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8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182章

小说:三侠五义草莽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21:57

想当年,我年纪那会那也是响当当啊,一把五虎断魂qiāng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呢。”
  晏子陀白了罗松一眼,反驳道:“我说罗老弟,你不吹是不是能死?还打遍天下无敌手?你现在了都还是我的小弟呢!”
  两位老人果然也还是没有“缓和”什么关系,明显都是嘴不服输的主儿。
  宋玉娘也听得二人的故事有点心驰神往,喃喃的说道:“那京城一定是特别有意思的。”
  宋辉也是看出了姐姐心中的落寞,便出言道:“阿姊,等过几年我在京城当了大官,一定接你们都去京城住。”
  宋玉娘莞尔一笑,说道:“那我就现在这里谢过弟弟喽。”
  宋玉娘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安乐侯庞昱一事也算是勉强走出了yīn霾,但是这种创伤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平息的。
  宋辉看到宋玉娘那落寞的眼神,也有了一种怅然若失,这可是自己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至亲之人啊,宋辉也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不能让自己这个阿姊再受的一点委屈。
  在场的所有人都还算是融洽,也唯独只有晏峰和晏飞这俩人各怀鬼胎,这两人本就看不惯宋辉,现在看到宋辉这么趾高气昂,特别是还和自己的师妹走的这么紧,那着实让这二位气不打一出来,但是现在毕竟老爹在此也不敢发作,只能在哪里闷着头喝酒吃菜。
  宋辉杨兰二人经过这一次的酒席也向晏子陀和罗松表达了自己的目的,现在二人虽然有了一些的武艺,但是和那些江湖高手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的,如果这一路上没有“三侠五义”的协助,恐怕宋辉和杨兰二人早就回不来了,所以二人这一次回陈州除了和两位老前辈团聚保平安意外,还有一点就是想继续学艺。
  听得二人的心声,罗松和晏子陀自然是满口欢喜,这二人本来就是自己的徒弟,现在当师父的继续教习他们武艺也本就是无可厚非之事。
  特别是宋辉,宋辉学武年纪尚短,就连罗家qiāng一百单八式也都还未学全,之前也是逼不得已宋辉才半套qiāng法去的东京,现在既然有了机会,那罗松自然是心甘情愿再继续将自己剩下的招数系数传授给宋辉。
  而至于杨兰则是有点不好办了,杨兰比之宋辉学武时间长非常之多,加之杨兰本身天赋极高,晏子陀说实话已经将自己大部分的武艺都传授给他了,现在晏子陀还真没啥其他可以传授给杨兰的了。
  不过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晏子陀虽然教不了杨兰更加深层的武学了,但是在场另一个人却也突然说道:“老哥哥如果教不了这个女娃,那倒不如让这女娃跟随小妹学点能耐?”
  晏子陀听到声音之后,也是一喜,这说话之人也不少旁人正是宋辉的师娘谢三娘。
  这谢三娘在江湖女豪杰中那也是算的上一号人物,而且其大多数的招式功法还是极其适合女子修炼的,这种招数也是不可能传授给宋辉的,所以现在倒是也正好能够传给杨兰了。
  晏子陀也赶紧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杨兰也赶紧跪倒在地,说道:“谢过前辈!”
  宋辉也砸了砸舌头,心想,现在杨兰跟随自己的师娘学武,那自己岂不是和这杨兰成了师兄妹的关系,而且按照入门关系的话,我好像还是他的师兄…
  不过这种想法宋辉也并未表现出来,而是表现的一股很是高尚的品格说道:“你以后跟随师娘他老人家了,可一定要好好习武,不可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
  杨兰白了宋辉一眼,也懒得搭理宋辉。
  而晏子陀也是觉得不能让谢三娘白教杨兰,其自己也是破例教习宋辉一些本事。
  这样一来,宋辉倒是也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罗松、晏子陀、谢三娘三位当年江湖上声名显赫的人物都共同传授其武艺,也让宋辉yīn差阳错的有了一个如此天大的机缘。


第三百六十六章 后续qiāng招
  宋辉和杨兰回到陈州之后,休息了几日之后,罗松和晏子陀倒是比两人更加着急,想要破不接待传授二人接下来的武艺了。
  两位老人就算明面上不拼死拼火了,但是两位老人的xìng格也都是不服输的,现在既然能够有教习相同徒弟的机会,自然都不愿意落在另一个人之后。
