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伐清_第14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北上伐清_第145章

小说:北上伐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30:29

藏的恨意,对海盗来说背叛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常见。郑渡是表面上最不像海盗的一个郑家人,但是骨子里却最像一个海盗。
  施琅是了解这个郑渡的,但是依然感觉他今天的表现足够惊艳,郑家几个儿子里,可能就属这个最有枭雄像。
  “二公子乃是平国公的公子,哪能用常礼相迎,来来来,快快请进。”施琅话虽谦卑,但是却一点都没有谦卑的样子,挺直的腰板,笑意泠泠。他如今是郑家的直接对手--福建水师的提督。福建水师的假想敌,就是马上要讲和的郑家,从越国公的话里,施琅品出了滋味。福建水师和郑氏的一战,在所难免。
  郑渡笑吟吟地进了城,心中却略微有些不安,按正说此刻侯玄演应该亲自出迎才对。如今的局势很明朗了,暂时讲和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的,侯玄演一世枭雄,观其言行作为不像是个庸才,岂能为了意气之争放弃大事。
  施琅将他们迎到城中,只见大堂上竟然空空如也,施琅殷勤地劝客:“二公子不是外人,还请上座。”
  郑渡心中咯噔一下,上座?这说明侯玄演已经不在了,否则除了金陵紫禁城中的半岁娃娃,谁敢在他面前上座。
  想到这里,郑渡轻声问道:“国公他?”
  施琅哈哈一笑,说道:“越国公他已经回了金陵,令尊来信他老人家已经看了,越国公说了:‘平国公也是一时受人蒙蔽,念及往日扶立先帝的功劳,他愿意像陛下保奏,功过相抵。’今后咱们,都是大明的臣子,至于挑唆小人、罪魁祸首李成栋,在本地凌迟就是了。”
  侯玄演当初对李成栋恨之入骨,做梦都有几次在梦中杀他复仇。但是真的将李成栋抓到手里的时候,反而觉得意兴阑珊。他本来以为自己无比期望亲眼看着李成栋受刑,但是事到临头才发现,那样的话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快感,反而会更加的加深记忆中那些不堪回忆的画面。人都是脆弱的,强如侯玄演,也有着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每次想到那些嘉定城中的断臂残肢、竹林中父亲无头的尸体,河流里顺水而下的婴儿,手脚钉在木板上衣衫不整的fù人...整个人就将头晕目涨,丧失了任何的冷静和理智,如今的他位高权重,这样的状态很有可能会误大事。所以侯玄演并没有选择亲手处理自己的仇人,他选择了让李成栋在福建被凌迟。凌迟虽然酷历,但是相比起他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为过。李成栋三屠嘉定,根本就是万死莫赎。
  饶是郑渡年少老成,心智狡猾,还是没有想到侯玄演竟然就这样走了...
  你拿他当生死大敌,他根本没有这样看待郑家,想通了这个关节,郑渡虽然知道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不免有些愤懑。
  施琅看着他的模样,嘴角一勾,心底笑了起来:毕竟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你哪能看得懂那个人啊。
  双方接下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施琅和郑渡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底线和自己的要求,郑家同意放开海运,扫清沿海的海盗,在他们的海域,绝对保证江南往来客船的安全;郑芝龙将从两广完全撤出,不再染指西南土司和造反土人之间的事,不再有钱粮武器的支援。作为jiāo换,福建六府不会遭到朝廷的攻击,郑芝龙的人可以从江南进货,彼此商人的贸易不受丝毫影响。
  福建王郑芝龙经此一战,成了半个福建王...
  而朝廷的税收危机,也将马上迎刃而解,此时侯玄演已经在回京的路上。
  浙兵回师,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野人的生活苦啊,尤其是这群江浙子弟,在江浙道的富贵繁华地长大,莫名其妙跟着侯玄演钻进福建的深山,过着被人围追堵截的日子,简直就是噩梦一般。
  侯玄演没有在杭州久待,辞别了浙江官员,直接乘船赶往金陵。
  春节刚过,到处还残留着一丝年味,更多的商户都在准备着即将而来的上元佳节。
  郑家水师刚刚撤走,龙潭港的商人就如同憋了几年的发情的公兽一样,钻进了大海的怀抱。
  水面上往来的船只如织如促,侯玄演的龙船逆行而上,一路上也不急着回京,优哉游哉地欣赏着冬日平静的江面。
  波光粼粼的江面上,商船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些商人承包了船坞,除了每年给水师造的战船指标外,其他的船他们可以付钱自己造。于是各种将船只运输功能发挥到极至的商船应运而生。这些船丝毫不考虑武器的问题,他们出海就有水师的保护,所以只追求盛放货物的多少。往往跑两次海运,就比得上以前的三次。
  果然财富就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源泉,他给了人们无穷的潜能,侯玄演心中非常开心。这些肚子奇大的怪状商船,其背后不止是获利多少的事,而是意味着江南士绅豪商思维的解放。僵化守旧的民族,在接下来的大时代中,势必要沦为落后挨打的一方。有鉴于此,任何的尝试和开明,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保持民族强盛的必须条件。
  龙潭港前,忙碌的商船暂时停下了出港,等待着为这艘巨大的龙船让道。满朝的大员,除了品阶不够的,基本上都来此迎接越国公凯旋。
  甲板铺下,几十个带刀侍卫分列两旁,侯玄演从船上施施然走了下来。百官抬头一看,越国公一袭深青色的大氅,里面穿的是绣金白底的长袍,腰系着一柄金鞘玉柄的宝剑,头戴青黑色的圆顶直脚幞头,周围全部是亲军营中骁勇善战的士卒。越发衬托的他英武不凡,就像是得胜归来的少年将军。
  “参加国公。”百官齐声称喏,侯玄演没想到这次同行们这么给面子,心中略感讶异。
  其实他这次打败了郑芝龙,不同于以往,这次是把整个朝廷救活了。没钱的日子,各个衙门都很难,简直到了无法办公的地步。
  “哈哈,有劳各位到此相迎了,本国公于心不安啊。”侯玄演单手掐腰,仰天笑道。
  ...
