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5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54章

小说:三侠五义草莽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21:57

吃力,但是依然能够让人叹为观止。
  周围文武大臣也看的惊奇,一片叫好。
  “好,这白玉堂还真有两把刷子。”
  “这,这是怎么办到的?他居然能够这样子走路,好神奇啊!”
  众人议论纷纷,但是无一不例外都是对南侠展昭佩服的很。
  四鼠也看的面面相觑,四人虽然知道自己这个五弟鬼点子多,也是知道刚刚那所谓的“失误”也绝对不是偶然,可是万没有想到五弟居然会来这么一处。
  不过很显然,这一招绝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白玉堂这种人才会一时兴起,练就这种能耐,毕竟这种能耐可是对习武一点帮助也没有啊!
  可是纵使如此,白玉堂可也还未结束自己的表演,在适应了一下这种“走路”姿势之后,白玉堂也沉了沉气,其游龙宝剑控制的更加娴熟,不出一刻钟,白玉堂“行走”之际居然越走越快,没多久,就完全行走如风,和正常人的腿脚完全没有了区别。
  白玉堂就靠这一把游龙宝剑,居然真的行走的比一般人还要快了几分。


第三百零六章 封赏
  锦毛鼠白玉堂这一绝活当真是让在场所有人眼前一亮,这种招数虽然不见得能在两人对垒的时候有什么作用,但是现在这种场合,却也能达到取悦皇上的目的。
  而宋仁宗也没有见识过这种能耐,也看的很是高兴,一片叫好,既然皇上都喜欢,那台下大臣那自然也是对白玉堂赞赏有佳。
  南侠展昭看到白玉堂居然耍了这么个手段,也是心中一笑,这白五爷倒是聪明的很,如此这样到也真是博得了皇上的开心。
  六分校尉场上的白玉堂看到周围所有人都一片叫好,那也不由的心中得意,心中也是拿定注意,这回也要再卖把子力气。
  想罢此处,白玉堂眼角余光也瞥见了离六分校尉场不远处的一片荷花池塘。
  这池塘水并不深,也是皇上平时赏花玩鱼之地,此时虽然临近深秋,荷花倒是没有了,不过池塘中到也还有不少的红色鲤鱼来回觅食。
  白玉堂腰部一挺,用额头催动着游龙宝剑几个跃身之间就也跃致池塘旁边。
  众人都不不知道白玉堂要做什么,也都是翘首期待,宋仁宗更是站起身来探过脑袋摇一看究竟。
  而白玉堂也瞥了一眼鱼塘,随后身体一,其便倒悬着身子跃入池塘之内!
  白玉堂这一手段,当真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周围人都鸦雀无声,静观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一个习武者如果轻功达到高处之后,是能够做到踏雪无痕、蜻蜓点水的境界的,可是那也要是靠双腿双脚的力道,毕竟腿脚作为人的四肢,那是再好cāo控不过的。
  可是此时白玉堂居然倒悬身子,用额头顶着剑柄,跃上池塘水面!
  而且白玉堂在跃入水面之后,身体非但没有下沉,而是依然跟在陆地之上如履平地,一个起身之间就也跃出老远。
  这当真是御剑而行!
  这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境界,居然真的让人见识的到,宋仁宗也看的有点傻眼了。
  不过如果此时有人凑近池塘观看的话,白玉堂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倒悬身体用剑尖直接飞跃池塘,而是白玉堂借助自己本身轻功的巧劲,控制游龙宝剑的剑尖触碰到池塘中鲤鱼的背部作为着力点,然后再愤然向上,以此来达到不断跃进的目的。
  虽然白玉堂这也有取巧之嫌,但是纵使如此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宝剑何其锋利,一般的鱼儿那等架得住这样的颠簸?
