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46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46章

小说:三侠五义草莽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21:57

昭翻身落地,顺势将铁丝网丢到一旁,而后抄起刚刚丢落一旁的湛卢宝剑,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南侠展昭算是勉强扛过了这一关,但是受伤着实不清,现在行动之间也明显有点迟钝了。
  而且南侠展昭现在也并不敢大意,虽然现在明面上好似自己成功了,但是南侠展昭却清楚的知道,这第二关的考验还远未结束。
  因为纵使自己刚刚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也由于根本没有破坏掉这个第二道的机关,所以其这道机关大阵,可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就让自己过掉的。
  阵眼不除,自己就算再躲避开再多的机关陷进也是枉然!
  所谓的阵眼,其实就是一套机关大阵的最核心的位置,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牵扯到阵型或者阵法相关的地方,都或多或少的有阵眼的存在,就连现代的足球和篮球所使用的阵型,都也有某一核心球员所单独处理某项任务或者承上启下、贯通全盘,这其实就是阵眼了。
  特别是在古代的机关大阵之中,阵眼那是重中之重,想要破阵,阵眼不破,此阵永不灭。
  阵眼甚至可以说是整套机关大阵的源泉所在,其他地方可以任意调换,唯独阵眼扼守要害,绝不更该。
  虽然说的有点玄乎,其实这阵眼用比较白话的语句说就是这套机关大阵的“发动机”在哪里。
  一辆车轮胎、方向盘、车壳等待地方都是可以随意变换的,又有几辆车会频繁更换“发动机”的?
  南侠展昭现在也是抓紧这短暂的时间,休息调整,阵眼现在自己都还不知道在哪里,是万不可大意的。
  而望月楼上的众人看到南侠展昭平安脱困,也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实在了太惊险了,可能稍差一步,南侠展昭就命死当场了。
  北侠欧阳春也将按在手上的龟灵七宝刀重新放好,略微松了口气,北侠欧阳春一向慈悲为怀,是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南侠展昭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丢掉xìng命,更别说还是死在同为“三侠五义”的锦毛鼠白玉堂手中的。
  北侠欧阳春虽然和南侠展昭jiāo情并不算深,但两人一南一北两大侠客,也都是惺惺相惜,南侠展昭侠肝义胆,如果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
  杨兰也张了张嘴巴,看到南侠展昭脱困之后,也显得极其的高兴,抓着南侠展昭胳膊差点跳了起来,宋辉也一笑,这南侠展昭还真不是盖的,如此危机情况之下,居然还能脱困,如果换成是自己破阵的话,恐怕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
  不过宋辉现在水平并不及南侠展昭,但是也很清楚南侠展昭这才只是试探xìng的破阵,远还未达到破阵得地步,阵眼现在在何处都还不知道,可是南侠展昭现在却已经遍体鳞伤,他还有能耐破除后面的机关大阵么?
  宋辉虽然表面上也漏出了一丝笑容,但是内心依然升起一种担忧来。


第二百八十九章 厉害之处
  南侠展昭也利用这短暂的时间疗伤休息,刚刚的一次死里逃生,着实让南侠展昭吃尽了苦头,现在还不知道其后面还会有什么更加要人命的机关设计,所以南侠展昭并不敢托大,还是一切以稳为主。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锦毛鼠白玉堂看到南侠展昭居然如此脱困之后,也下意识的对南侠展昭竖了竖大拇指,刚刚南侠展昭的表现确实也是让人叹为观止,即使是白玉堂也不的不承认,这展昭不愧为南侠称号,可是白玉堂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完全不可能就让其这么轻易认错。
  白玉堂冷哼一声,手中有拉动了一根拉栓,这一次白玉堂也依然动用了第二道关所有的机关,并不打算给南侠展昭任何反应的机会,白玉堂对自己这套机关大阵还是很有信心的,那第一关让这姓展的轻易破解掉了,那这第二关,我到要看你怎么破解!
