备局的一队现役士兵哗变!
  尽管只是警备部的士兵,但这样的惊变,还是让整个朝野都为之心惊!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士兵开始哗变了吗?其他地方,是否安稳?
  这些压力,逐渐都转向朝廷,涌入内阁。
  孙传庭上位后,对朝局改动的地方非常多,多少人对他不满,对他警惕,对他冷漠,又有多少人希望他下台,只怕孙传庭自己都不清楚。
  现今辞官成朝,朝局动dàng,一切的压力,都在孙传庭身上。
  孙传庭坐在那,面无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怪异感,仿佛偌大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空旷,冷漠,暗无边际,心里发冷。
  不过他又猛的一振,清醒过来,目光一扫,看向赵晗,道:“傅阁老什么时候回来?”
  赵晗想了想,道:“南直隶现在闹得也很凶,怕是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
  孙传庭之所以有现在的权势,根本是来自于乾清宫的支持,现在皇帝在承德,帝党两位领袖都在南直隶,很多事情变得捉襟见肘。
  孙传庭鼻腔了‘嗯’了声,没有再问。
  赵晗与沈对视一眼,沈斟酌着道:“首辅,无需顾虑那么多,‘新政’是大势所趋,眼下这个困难我们是早有预料的,我大明不缺做官的人,熬过两年,必然是云开月明,不能气馁,更不能放弃。”
  孙传庭看着沈,微笑着点头,道“我打算调方孔任吏部尚书,张秉文任工部尚书,李邦华任户部尚书,你们怎么看?”
  沈早就知道孙传庭对五部还有想法,听着他这个安排,琢磨一阵,若有所思,道:“倒也合理,还需征询其他阁老的意见。”
  这个其他,就是傅昌宗了。
  户部是傅昌宗的传统地盘,傅昌宗不点头,孙传庭硬夺也不会成功。
  傅昌宗可不是周应秋。
  孙传庭默默思索一阵,道:“皇上那边我会去信。”
  沈,赵晗两人皆是点头,孙传庭到底是有能力的人,尽管很多立场不同,但不影响他们佩服这位新首辅。
  过了一阵,赵晗道:“眼下的事情怎么办?其他的还好说,各省巡抚总得先补齐,否则群龙无首,影响太大。”
  孙传庭道:“嗯,我心里已经有些人选了,从五部调任三个侍郎,再升两个参政,其他各级官员,吏部从后补中甄别。”
  赵晗是前任吏部尚书,对吏部很熟徐,道:“可能有些补足,政院出来的,可以上一上了。”
  政院第一届距今也有十多年,上到省一级还是有些勉强,但景正以来对朝廷历经多次清洗,早就出现了官吏断层,现在只能用政院系来弥补。
  孙传庭斟酌片刻,道:“可以,不过还是要以历练为主,扛大梁还早了些。”
  赵晗也清楚,道:“明天我在朝报发表署名文章,抨击那些首辅将致仕,大明将崩溃等谬论,安抚人心,稳住混乱的局面。”
  逼得各省巡抚辞官,警备部队哗变,可以想见地方上是有多么的混乱。
  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想要稳定人心,最好还是朱栩回京,他是定海神针,但他在六月就出京了。
  孙传庭知晓朱栩是有意回避,尽管不知道朱栩在回避什么,却也没有请朱栩回京的意思。
  民间喧沸,士林哗然,朝廷内部离心者众,孙传庭还是有能力控制局势,不会真的崩溃。
  就在这个时候,出去没多久的包理游去而复返,着急又带着喜色的道:“首辅,毕老大人入京了。”
  孙传庭听得先是一怔,继而大喜,道:“在哪里?”
  如果说朱栩是第一稳住朝局的人选,那么毕自严就是当仁不让的第二,没有第三!
  包理游道:“毕阁老好像是刚刚入京,没有地方住,被张尚书接到府上暂住,许巡抚已经过去了。”
  张尚书,兵部尚书张国维,毕自严政治遗产的接收人。许巡抚,顺天巡抚许杰,前任的内阁中书,毕自严心腹。
  孙传庭这个位置,自然知道毕自严在这个微妙时刻‘恰巧’入京的含义,这是乾清宫早有所料,预先准备好的后手!