  如果不是对剑术掌控能力极其强大之人,恐怕就算池塘中的鱼儿都被刺死,也不见得能如同白玉堂这样成功施展。
  白玉堂虽然只用额头控剑,但是亦能将宝剑的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完全不会顾此失彼。
  白玉堂这种手段,就连南侠展昭也不由的大呼精彩,这种能耐现在表演之下,当属精彩绝lún。
  只见的,白玉堂几个跃身之间,在池塘之内上下翻飞,让人目不暇接,宋仁宗看的都愣了神,这样通天的手段,在宋仁宗理解范围内,那可是比南侠展护卫还要厉害的多。
  宋辉和杨兰也笑了笑,这白玉堂没有想到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看宋仁宗那么欢喜的样子,看来这回是万事大吉了。
  白玉堂现在在池塘之内连续翻转几个身体之后,也稍微觉得体力有点消耗大了,现在这种情况最好的也应该是见好就收,万一一会再出现失误之类的话,那当真是面子上保不住,所以白玉堂想罢此时,也再次催动身体向后极速弹shè而起。
  白玉堂身处池塘内,借助鱼背作为着力点,也便几个跃身之间越到池塘一旁,不过白玉堂也并没有将身体跃到原先自己入池塘的旁边,而是跃到了一处水榭之处。
  这池塘本就是依水榭而建,整个水榭也是阁楼样式,只见白玉堂看了一眼水榭大概位置,然后扭转身体,使其背部朝向水榭,而后,身体陡然提起。
  但见白玉堂立马如同一只白色蛟龙一般破水而起,身体再其空中也快速翻转了几个身形,而后随着身体的翻转,白玉堂也四平八稳的落在了水榭顶层楼瓦之处。
  白玉堂此时脚踏楼瓦之上,面不改色,气不喘,撤回宝剑,对着对面不远处的宋仁宗跪倒在地,说道:“皇上,草民献丑了。”
  至此,白玉堂的献艺也算彻底完成,白玉堂虽然并未表演自己真正的武艺招式,但是就靠的这一手绝活,当真是让宋仁宗开心的不得了。
  宋仁宗看到白玉堂结束之后,也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哈哈,你这能耐当真是让朕大开眼界,朕也是喜欢的很。”
  短短几句话之中,就也能体现出宋仁宗现在心中确实是高兴的很,完全没有当日白玉堂夜入皇宫盗宝所产生的yīn霾,能够看得出宋仁宗也是一个不拘小格,异常大气的皇帝。
  四鼠见到白玉堂得到了皇上的赏识,也都算是各自长出了一口气,虽然包大人也说过会极力担保白玉堂,可是毕竟众人都知道白玉堂这犯下的事情是多么的大,如果皇上不放过白玉堂,就算包大人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所以在白玉堂刚登台献艺的时候,四鼠还是提心吊胆,生怕五弟又惹出什么幺蛾子,不过好在五弟此时也算是通情理,非但没有惹出幺蛾子,反而用这一拿手绝活,让宋仁宗如此高兴。
  四鼠也知道现在皇上是真的不怪罪白玉堂了,皇上如此开心,比之兄弟四人当时献艺的时候还开心了不少。
  南侠展昭也对着水榭楼瓦之上的白玉堂笑了笑,那其中意思自然不必多说,可是白玉堂则还是骄傲的很,还是不爱看南侠展昭一眼,反而是冷哼一声,别过脑袋,不去直视南侠展昭。
  南侠展昭看到白玉堂不搭理自己,也是尴尬一笑,别过头来也不再去看锦毛鼠白玉堂。
  宋辉在一旁看在眼里,看到两人都如此傲娇,宋辉也是一阵好笑,这二人倒是挺不对付,现在这种时候了,还这样子。
  宋仁宗此时面漏红光,喜气洋洋,能看得出宋仁宗心情是极好的,宋仁宗随即看了看诸位大臣,又和八贤王赵德芳对视一眼,虽说道:“白玉堂,你今日的表现让朕很是满意…”
  宋仁宗话也并未说完,而是只说了一半,这个时候宋仁宗旁边的一个小太监则立马会意,上前两步,站在金台边缘对着白玉堂高喊说道:“白玉堂,还不赶快下来领赏?”


第三百零七章 猫鼠齐归开封府
  白玉堂听到领赏二字,也立马觉得头晕目眩,甚至于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不过白玉堂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短暂的延迟之后,也立马翻身下了水榭,将游龙宝剑jiāo给一直在旁边守候的一名小太监,白玉堂则径直走到金台面前,跪倒在了宋仁宗面前。
  宋仁宗看了看白玉堂,此时宋仁宗越看白玉堂越喜欢,越喜欢之下心中不免那更是袒护了。
  宋仁宗思索片刻,说道:“白玉堂,朕看你仪表堂堂,本事倒是也非同凡响,虽然之前稍微有点对朕不敬,不过朕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此时就暂且罢了,况且你还搭救过朕的亚父陈琳,如此说来,你亦是朕的救命恩人,加之包卿又极力推荐于你,朕今日一看之下,也果然非同凡响,如今朕也就封你为,三品御前带刀护卫,你以为如何?”
  三品御前带刀护卫!?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白玉堂甚至都觉得自己听错了,白玉堂一直以为以自己所犯的事情,不判自己死罪,顶多能够和四位哥哥一样混个五品带刀校尉就可以了,可是不成想,皇上居然直接封赐给了自己三品大官,比之南侠展昭还要高一品,这当真是让白玉堂有点受宠若惊了。
  白玉堂也赶忙再次叩首谢恩,说道:“谢皇上!”
  宋仁宗点了点头,又把脑袋转头看向其余四鼠,四鼠弟兄也立马识趣的走到近前,同白玉堂跪在一起。
  宋仁宗看着五鼠,也继续说道:“这一次你们兄弟五人打闹东京,虽然惹出了不少的乱子,但是朕也能感觉到你们五人当真是义气千秋,
  忠肝义胆,既然你们兄弟五人是由于五鼠的称号才和展护卫起了冲突,朕之前也说过,五鼠称号着实不雅,朕也许诺过,只要白玉堂一起归顺朝廷之日,朕便赐你们五义称号,也算配的上你们五人的义举了,你们意下如何?”