  南侠展昭现在盘腿而坐,敷好金疮yào之后,也在运功疗伤,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那些原本周围数间一动不动的农舍居然都开始移动起来!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却也都有条不絮,隆隆的履带滑动声音不绝于耳。
  南侠展昭也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在周围农舍行动第一步的时候,南侠展昭就也已经观察到了。
  南侠展昭异常警觉,立马翻身站起,手持湛卢宝剑,扫视四周。
  这些农舍在履带的催动下,分别分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位不停变换。
  而随着这些农舍的变换方位,其正面的墙壁也都直接翻转过来,漏出后面一尺多长的钢针来。
  这些钢针明晃晃,森寒恐怖,密密麻麻的被chā满了整栋墙壁,让人乍看之下也都是头皮发麻。
  南侠展昭冷眼看了看周围情况,也并没有贸然行动,南侠展昭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鬼知道这些农舍之中是不是又藏着什么铁网之类,所以南侠展昭这一次反而是选择静观其变。
  待所有农舍都移动到了位置之后,其随着一声咯嘣之音,全部落位。
  而这些弄身落位的位置也正好是南侠展昭的四周,整整数面墙壁将南侠展昭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使原本就空间不太大的地方,立马缩减的只有两丈见方了。
  也就在此时,在东面的一面墙壁之上,突然缺少了几块缺口,而后还未等南侠展昭有所反应,数跟飞箭就也直接飞刺向南侠展昭!
  这里的飞箭比之第一关的时候的飞箭可以说不知道厉害到了哪里去,速度更快,力道更大,而且也由于这里和南侠展昭距离实在太近了,如果是寻常之人,光这几根飞箭就足够让其毙命。
  但是南侠展昭毕竟不是寻常之人,此等攻击虽然厉害,但是还不足以致死南侠展昭。
  南侠展昭翻转身体,横转腾挪之际就也将这几根飞箭系数格挡而下,最后一根飞箭虽然对南侠展昭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是依然让南侠展昭用牙齿叼住了!
  而随着南侠展昭这漂亮到顶点的格挡飞箭,这机关大阵也才彻底启动!
  其中两面墙壁同时翻转,从农舍内极飞出两道铁丝网,分两个方位向着南侠展昭合拢而去。
  这铁丝网和之前的铁丝网如出一辙,而去速度还快了不少,加之又是两面其发,这东西如果将人扣住,那就算没有其他机关相助,也足可以将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勒死。
  不过南侠展昭既然已经有了准备那自然是不可能这样再犯相同的错误,而且南侠展昭也知道这铁丝网的厉害了,就算拼了老命南侠展昭也是不可能再会让它给拘捕住。
  南侠展昭当机立断,身体倒shè飞出,手中湛卢宝剑回拨,冷哼一声,大力挥动之下,南侠展昭便直接将这两面铁丝网给劈成了两半。
  这湛卢宝剑是神兵利刃,就算这铁丝网设计的再巧妙那也只是寻常凡铁,怎么可能挡得住这湛卢宝剑的全力一击?
  但是却也因为南侠展昭将这铁丝网劈开之后,另一边的墙壁之上,自上而下,又有数跟滚木落下!
  这几根滚木可以说势大力沉,南侠展昭微微皱眉,虽然这滚木很厉害,但是这也都是一些寻常机关罢了,如果只有这样,自己反而是并不会惧怕的,可是南侠展昭越想越不对劲。
  现在阵眼还未找到,这机关如果只会这些东西的话,那自己用不了多久也就会平安破阵了。
  白玉堂会如此简单?
  从第一关开始,南侠展昭就体会到了这机关大阵的精妙之处,是其万不可能就只会有这一点能耐的。
  那数跟滚木直挺挺的从上滑落,南侠展昭自然是轻易躲避,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则让南侠展昭瞳孔收缩如针!
  只因那数跟滚木虽然击空,但是此时气居然全部封锁住了那由房舍围拢而成的露天的那块地方。
  南侠展昭此时身陷其中,那几根足有千斤之中的滚木分别搭落在房舍横梁之间,就这样好似一个天然瓶盖一般,将南侠展昭抠在了里面!
  望月楼上的众人也看的奇怪,这又是什么把戏?
  可是也有此时南侠展昭已经被房舍以及滚木围拢,众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担心,但也不乏好奇之心。
  而在其中的南侠展昭现在脸色巨变,如果说之前自己一直又能力平安躲避那些攻击,正因为依仗的就是自己的轻功能耐,现在顶部被这些滚木拦截,自己就算轻功再盖世,也只能跃出数丈,这重大千斤的滚木并不是自己所能够撼动的。
  透过滚木空隙shè过的丝丝阳光,也让南侠展昭心中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直觉告诉南侠展昭,现在恐怕会大事不妙了,南侠展昭直觉一向很准,现在心中突然升起的这种感觉,也不免让南侠展昭有些心浮气躁。
  南侠展昭扫视周围,鼻尖儿也都已经见了汗水,整个后背既有血水也有汗水,完全混杂在一起,散发出一股很不好闻的气味,可是现在的南侠展昭已然顾不了那么许多,因为南侠展昭现在真真正正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果不其然,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那数面围拢的带有钢针的墙壁,突然又一次移动起来,而随着这一次的移动,那无数的钢针居然又脱落的痕迹!