  孙传庭微笑,道:“嗯,你亲自去,拿着我的拜帖,请毕阁老晚上来我家赴宴,就我们两个人。”
  包理游连忙道:“是,下官这就去。”
  沈与赵晗对视一眼,面带笑意。
  毕阁老的威望,底蕴比孙传庭高深太多,由他来安抚纷乱的局势是再好不过。
  当晚,孙府。
  孙传庭与毕自严在凉亭里对坐,桌上是几盘寻常小菜,一壶酒,头顶皓月当空,清风徐来。
  孙传庭看着满头白发的毕自严,道:“几年不见,大人也是老了。”
  毕自严比孙传庭大十多岁,算是一个长辈了。
  毕自严朗声一笑,道:“卸下泰山重担,儿孙绕膝,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舒服的?我这白发多是那些年积累而来,你可莫要走我的老路。”
  要说压力,毕自严当时面对的,比之孙传庭只强不弱。
  孙传庭举着酒杯,与毕自严碰了下,两人饮了一杯,孙传庭这才道:“大人打算怎么做?”
  两人是前后任,对当前局势心知肚明又心照不宣,没有必要绕圈子。
  孙传庭开门见山,毕自严道:“太后娘娘的寿诞就要到了,当年太后娘娘对我多有维护,理当入京,送上一份贺礼。其他的,就是走走看看,然后就回乡去,我那重孙刚刚三岁,正是好玩的时候。”
  孙传庭思忖片刻,明悟,笑着道:“倒是让大人费心了。”
  毕自严微微摇头,道:“为什么不愿与方孔联姻?”
  孙传庭与毕自严,甚至内阁阁臣都心知肚明,大明的下一任首辅,必然是方孔,因为内阁以及五部的其他人要么能力欠缺,要么缺乏首辅魄力与气度。
  这件事,几乎是一种共识。
  孙传庭倒是没有想到毕自严也知道这件事,不甚在意的道:“方孔若是能承接我与老大人的衣钵,最好是干干净净,没有什么牵扯,这样才能轻轻松松的继往开来。”
  毕自严神情微凛,看着他叹道:“还是皇上看人准,这一点,我不如你,还是有私心,留下了张国维,许杰,李幼唐等人。”
  孙传庭一笑,道:“水过无痕,雁过无声,既已能做事,谋成事,再强求什么名垂青史,千秋载功,岂不是落了下成?”
  毕自严对于孙传庭拥有这般的胸怀颇为意外又有些震动,喝了口酒,慢慢的道:“事情越是到了最严重的时刻,往往预示着我们离成功就最近,只要咬牙撑过这段时间,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安慰孙传庭,怕他放弃的人了。
  孙传庭微笑,道:“这些挫折我还能应对,关键是‘新政’不能停,要按照既定计划走,不能慢,我还在思索对策。”
  对朝野的冲击是一方面,‘新政’的延误是另一方面。
  毕自严道:“不要一味的强征,我们是为了百姓,只要宣传到了,百姓会动起来,他们会为我们分担士绅相当大一部人压力,相辅相成……”
  
第1516章 云开月明
  
  毕自严‘突然’入京,入住张国维府邸,这个消息第二天就悄然传遍京城。
  毕自严到底是前任‘首辅’,根基,威望都远胜于孙传庭,孙传庭在很多人看来,是乾清宫硬生生推上来的,缺乏足够的声望。
  本来喧沸的京城,安静片刻后,忽然再次甚嚣尘上,大过于天。
  京城内外热烈的传出了一则谣言:孙传庭即将下台,毕自严复起为首辅!
  这则谣言着实有理有据,可信度非常高,因此京城稍一沸扬,便要随风起浪,飓风般刮过整个大明。
  不知道多少人翘首以盼的想着这位毕阁老东山再起,哪怕他们当初一样的反对他,痛恨他。
  毕自严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这样的谣言,在公布行踪的第二天,他就去了皇家政院。
  作为前三届的院长,毕自严在皇家政院还是有基础的,宋应星自然是好生招待。
  皇家政院在这个纷扰的时刻,是最受瞩目的地方之一,不止是皇家政院的往届,应届的毕业生,各地大学的学生,正在以各种不同形式,如潮汐澎湃,疯狂般的涌入官场。
  而秦政益已然是已经步入省级序列,更是激起了无数政院系的狂热憧憬。
  毕自严与宋应星以及政院的一些高层,在政院的小路上漫步,说着一些感慨的话。
  “这政院是我当年秉承皇上之意建的,不曾想十多年过去,竟然有如此规模……”
  宋应星在政院多年,最是感同身受,笑着道“老大人是太忙了,而今闲下来,不若在政院住一阵子,给学生们上上课?”