  不过这也是要有个先来后到,罗松是宋辉正牌师父,那自然也是先罗松传授。
  宋辉在离开陈州的时候,罗松不放心也曾经塞给宋辉了一本qiāng谱,但是像罗家qiāng如此精妙的qiāng法,单纯依靠一本qiāng谱就想要融会贯通,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算宋辉天资再聪慧,其很多细节方面也根本无法掌握,要不然宋辉如果能真正得到罗家qiāng的真传,那之前在东京汴梁和锦毛鼠白玉堂斗一斗也不是不可能。
  特别是这八大qiāng魂,宋辉之前虽然也施展出了几招半式,但是其和真正的功效相差甚远,特别是宋辉应罗松的要求重新施展一边之后,罗松也是连连摇头。
  在罗松看来宋辉连这罗家qiāng四成威力都未达到,八qiāng魂更是连一成威力都不增发挥,且莫说行似神不似了,简直是行也不似,神也不似。
  罗松劈头盖脸的将宋辉奚落一顿之后,也听得宋辉脸色躁的很,毕竟这也算是自己苦心钻研的结果,结果被罗松如此说的一无是处,也确实让宋辉有点站不住了。
  而罗松也当着宋辉的面重新施展了一下罗家qiāng的一百零八招的招式之后,每一个环节都还故意停顿一下,好让宋辉有一个消化的过程。
  罗松掩饰到qiāng魂招法的时候,每一招都也还加上的讲解,可以说是细微不知,将这套qiāng法最核心的要素,简单明了的传递给了宋辉。
  水龙吟、龙惊蛇、舞无双、风飞沙、破阵子、截苍龙、天罡扇、一触沙八大qiāng魂每一qiāng魂施展而出,都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虽然刚刚罗松将宋辉自己研习的那些东西抨击的一无是处,但是罗松这也是为了激励宋辉,毕竟宋辉现在年纪尚欠,如果这个年龄就养成了心高气傲、唯我独尊的毛病,那是对其日后没有什么好处的。
  其实宋辉自己研习的那些东西还真或多或少入了门,所以罗松也不在担心宋辉贪多嚼不烂,也一股脑的便将这所有招数都悉数传授,因为现在的宋辉和当时想比,已经成长太多了。
  只见的罗松长qiāng如鸿,每一招刚劲有力,看的宋辉心驰神往。
  水龙吟一出,一条长鸣青龙破水而出,连接qiāng招一招一式浑然一体,攻守自如,好似一招。
  龙惊蛇一出,青龙与白蛇jiāo相呼应,龙咬蛇尾,蛇缠龙头,招式过后,缠绵不断,连消带打,让对方防不胜防。
  舞无双一出,长qiāng宛若那最优美华丽的舞者,一招过罢让人yù罢不能,进退之时,也已丧命,眼乱缭乱之下,隐藏种种杀机。
  风飞沙一出,天地都为之变色,砂石飞走,大开大合,其力道和速度拿捏的极其精准,伴随着风沙之音,招毕qiāng落。
  破阵子一出,qiāng尖回收,每一寸招法过后都将自己周围包裹的严严实实,四面八方树敌无数,也不能进其身旁三尺。
  截苍龙一出,身随qiāng动,万法归宗,虽然招式简单明了,但是每一招过后都将对方招式破解为己用,以达到以不变应万变的最高之境界。
  天罡扇一出,招式如风,快若闪电,身影晃动之际就好似那天神下凡,天罡之气地煞之风游走全身,浑然天成自成一派。
  一触沙一出,招式骤变,换面为点,招式攻防之际,完全将招法落在一点之上,虽只是一点,但是却也裂山开石之威力。
  这八大qiāng魂在罗松施展之下,完全发挥出了罗家qiāng本来应有的风采,如果不点名甚至很难让人联想到宋辉和罗松所施展的会是同一套的招式功法。
  五虎断魂每一个过处,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而长qiāng过往也好似得到了应有的宣泄,每一招武罢,都伴有一阵轻鸣。
  这一套施展出来,宋辉也看的呆了,虽然之前宋辉也见识过罗松施展同样的qiāng招,但是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的宋辉对罗家qiāng根本一无所知,所以很多细节方面和独有的精妙根本体会不到,现在自己对罗家qiāng略有小成,这也才看的清楚自己这个师父是多么的厉害。
  罗松此时也许久为施展罗家qiāng,今日施展出来,也着实痛快,罗松和五虎断魂qiāng就好似一对多年未见面的老友一般,默契成双,完全不拖泥带水。
  宋辉更是看的心驰神往,不免心中更是热血沸腾,之前也由于时间过短,宋辉根本没有时间学习太过精湛的罗家qiāng,从今日开始,宋辉也是有了充足的时间好好打磨这一套绝世qiāng法了。
  罗松掩饰完毕,宋辉也持五虎断魂qiāng有模有样的学习起来,此时的宋辉不比之前,现在宋辉对这套qiāng法可以说也是非常熟悉了,之前为的要领那也只是因为罗松未曾有效的指点,现在罗松也好像是铆足了劲头要将自己这身本事和能耐全部传授给宋辉,那自然是格外的认真。
  不过这其中罗松倒是也有部分的私心,毕竟自己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自己这身的能耐是不可能传授给他了,如今自己年事已高,保不齐哪一天就油尽灯枯,现在也当是趁着自己身子骨还硬朗的时候传授出去,好让自己的罗家qiāng后继有人才对。