  这副模样,哪里有一点于心不安的样子,分明是得意洋洋。百官中大部分会心一笑,这样的领导比那种笑里藏刀,不苟言笑的好多了,至少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突然就被害了。越国公虽然手段狠dú,但是从来不会无故发难,事实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不触碰他的底线,在小事上他是出奇的宽宏大量。但若是做出了他深恶痛绝的那几件事,抄家灭族都是轻的。
  一大堆的官儿,瞬间拥了过去,伴随着歌功颂德地奉承话,簇拥着他走向码头上停靠的一溜儿官轿。
  虽然心中惦记着家里的亲人,但是侯玄演还是选择先去宫中,见一见小皇帝。毕竟大义的名声,是他需要的,收拢江南人心,少不了这个大旗。
  紫禁城内,上至内门十二监,下到宫女小内侍,清一色都是他的人马。
  王祥年亲自出迎,笑的跟朵菊花一样,将他迎入宫内。一路上不停地说着些小皇帝的趣事,左右不过是小nǎi娃的成长琐事,到了他的嘴里似乎有了无穷的乐趣,尖细的嗓子一路上就没停过。侯玄演心中一暖,人间自有真情在,这个太监和隆武帝的感情深厚,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古以来帝王身边,一直不乏忠心的太监,前有煤山陪死的王承恩,还有被文人黑的体无完肤的曹化淳。念及至此,侯玄演破天荒的没有骂他,一直到了乾清宫外。
  侯玄演迈步而入,腰间佩剑,脚下生风,权势大到佩剑入宫,众人还觉得理所应当。不知不觉间,侯玄演已然是有明一朝绝无仅有的权臣了。
  乾清宫内的宫娥一看竟然有个男人闯了进来,吓得掩口惊叫,差点叫出声的时候,才恍然发觉来的是越国公。国公爷外出征战几个月,整个人又黑了一圈,不过似乎更有男人味了..
  侯玄演顺手一提,扶住了差点摔倒的宫女,问道:“陛下何在?”
  宫女久在深宫,突然被一个男人扶着娇滴滴的身子,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声音也比平时软了三分:“回国公,陛下她正在寝宫,刚刚睡醒。”
  寝宫内无烟的兽炭,烘烤的室内温暖如春,灵yào衣衫单薄怀抱着小皇帝,正在翻阅着一本宫中藏书,看得津津有味。朱琳灏已经到了认人的年纪,见到面生的侯玄演之后,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显然是已经把这个怀抱着她的摄政国公忘得一干二净。
  灵yào被她一吵,倏地抬头,眼中惊喜涟涟。单手熟稔地抱着朱琳灏,起身福了一礼:“老爷,您回来啦!”
  侯玄演鼻息嗯了一声,伸手将张牙舞爪的小朱朱抱了过来。小家伙倒也不怕生,而且侯玄演将她举在身前,小家伙大感有趣,小嘴里吐出几个口水泡泡。
  “唉...”一想到她,侯玄演就感觉头大,曾后留给自己这个难题,自己倒是走的坚决,眼都不眨就去地下继续伺候结发夫君了。小时候还好,这要是长大了,可怎么藏啊。侯玄演伸手一揪,果然袖珍的龙袍下面空空如也...
  “还是个女孩。”侯玄演脸上愁容更盛,这里只有一个灵yào在,他也不想掩饰自己的心境。
  灵yào两颊微红,掩嘴轻笑:“老爷您干什么呢,这个东西还有凭空长出来的不成。”说到最后声音几不可闻,羞红了脸皮低着头。
  侯玄演侧着头,看着她捏着裙裾的样子,打趣道:“哪个东西?我的小灵yào见识涨了,懂得东西不少了嘛。”
  灵yào晕红双颊,细声细气地说:“老爷就会欺负人...”
