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20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三侠五义草莽情_第208章

小说:三侠五义草莽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21:57

茫和恐惧。
  邓车看了一眼自己手边的赵煜,心下一横,当今之计也只能弃车保帅了…
  襄阳王莫要怪我!要怪就怪开封府的人欺人太甚!
  想罢此处,邓车大吼一声,分神枝江,一个箭步跃起,宋辉和蒋平还当是以为邓车又要耍什么手段,几乎也是下意识的后腿两步准备防守。
  可是邓车现在那还有什么后手?,他如此做法也只是想先震慑一下宋辉和蒋平二人,而随后邓车大手一挥,便将赵煜如同扔小鸡崽一样给扔了出去!
  而邓车扔的范围也正好是宋辉和蒋平面前,赵煜本来身材还是颇为秀场,如今被邓车这样凌空甩起,反而是短暂挡住了视线。
  并且宋辉和蒋平突然见到一个人影被甩飞过来,也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后退躲避,但是两人也毕竟是训练有素的习武之人,再下一秒也瞬间发现这被甩飞之人正是那安平侯赵煜,所以又一次共同上前走了两步,顺手将赵煜接住。
  赵煜虽然身材偏瘦,但是个头并不矮,所以身体还是很有一点分量的,两人同时接住赵煜之后,也接着下蹲之势,缓冲了下力量。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奇妙,宋辉和蒋平完全没有料想的到,两人也赶紧弯腰查看赵煜情况,此时其发现赵煜也是一脸的懵逼,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辉和蒋平二人,其嘴中现在还塞着一块布子,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宋辉和蒋平也是对视一眼,压根还没缓过神来,可是就也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宋辉好像恍然大悟,一拍脑袋问道:“不好!邓车呢!?”
  随着宋辉的喊话,蒋平也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抬头四下张望。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邓车的身影,其早就利用这短暂的间歇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放眼四望,入眼江水滔滔,唯不见邓车身影。


第四百二十一章 告一段落
  邓车也是依靠赵煜作为掩护,然后自己遁走了,宋辉见到邓车也已经没了身影,气的不由的跺足捶胸,手中五虎断魂qiāng杵在地上,骂道:“还是他妈的让他跑了。”
  蒋平走到江河面前看了一看岸边泥土,摇了摇头,说道:“看来那邓车应该是跃江逃走了,现在恐怕再追也无济于事了。”
  宋辉也咬了咬牙,说道:“这一次便宜了那老小子,等下一次我非抓住他不可。”
  很显然宋辉还是对邓车一招败自己一事耿耿于怀。
  蒋平则也笑了笑转身对宋辉问道:“小辉,邓家堡发生了什么事情?邓车怎么被你追到这里来了?”
  宋辉也收了收心神,如此这般将蒋平离开之后邓家堡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个遍。
  蒋平听后也是恍然大悟,说道:“二哥赶来的还真及时。”说这话蒋平又瞅了一眼还摔倒在地的赵煜继续说道:“虽然邓车逃走了,但是拿住了这么个小侯爷也足够回去jiāo差了。”
  两人也是干脆也将安平侯赵煜五花大绑的捆绑了起来,稍微休整,等到花冲醒转过来之后,带着二人先回邓家堡的邓家老宅回合北侠等人再说其他。
  赵煜现在也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这一次是被邓车买了,所以其满嘴在大骂邓车混蛋,并也声称一定要叫宋辉等人好看,一路之上不断的对宋辉和蒋平出言呵斥,蒋平最后也听得心烦,所以也干脆再将之前邓车塞到赵煜嘴巴里的布子再塞了进去。
  众人也都在邓家堡邓家老宅再次会面,而这一次抓差办案倒是也还算可以,擒获了采花大盗花蝴蝶花冲,破了陈州大案,也抓获了为虎作伥众贼“首领”的安平侯赵煜,但是唯一不满的可能就是让邓车逃走了,并且由于邓家老宅大乱之后,也逃走了很多贼人,现场抓住了也才十几人而已。
  蒋平和宋辉作为官面上的人,也稍微清点了一下这一次一共抓住了多少人和收获了多少的证据证物。
  经过细算,这一次除了抓住花冲以及赵煜外,其余贼寇抓住了共计一十八人,这些人也全部都是江湖的败类、绿林的强盗,每个人手上都也沾染了不少的人命官司,甚至有些人在开封府都也备了案,不过之前都未抓住,今个在一网打尽了。
  而除了抓住这么多贼人外,蒋平和宋辉带着扬州城内衙役搜索邓家老宅之时也发现了很多的其他证据。
  蒋平也在赵煜的房间内发现了一盒紫檀木,里面稀奇古怪的摆放着四块淡黄色的物件,入手很柔软,麻麻酥酥,蒋平也好好观察了一会都也未发现其中蹊跷,但是办案多年的蒋平也能察觉到此物非比寻常,所以也一并当赃物收缴了。
  整个邓家堡内经过搜查,也已搜刮出黄金五千两、白银七万两、金银首饰无数、古玩字画也都不再少数。
  这些个赃物自然也都是贴了封条,先运回开封府再做处置,至于那邓车的家眷也都被一起绑了前往开封府,这件案子牵连甚大,蒋平和韩彰也根本不清楚到底哪些才是有用的物证,所以也直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全部带回开封府,然后jiāo由公孙先生细化处理就可以了。
  而除了这些外,有几名扬州城的衙役也还在邓车房间内发现了一上锁木匣,而经过蛮力打开之后,众人也在这木匣之中发现了不少的信笺。
  虽然这些个信件内容上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并没有真的有什么惊天秘密,但是让众人好奇的便是这些信件的来往者居然是襄阳王赵珏!
