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伐清_第20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北上伐清_第204章

小说:北上伐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30:29

停止争斗,我们拿什么挡住侯玄演。一旦被他们打败,争来争去还有什么用。”
  佛珠中间的串线,一下断裂,孝庄下定了决心,与其在朝中看着两伙人吵架,不如干脆直接不活了,因为侯玄演一旦打进来,他的手段早就传遍了天下。


第421章 恶之大者
  大名府的雪终于停了,厚厚的积雪若是放在普通年份,扫起来都费劲。
  如今浙兵在此驻扎,也就担负起扫雪的主力,这些人生在浙江,难得见几次雪花,更别提这么厚的了,只是在话本小说中听闻过。
  侯玄演披了件黑色的鹤氅,里面裹着厚厚的长袍,双手抄在袖子里,慢腾腾地往前走着,这儿瞟一眼,那儿瞄一下,看到抓着雪球咿呀叫喊横行街头的小孩子、打躬作揖互相问好的路人,都会从心眼里感到愉悦。
  大名府的知府李钟晚,原本是风字营的一员裨将,在川黔立下功劳,活捉了马应试,可惜足踺在战斗中受伤,已经无法继续打仗,侯玄演记得他的功劳,分派到此地做了一个知府。
  李钟晚的双脚不便,走起路来有些跛,侯玄演故意放慢了速度,保证他能不吃力地跟着。
  “这大名府在你治下,还算是不错,没给本王丢人。”侯玄演满意地说道,当初有功将士发派地方,朝中多有非议,侯玄演嗤之以鼻。那些迂腐书呆子,整日钻研四书五经,对做官又有什么帮助了。
  不过是个晋升之资,军功为什么不能当官,而且侯玄演还专门给这些人培训了两个月。
  李钟晚得了侯玄演的夸赞,喜形于色,周围的官吏目瞪口呆地看着平日里威严持重的知府大人,抓耳挠腮的乐不可支,一时有些精神错乱。
  “都是王爷的国策制定的好,我们这些地方官想要出政绩,没有别的捷径,只要跟着王爷旨意行事,就万万错不了。”李钟晚拍着ròu麻的马匹,却双腿并立,挺拔如qiāng,神色肃穆。
  周围的经历、知事、吏房、库房的官员,跟牙疼病犯了一样,呲牙咧嘴的一脸惊疑。
  李钟晚恨铁不成钢,咳嗦一声,这些人才反应过来,上前凑趣叫好。
  侯玄演笑骂道:“你这溜须拍马的本事,可不是在我风字营学的,少他娘的在这里现眼。你虽瘸了半条腿,但是一朝是北伐军,毕生都是我军的人,这次征辽你在后方,要给自己的弟兄做好支援。大名府地处畿辅咽喉,往来车队多经此到蓟辽,你要保证此路的畅通。我丑话说在前面,这次非比以往,但有延误,军法处置。”
  李钟晚收起谄笑,抱拳正色道:“王爷放心,下官必定尽心竭力,为弟兄们保证辎重。”
  侯玄演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继续说话,转身往中军大帐走回去。
  李晚钟见他调头,赶忙道:“王爷,前面就是新建的集市,王爷不去看看么?”
  此时距离新年,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北方各地年味已经很重了。集市上也堆满了各种年货,侯玄演嫌吵,本打算不去了,听了这话眉头一皱,说道:“去看什么,本王难道还要买菜不成?”
  李晚钟额头沁汗,说道:“下官自作聪明,本打算让王爷看一看之后,再行谏言。如今想来,不如直接说罢,北方沦陷四年,百姓死伤无数,造就了大批的孤儿。这些孩童无力谋生,很多都被人贩子拐卖,人市上屡禁不止。他们又威逼恐吓孩童,让这些小孩认他们为父。北方清查人口,本就无凭可依,就被这些人钻了空子。
  下官实在无力彻查,本打算让你去见一下那些可怜的孩子,请王爷恕罪。”
  人贩子是每个朝代都严打的对象,但是限于古代的条件和人们的观念,这种罪恶的行径屡禁不止。
  战后北方的孤儿太多,官府一时照应不过来,有些官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侯玄演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即翻脸责骂道:“我在金陵早就定下律法,凡是失去双亲的孤儿,皆有土地可领,孤儿由当地官员集中抚养至十四岁,田产也暂时由官府监管,所得用为孤儿的安家费。难道你们大名府,收不到这条政令么?”
  旁边的一个官员说道:“王爷有所不知,那些人贩子无孔不入,专爱挑这些孤儿下手,非但要买卖人口,还要谋取他们所分田产,实在是天理不容。”
  冷静下来的侯玄演仔细一想,这些弱势中的弱势群体,单靠官府的保护,确实很难护得周全。
  侯玄演对李晚钟说道:“去你的衙署,我要给金陵写一封书信。”
  李晚钟一听大喜,自己忧心的事看来是要解决了,忙不迭在前面带路。跛了一足的李知府,拖着一条腿健步如飞,不愧是风字营出身。
  侯玄演一纸书信传到金陵,要灵yào传令各地,严打买卖人口。特意加上一条,除非是自己与雇主签订契约,否则就算是父母也无权替孩子做主卖身。若有顶风贩卖儿女的,都以人贩子论罪。
  同时加大打击力度,大明律规定,“设方略诱取良人为奴婢、为妻妾子孙,杖一百,徒三年”,侯玄演直接改为削去双腿双臂。大明对人贩子的处罚,有些太过仁慈了,甚至还不如元朝。蒙元时期,律法规定“但犯强窃盗贼,伪造宝钞,略卖人口,发冢放火,犯jiān及诸死罪”。也就是说,一旦拐卖人口被发现就是死罪。
  汉朝时候,人贩子一经抓获,以磔刑处之。所谓磔刑,就是将犯人砍头后再进行分尸的一种刑罚。
  在征辽前夕,侯玄演发起了一场针对拐卖人口的严打,解救出无数的童男童女。这些人由当地政府抚养长大,在学堂读书认字,将来长成后也应当知道为国效忠的道理。
  严打人贩子正好赶上了新年之际,侯玄演下令三军启程,前去北平城中和厚土营还有山东兵马会师。
  最后一路兵马,在堵胤锡的带领下,也开始从陕甘往东行军。
  走到半路的侯玄演,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传令给远在日本的朱大典,倭兵入朝作战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朝鲜就是明清之间,最后一个缓冲带,吴三桂费劲心力促成的,逼朝鲜全民抗明的战略,没有料到等来的不是侯玄演的大军,而是无数凶残至极的倭兵。