  之前的时候罗松虽然就收了宋辉当徒弟,但是那个时候罗松对宋辉了解也不甚多,所以也就并未真的全心全意传授武艺,经过这些日子以后,罗松也是彻底了解了宋辉的为人,此子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是一个正人君子,自己将这身能耐传授给他,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毕竟在哪古代,想修武,先习德,一个人武艺再高强,武德不行那也是会遭人唾骂,特别是像罗松这样的人,那更是注重名声,其肯定不希望自己以后培养出一个祸胎出来。
  但是罗松也是听闻的宋辉是如何帮助包大人审案办案,他才如此年纪就也有如此品格,其日后也万不会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所以罗松这也才如此细心教导,只判宋辉能够早已学成,继续辅佐包大人,为民除害,除暴安良。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五年之后
  宋辉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淀,再学习起罗家qiāng那简直可以说是得心应手,罗松教会的一招一式,宋辉不用多久便也能够得心应手,虽然现在还不似罗松那般精湛,但是亦能算是有模有样了。
  除了罗松教习宋辉罗家qiāng以外,晏子陀也教习了宋辉很多武学功法,这些功法虽然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武功,但是却也贵在奇,很多招式和套路都是宋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宋辉本就对武学很是痴迷,现在又经由这两位江湖隐士的真传,那进步虽然没有一日千里哪里夸张,但是也足够算的上进步神速了。
  而且宋辉简直可以说是武学的天才,其不但融会贯通晏子陀和罗松两人所教会的武艺,更是将两种迥然不同的武艺风格相融汇,做到相辅相成的地步。
  在很早之前宋辉就觉得这罗家qiāng虽然厉害,但是也始终限制于长兵器的弊端,如果对方近身缠斗的话,自己会很难防守,罗家qiāng中近身招数着实不多,现在有了晏子陀的传承,其中不免非常之多的近身武学招式,这简直让宋辉如获至宝。
  宋辉也利用自己巧妙的设计将两种风格所嫁接到一起,然后经过罗松以及晏子陀两位老人的指点和打磨,真的悟出了一套融会贯通的武学风格。
  除了宋辉每日向晏子陀以及罗松学习武艺之外,另一边的杨兰跟着谢三娘武艺也着实受益匪浅。
  谢三娘的大部分武艺都是非常适合女子修炼,虽然谢三娘也想传授给宋辉,但是碍于其男儿之身,很多武学不得要领,反而会糟蹋了这门招式,倒是其正好传授给了杨兰。
  谢三娘的江湖地位可是不比晏子陀和罗松差多少,那想当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把柳叶刀打败了不知多少男人。
  虽然杨兰的武器并不是柳叶刀,但是其毕竟也是使用的一门短兵器,所以在很多招式方面都有其相同的地方,而谢三娘也很是喜欢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那更是倾囊相授,将自己平生所学都教给了杨兰,更甚至其还未杨兰专门研究了一套贴合杨兰兵刃的招数套路。
  而且两人也是经常在一起比斗切磋,两位少年人也都是天赋出众之人,两人不断切磋之中也是共同进步。
  特别是谢三娘其本来就是一个比较要强的女xìng,虽然晚年退隐之后光芒退散,可是现在其看到杨兰之后也仿佛是见到了自己年少的影子,更是再其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自己教习出来的徒弟可一定不能比这两个大男人教出来的差才行,所以这也让谢三娘恨不得将自己所掌握的一切能耐全部教给杨兰。
  杨兰自然是会意,练武方面也是颇为刻苦,这些日子里其和宋辉比斗倒是也是互有输赢,不分胜负。
  寒来暑往,秋去春来,这两家人如同隔绝了外世一般,过上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生活,隐士生活也着实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了,五年时间也是匆匆而过。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现在的宋辉也找到了十八岁,按照这个世界的生日来算,再过几个月也就要十九岁了。
  经过五年的学艺,宋辉早已将罗家qiāng和晏子陀的招式功法全部学会了,其虽然还未达到罗松和晏子陀的水平,但是也比五年之前提升太多了,其每一招每一式都也有鼻子有眼,宋辉现在所缺少的可能就只是一种沉淀罢了。
  五年时光,宋辉也从聪聪儿童成长到了青年,其虽然不是相貌堂堂,但是也算的上一表人才了,一米八的个子,目光炯炯,一身矫捷的腱子ròu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