  也就是现在抓住的安平侯赵煜的父王。
  虽然这些信件内容上并不是特别引人注意,但是这件事也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堂堂一介襄阳王怎么会和一绿林中人有关联?还互通信件?而且居然还将自己的亲儿子也派了来这里,这其中具体有什么关系,虽然不太好臆测,但是明眼人一眼也能够知道,这其中绝对会隐藏着什么。
  虽然这件案子其中还有很多蹊跷不明之处,但是这也不是众人能够处理的了,现在也应该火速赶回开封府,jiāo由包大人处理此事才可以。
  扬州城的府衙也派遣了专人专车陪同蒋平众人一起回到开封,这毕竟是一件牵扯甚广的大案,所以当地府衙也不敢大意。
  蒋平和韩彰这两位本就是开封府的官人外,徐良也自然是跟随二人共同前往开封府,其父穿山鼠徐庆现在也应该回开封府了,也是时候让其父子团聚了。
  而除了徐良之外,韩彰义子韩天锦也被韩母让韩彰带回了开封府,虽然这韩天锦心智还不怎么成熟,但是也还是有着一膀子的力气,到了开封府也应该还是能够为众人出一点的力气。
  至于北侠欧阳春则也是跟随蒋平和韩彰先一同回开封府,北侠也知道此案牵扯甚广,现在邓车逃逸,去了哪里还不清楚,如果自己不在这里坐镇,到时候邓车突然杀出救人的话,单纯依靠蒋平几人不可能阻挡的了的,所以北侠也为了保险起见,随同众人先回开封府。
  宋辉和杨兰二人也是完成了师名,虽然二人也是很想一起前往开封府,但是最终二人也还是先决定回陈州告诉师父这件案子已了之后,二人再决定动身前往开封府。
  众人也都在扬州分别,宋辉和杨兰翻身上马就也先决定回陈州复了师命再做其他打算。
  所有人都也安排了个妥当,这件案子也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邓车逃逸,这也或多或少在众人心中留下了一点yīn霾,邓车手段如何所有人都清楚的很,之前虽然被北侠重创,但是如果他在暗地中再次卷土重来,势必绝对会对开封府众人进行丧心病狂的报复。
  此时邓车也早已逃离了扬州城,而是直奔襄阳!
  现在邓车已经被画影图形,全国各地州县府衙都贴出悬赏要擒拿邓车,邓车现在可以说狼狈之际,一般的地方他也是不敢待的,思前想后,还是要先到襄阳王赞比风头。
  虽然自己出卖了襄阳王赵珏的儿子,但是这件事所有人都未见过,也只有他一人清楚,到时候见了赵珏还不是自己信口雌黄,把所有责任全部推脱给开封府那群人就可以了。
  随着邓车思考对策,邓车也已经到了城下,邓车紧了紧帽檐,抬眼望去,巨大的城门楼上书“襄阳城”三个繁体大字。


第四百二十二章 婚配
  宋辉和杨兰二人也是一早就先赶回了陈州,一路无事,二人也都平安回到了陈州郊外晏子陀以及罗松隐居的地方。
  可是往往有些时候树yù静而风不止,待宋辉和杨兰刚赶回来的时候,还未进的屋内和两位师父报告花蝴蝶已经被擒的喜讯,就也突然的听到了屋内吵杂的声音。
  宋辉和杨兰也没有想到怎么刚回家就如此了,两人来到晏子陀所住的屋子外面探着脑袋向里面敲了敲。
  只见此时晏飞正跪在晏子陀面前,面色上写满了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宋辉和杨兰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敢第一时间进屋,而是相互看了一眼,都心有灵犀的决定先观望一下再说。
  此时晏飞跪在地上,愤愤不平的说:“爹,我就是喜欢师妹,我哪里做错了?您说一下,我到底哪里配不上师妹!?”