  毕自严对于宋应星隐晦的邀请没有回应,道:“我听说,缅甸,暹罗,甚至锡兰北面的莫卧儿帝国,西夷诸国都派年轻人来入院求学?”
  宋应星笑着,道:“政院里是有各国的学生,总数在两百左右,我们一视同仁,鼓励他们向学。”
  毕自严赞许的点头,道“早年我在宫里与陛下闲聊,曾讨论一国之盛表现在哪里,陛下说了三个。第一个,是经济,这个包含广阔,如农业,商业,手工业的繁盛衰弱等等。第二,是军事实力,就是军队的战斗力,不用赘言。第三个,就是文化。我大明乃是中国,中国文化自古昌盛繁荣,无可比拟,历经千年,底蕴深厚,盛而不衰。‘文化改革’也是‘景正新政’最重要的一部分人,政院是代表之一,你们要努力发展,长扬于天下,切不可骄傲自满……”
  宋应星等一干人听着毕自严这么说,自然是振奋,连连谦虚不敢。
  毕自严踱着步子,来来往往的学生不少人围观,议论纷纷。
  毕自严恍若未觉,又说了一阵,铺垫差不多,他便转向正题,道:“现在朝廷急需用人,政院是重要的人才输出地之一。我昨日与孙首辅谈了很久,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各地中小学要扩大规模,高中,大学要放开限制,扩招。对天下人才要放到同一个框架比较,择优而仕,方能不辜负陛下与亿万百姓的期望……”
  宋应星等人听着,自然是点头应是,却显得颇为拘谨,没敢多说。
  外面谣传孙传庭将下台,毕自严复起,那么,毕自严到底要不要复起?他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入京,是不是就已经准备复起了?
  毕自严仿佛没有察觉这些人的异样,站在偌大的图书楼前,道:“我这次入京是给太后娘娘贺寿,过不了多久就会回乡,有什么难题就跟我说,趁着还在京城,我这张老脸还有点用的时候。”
  宋应星等人听着毕自严的话,心头一惊。
  毕阁老这是没有复起的意思?
  毕自严在皇家政院走了一圈,吃了顿饭,便回转张国维府邸。
  毕自严这些话在他还没有离开皇家政院就传了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为此很是失望,很多人排着队在张府,准备劝说毕自严。
  他们的理由很简单,现在唯有毕自严能收拾这个烂摊子,孙传庭再这么继续下去,非得天下大乱不可!
  张国维统统挡驾,毕自严谁也没见。
  在傍晚,离下班还有半个时辰,毕自严忽然出现在礼部。
  礼部尚书吕大器十分惊讶,还是连忙将毕自严请了进去。
  相对于现在的朝局来说,吕大器是晚辈,刚刚接任礼部尚书没多久,自然对毕自严分外敬重。
  吕大器陪着毕自严,在礼部走着,不断的介绍着礼部的革新以及变化。
  走了一阵,毕自严看着显得异常空旷,冷清的礼部衙门,笑着道“没有故意掩饰什么,不想让我看的吧?”
  吕大器连忙抬手,道:“下官哪敢糊弄老大人,只要您想去的,我都带您去,保证没有任何隐瞒。”
  毕自严这才微微点头,走进右侧廊庑,道:“听说,你们在编《崇祯实录》?”
  朱栩继位之初,翰林院选取的年号是‘崇祯’,在开启正式的改革后,朱栩才改用现在的年号‘景正’,各有深刻寓意。
  吕大器神色微肃,道“是。而今改革如火如荼,需要对一些事情进行记录,总结,对当今,后人有个jiāo代,以免时长日远被埋没。”
  毕自严背着一只手,慢慢的看着前面,道:“是这个道理,不止是记录一些事情,让后人明白我们曾经的经历,还要明确一些事情,不能含含糊糊,让后人戳我们脊梁骨。比如,这首辅,阁臣,六部尚书的任期就是八年,辞官的首辅,阁臣不能复起,一个官员在一个部门任职期限不能超过十年,地方巡抚的任期也是两届八年,巡抚衙门任期不超过十五年,你们要明明白白的写清楚……”
  吕大器听着神色大惊,这老大人的意思,是明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