  而随着钢针的脱落,这数也数不过的钢针,在墙壁上一阵晃动之后,就也全部悉数向着正中央的南侠展昭shè杀而来!


第二百九十章 死局难破
  此时此刻南侠展昭被困在其中,无数钢针脱落发shè,纵使南侠展昭武艺高强,有所防备,则依然狼狈不堪。
  现在整个天井档口都被几根滚木所覆盖,一时之间也是根本无法移动分毫,而南侠展昭身处其中,想要依仗绝世轻功离开此地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南侠展昭当真可以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望月楼上的众人虽然不知道这被困其中的南侠展昭究竟遭遇了什么不测,可是渐渐的,众人内心也升起了一丝极其不好的预感,大家都是清楚的知道白玉堂的能耐到底如何,也知道他是多么的狠南侠展昭,刚刚那一个铁网阵就差点要了南侠展昭的xìng命,如今又出现这么诡异的一幕,当真是让所有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去了。
  现在南侠展昭也已经身陷死局,就算明知道这机关大阵是白玉堂为自己设计的死局,可是南侠展昭依然不可能方希,在钢针脱落之时,南侠展昭也拼命试图想要冲出包围。
  可是想要突破这重重包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南侠展昭接二连三的想要冲身而起,可是上面的千斤滚木肯本不是南侠展昭所能移动分毫的,几次尝试之后,南侠展昭也就放弃了,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从上方突围的,但是如果不从上方突围,那还有其他地方么?
  南侠展昭透过滚木空隙看向外面天空,难道我展昭今日就要死在了这里了不成?
  一股不甘的愤怒充斥南侠展昭心中,南侠展昭自从入陷空岛一来可以说是处处被白玉堂压制,纵使南侠展昭再脾气好,到了此时也不由的内心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南侠展昭也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可能死在这里,如果说自己能够为国效力死在战场之上,那自己将无怨无悔,可是眼下居然要死在这种地方,这让一个热血男儿心中不免也非常恼火起来。
  这样的死法太窝囊了!
  南侠展昭强大的求生yù望,也使得南侠展昭此时bào发出了无穷的潜能,手中湛卢宝剑发出铮鸣,似乎也在感受着主人的召唤。
  天地下没有破不了的死局,亦没有破不了的机关!
  无数钢针划过,南侠展昭现在虽然独木难支,可是依然没有放弃,随着有不少的钢针刺体而过,也让南侠展昭的行动明显迟钝了不少。
  有些时候纵使再愤怒,身体机能也并不会给自己面子,南侠展昭就是如此,虽然现在南侠展昭还是依靠自己本身强大的功力,勉强支撑,可是南侠展昭也是清楚的知道,如此情况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持久下去。
  如果等到自己体内被耗尽的一刻,自己也就会被万箭穿心而死。
  毕竟自己就算武艺高强,也不过还是一个凡夫俗子而已,并不是天神下凡,而自己现在的对手是一套机关大阵,这种东西就是一台极其精妙的仪器,只要有人cāo控,完全会不舍昼夜的对自己进行攻击,自己如果不再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想到破阵良策,那自己终究还是要败在这里。
  如果是单纯的失败对南侠展昭而言并没有什么,但是因此而引发的其他后果南侠展昭也根本担待不起,人在官门,身不由己,现在自己的xìng命也根本不是自己的xìng命了。
  如果自己在这里死掉,现在朝堂之中包大人也多反对之音,如果自己不在了的话,没有了自己的保护,那包大人真的就会处境非常危险了,包大人如果遭遇了什么不测,那自己就算死了也会愧疚。
  宋辉在场的话,肯定是会是明白南侠展昭这种复杂的心情了,南侠展昭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包大人去了一趟莱阳,就也差一点被自己的亲侄儿杀死,当日如果南侠展昭在的话,包大人绝对不会遭受此等劫难,如果南侠展昭真的死掉,那以后类似的事情绝对会层出不穷,纵使包大人福大命大,躲得过一时,躲得过一世?
  包大人在整个朝廷树敌太多了,这一点,南侠展昭自然是分外担心。
  而且以自己和包大人的关系来说,如果自己出了什么差池,那包大人绝对会大发雷霆,其绝对会想办法dàng平陷空岛,到了那个时候受牵连的不单单是锦毛鼠白玉堂,其余四鼠也绝对难辞其咎。
  这一点也是南侠展昭绝对不想看到的,南侠展昭一向替他人着想,如果因为自己的事情搞成如此,南侠展昭是绝对不允许的。
  可是虽然南侠展昭想的再多,依然改变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