  这“五义”是皇上所赐,五鼠弟兄那可以说已经是高兴的没边了,五鼠赶紧再次谢恩,说道:“谢皇上!”
  宋仁宗也很是满意,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包大人,说道:“包卿,这些日子也有劳你了,这五义弟兄从今以后就暂且jiāo由开封府使唤,我相信以包卿的能耐绝对能让这五兄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包大人也叩首说道:“臣谢恩。”
  宋仁宗把五鼠弟兄封赏完了之后,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那就是南侠展昭,这件事之中,南侠展昭可以说是亲力亲为,为了五鼠的事情,还差一点丢掉xìng命,如果今日只封了白玉堂,那着实是说不过去的。
  宋仁宗思索片刻,对南侠展昭叫道:“展护卫。”
  南侠展昭也并未想到皇上现在居然还想起了自己,也不明所以,赶紧上前两步,叩首说道:“臣在。”
  宋仁宗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展护卫,这些日子当真是也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的亲力亲为,恐怕事情也不可能如此圆满结束,而且你所经历的一切,包卿也都给朕说过,展护卫也当之无愧南侠称号,今日朕既然封了五鼠弟兄,那也自然不能拉下展护卫,展护卫听封。”
  南侠展昭也是一怔,不过南侠展昭毕竟做官时间长久了,反应倒是快的多,赶紧回答道:“臣听封。”
  宋仁宗说道:“从今以后你官升一品,视为三品御前带刀护卫,继续留任开封府,协助包卿处理开封府事物。”
  南侠展昭也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升官,虽然南侠展昭对这种事情不在乎,但是人在官场,或多或少还是都希望自己当大官的,南侠展昭也赶紧谢恩:“臣谢皇上!”
  至此,猫鼠共同归顺朝廷,协力为开封府办事,这也才引出了后面无数的精彩故事。
  宋仁宗见自己该封的都封完了,也很是高兴,可是这个时候也突然看到了还站在另一边眼巴巴的干看着的杨兰。
  杨兰本就少年心xìng,不功于心计,完全是心中有啥,就能表达出啥,现在五鼠弟兄都被封赏了,自己还留在这里,着实让杨兰老大的不愿意。
  宋仁宗何等聪明,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杨兰脸上的不快,宋仁宗一笑,对着宋辉和杨兰说道:“宋辉和杨兰听赏。”
  宋仁宗也好似是有意或者无意,对宋辉和杨兰说的时候,不是封,而是赏。
  不过杨兰现在一听到类似的话语都也激动的不少,那还能管那么多?
  两人立马屁颠屁颠的走到金台之前,叩首说道:“草民见过皇上。”
  宋仁宗点头示意,说道:“嗯,朕也是差点将你们两位少年人忘记了,你二人的事迹,朕也听说了,从陈州放粮开始,到陷空岛逮捕白玉堂都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朕不赏赐点什么,怕不是又有人说朕的闲话了。”
  宋仁宗说这话,也故意瞅了一眼杨兰,杨兰立马尴尬的笑了笑,别过了脑袋。
  宋仁宗也没有再故意说其他的,而是继续说道:“不过我朝也是有规定,你们二人年龄尚小,不可如今为官,所以朕今日的赏赐也要换一换了,杨兰听赏。”
  杨兰也赶紧说道:“草民杨兰听赏。”
  “朕就赏赐你黄金千两,珠宝千诛,以后也自有随意出入皇宫的权限,你看如何?”
  宋仁宗这赏赐口气也当真是不小,这几条下来,也立马乐的杨兰合不拢嘴,赶紧说道:“谢皇上!谢谢皇上!”
  宋仁宗笑了笑,又转头看向宋辉,说道:“至于你的赏赐,朕也还真是犯了难为,不过既然朕也都说过了,那朕自然是说话算话,朕就赏赐你黄金千两,宁夏国进口汗血宝马一匹,以后亦和杨兰一样进出皇宫自由。”
  宋辉也叩首谢恩,道:“谢皇上!”
  不过宋辉相比较杨兰的激动劲,倒是少了不少,毕竟宋辉一向都也是沉着冷静,自己今日这赏赐,宋辉也算是很早之前就也能够想象的到的。
  毕竟宋辉两世为人,思想不会和杨兰那么单纯,宋辉来这里自然是要闯出一番事业的,今日的封赏也才是刚刚开始罢了。
  自此,陷空岛五鼠以及南侠展昭共同归顺朝廷,齐心协力为开封府包大人办事,五鼠闹东京也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
  事情结束之后,宋辉和杨兰又该何去何从?锦毛鼠白玉堂和南侠展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