  晏子陀冷冷的哼了一声,虽然想骂,但还是憋了回去:“你个不肖子,爹也知道你喜欢兰儿,可是如果爹将兰儿许配给你,你弟弟怎么想?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亲儿子,你们两个的想法我难道不知道?”
  晏飞则抬起头继续说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娶师妹。”
  “你!”晏子陀一气之下就想一巴掌拍在晏飞的脸上了,但是其毕竟也是自己的亲儿子,晏子陀也着实不愿意真的对他进行大骂。
  而此时还在屋外偷听的宋辉和杨兰二人也有点发懵,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杨兰这个时候也略微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杨兰是晏子陀带大的,自己这两个师兄到了如今到底有着什么想法,杨兰心中也是跟明镜一样,可是杨兰真的对他这两个师兄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也一直以来对他们二人当做兄长看待罢了。
  宋辉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俏生生的对杨兰问道:“他,他们在说什么啊?”
  杨兰嗔怒了宋辉一眼,随机眼神之中也溜漏出了一丝的无奈,回答道:“应该是我的终身大事吧…”
  听到杨兰如此回答,宋辉也是大眼瞪小眼,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屋内的晏子陀毕竟也是武艺卓绝之辈,其虽然现在还在训斥晏飞,可是其也发现屋外有人偷听,当下暴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随着晏子陀的一声暴喝,也由于其内劲太过强大,整个屋门都也被震开,宋辉和杨兰踉跄两步也都被挤入了屋内。
  当看到来人是宋辉和杨兰的时候,晏子陀也有点愣神,其也没有想到宋辉和杨兰这么快就也回来了。
  宋辉和杨兰则满脸尴尬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如何是好,宋辉对着晏子陀施礼说道:“前,前辈,是我们,你,你们,先叙,我,我先走一步。”
  宋辉说话此时都有点机械,脑子之中更是五味杂陈。
  如果不是杨兰一把拉扯住宋辉,也恐怕宋辉早就脚底抹油开溜了。
  而此时晏飞突然从地上窜起来,对着杨兰喊道:“师妹!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你,你,就嫁给我吧!”
  晏飞现在也可以说是鼓足了了勇气,完全顾不得脸面了,张口就直接说出词语,那个年代可还是大宋朝,是封建礼制最鼎盛的时期,如果没有媒妁之言,这样轻薄的话语说出来,不光是对女方的一种侮辱,更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杨兰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晏飞居然会如此激动,当下也是脸蛋涨的通红,不知道如何回话,尴尬的站在那里,左右不是。
  现在的杨兰也恨不得找个地缝窜进去了,杨兰虽然也是后世之人,接受能力强大的多,但是其毕竟也还是个女孩子,眼前晏飞口出词语,当下也尴尬的很。
  晏子陀见到自己这个儿子现在居然真的如此无礼,当下再也忍耐不住,“啪”的一声,一声响亮的耳光拍在了晏飞脑袋上。
  虽然晏子陀并未用太大的力气,控制了些许的分寸,但是纵使如此依然将晏飞打了一个跟头。
  晏子陀骂道:“你个畜生!到底还有没有点廉耻之心了!?”
  晏飞抬起脸头来,对视晏子陀,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庞,反驳道:“我喜欢师妹,我想和师妹过一辈子这有什么耻辱的!?”
  晏飞现在明显也是有点急了,说话之间就也完全不顾及晏子陀的颜面。
  这对爷俩最后争论的都是脸红脖子粗,互不相让,最后晏子陀实在有点争论不过晏飞了,口中连续咳嗽三声,也差点背过气去。
  宋辉和杨兰也赶紧将晏子陀扶住,为其捋一捋气,晏子陀看着二人,这才叹了口气:“这,咳咳,这孽子,当真是气煞我也,咳咳。”
  宋辉也赶紧打圆场,说道:“前辈莫要生气,身体要紧,身体要紧。”
  晏子陀现在也有点气息不顺,只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显得极其的尴尬,原本来说有人要迎娶那是喜事才对,可是眼下,反而成了一档子最糟心的事情。
  不过这也并不是晏子陀不为自己的儿子着想,因为晏子陀也是知道自己这两个儿子的德行的,这两人不学武术,武艺不精,靠他们两个,至少在晏子陀看来还真配不上杨兰的。
  不管从外貌还是能力武艺上面,杨兰都是超越她这两个师兄太多了,就算晏子陀对自己这两个儿子再宠溺,难道晏子陀就不会对杨兰宠溺么?
  人往往就是这样,自己的儿子娶妻的时候,老是希望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媳fù,而当自己的女儿嫁人的时候,就又老希望女儿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