  侯玄演这才细细打量起来,只见自己的小灵yào身子板极薄,腰儿小小的,连臀股都是玲珑小巧。露在外面的肌肤如同蒸rǔ一般,又白又细嫩。胸前尖尖翘翘,浑然不似这个年纪的少女。
  侯玄演的眼光像是具有烘烤作用,越看灵yào肌肤越红,尤其是俏颊。深呼了一口气,叹道:“青苹果染得再红,尝起来味儿都是青涩的,对不对?”
  “爷尝一口不就知道啦。”这句话说出来,灵yào整个人都像是喝醉了一般晕晕乎乎的,胸前小鹿乱跳,自己都能听到砰砰的心跳声。
  侯玄演单手双手抱着口水乱流的朱琳灏,往灵yào的座位上一蹲,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水就往嘴里灌。灵yào一看,脸色像是熟透的苹果,悄悄走到他的身后,温驯地揉捏起肩膀来。这些日子她跟宫内的女官们混在一块,彼此之间熟稔之后,经常听她们讲一些男人的事。这些人在宫里枯守,耗尽了青春,说话最没个分寸。听得多了,把小灵yào生生逼成了一个怀春少女。那杯茶自己刚刚还喝过,老爷他...
  侯玄演浑然不觉,啐了一口茶叶沫子说道:“宫中的贡茶这么难喝,我看是尚膳监的太监们欺负你们一群女儿家家的,这次我从武夷山带回一点大红袍,改天赏你一点尝尝。”说完之后,站起身来,逃也似的离开了乾清宫,临走还丢下一句话,撑撑场面:“好好照顾陛下,我有空再来看你们。”
  灵yào倚着宫门,轻轻咬着唇珠,眼神迷离地目送他离去:“没胆子的贼...”
  侯玄演当然没胆子,一个十二岁的少女,他肯定下不去手的。毕竟很久之后的鲁迅曾经振臂高呼警醒世人:人xìng中的道德感是一种义务,而我们则必须赋予灵魂以美感。
  青涩的美感是没有灵魂的,嗯...


第315章
  白茫茫的大地一片银白,山东青州府的地面上,几十个人影艰难地挪动着身子。一脚踩下去,地上就是将近两尺深的雪窝,这边走出去的路,很快就会被新落下的雪花和风吹来的大雪填满。
  凌冽的寒风吹过,其中一个大汉搓着手,嘴巴一张寒风灌进口中就像吃刀子一样难受,大汉微闭着嘴沉声道:“大哥,清狗疯了一样的追杀,咱们若是不能尽早逃出去,只怕是全要jiāo待在这里了。”
  被人围在中间的男子,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腿上似乎受了伤,被人背在肩膀上,只有一条腿无力地垂着。此人虽说是这些人中带头的,但是年纪并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脸上胡茬青青,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打理了。他躺在同伴的后背上,眯着眼保存体力,听到这话睁开双眼,许久不说话嗓音有些干哑:“刘黑七你少在这里放屁,老子们从浮来山逃到了这里,眼看就要到淮安地界了。再他娘的胡言乱语,坏我的军心,我杀了你祭旗。”
  被训斥的汉子叫刘黑七,显然并不怎么害怕自家的大哥,嘟囔道:“咱们就剩五十个弟兄了,大旗早就丢到路上点了火生饭了,大哥你再把俺老刘杀了,连五十个都不到,四舍五入就是零啦,谁给你鞍前马后的效忠啊。”
  “五十个人?五十个人怎么了,老子们锦衣卫当初凑出五十个人来,已经在京城呼风唤雨,大杀四方了。你看见我腰里这把绣春刀没有?此刀雁翎刀样式,刀姿舒展,刀身血槽整齐有力,刃口锋利,造型优美,我一刀下去,曾经劈碎了一个清狗的脑袋。”
  刘黑七撇着嘴,斜着眼说道:“大哥,您要是去卖刀,可能比造反发家快。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还锦衣卫呢,崇祯爷都上吊好几年了。大哥您说的那是洪武爷时候的故事了,那时候您可没赶上。”
  刘勇气极反笑,骂道:“劣货闭嘴,小六背了我一里地了,你替他一替,到了淮安我们投奔李大将军,就凭咱们的名声,肯定被重用。到时候杀回青州光宗耀祖,不知道多么风光。”
  刘黑七虽然嘴贫,但是听了这句二话不说,将刀递给身边的同伴,从小六背上接过了刘勇,背着他继续逃。
  被人背着的叫刘勇,满嘴的天津口音,原来祖上是天津卫的锦衣卫千户。锦衣卫世袭罔替,传到他这里时运不济,赶上了李闯进京。末代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不知所踪,遍布整个天下的锦衣卫系统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