第422章 武侯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盛京皇宫,大清门前,阿济格带着手下来到宫门外。
  宫中的侍卫首领,低声下气地说道:“王爷,前面是皇宫重地,按照规矩是不能带兵进入的。”
  阿济格身后的正白旗将佐闻言,怒道:“我们是王爷的心腹,就和手脚一样,片刻也不能离开,你见过手脚离开主人身体的么?”
  侍卫们唯唯诺诺,不敢说话,阿济格仰天大笑:“你们没事吓唬他们做什么,如今的大清全靠我一个人撑着,谁还敢害我不成?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昨夜孝庄派人联系自己,要扶自己做摄政王,阿济格并没有怀疑。他甚至摄政王的服饰和印信都准备好了,就按他弟弟多尔衮的来弄,成为多尔衮那样的人,一直是这个当哥哥的最大的理想。
  在他看来孝庄只能选择自己,一来自己的实力更强,豪格的手下留在汉中的旗兵被川兵杀了个干干净净,没法与自己相比。二来豪格也是皇太极的儿子,谁都知道当初豪格争夺帝位,抢的多么惨烈,孝庄岂会让他威胁到自己的儿子。而且扶持豪格的话,两黄旗的人,就很难再忠心于顺治了,相比于刚满十岁的福林,豪格无疑是更好的一个靠山。
  想到当了摄政王之后,自己就可以跟弟弟多尔衮一样,权倾朝野扬眉吐气,阿济格兴奋地迈步走进宫门。
  大清门缓缓闭合,将他和自己的手下隔开,阿济格浑然不惧,往衍庆宫走去。不一会,惨叫声响起,留在外面的人被宫墙上突然出现的弓箭手,shè成了刺猬。
  到了衍庆宫,阿济格才发现不对,汉臣范文程等人竟然也在。自己当摄政王这种事,哪里轮得到一个汉人说话,阿济格不悦地问道:“这个奴才在这里做什么?”
  范文程笑道:“奴才在此,特意为取王爷首级。”
  “你说什么?!”阿济格大怒,就要跳上来殴打他,只见两旁涌出几十个侍卫。
  阿济格目呲yù裂,大声骂道:“狗杂种,你们想要害我!”
  孝庄一声令下,所有人一拥而上,将阿济格剁碎。孝庄背后就是慈眉善目的佛像,眼前一对碎ròu,血流一地,腥膻之气充斥着殿内。
  范文程上前道:“太后,阿济格已经除掉了,是时候让代善出面,安抚两白旗的人心了。”
  “我跟那个老狐狸商量,他却不同意杀掉豪格,只说是废掉豪格的兵权。这个人心狠手dú,连自己的儿子都能下dú手,怎么可能是可怜豪格,分明就是留下一个筹码,好坐地要价。”孝庄有些恼怒,这时候的妖fù还没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范文程看后摇头说道:“太后不必着恼,只要大权在握,皇帝陛下亲政,慢慢地就没有人敢和您论筹码了。”
  孝庄脸色稍霁,柔声道:“这次多亏了范学士,不然我们母子还要受这些人摆布。”
  范文程跪倒,说道:“臣受太宗皇帝大恩大德,必定肝脑涂地以报答,太后放心陛下的事就是臣的事,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孝庄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管房内腥味扑鼻,蛮夷对于腥膻的接受程度,天生就比较高。
  “范学士,我们大清现在是内忧外患,解决掉阿济格和豪格,但是外面的侯玄演该怎么办?哀家听说他带了一百万大军,这么多人杀到关外,如何抵挡啊。”孝庄的语气里,已经找不到刚才除掉大敌的喜悦,声音甚至有些发颤。
  曾经他们手握着天大的优势,尚且不能和北伐军抗衡,更何况现在败走关外,而且实力此消彼长。
  范文程脸色淡定,轻声道:“太后不必惊慌,那侯玄演当初凭借一个苏州城,都能守住我们的攻势。现在我们有偌大的满洲,还怕守不住么。再说了,他的兵马百万,肯定是吹嘘出来的,以臣估算不过就四十万左右。这些兵力虽然比我们多,但是山海关和松锦防线,他们想打到满洲都难。
  入关之后,我们手里有大量的钱财,现在北面的罗刹人已经打了过来。我们正好可以贿赂罗刹人,购买物资囤积粮草。甚至我们可以让他们助战,将来把蒙古割让给他们都可以。
  侯玄演独霸日本,已经引起了佛朗机人的不满,我们也可以从他们那里购买物资火yào。”
  孝庄一听,自己最担心的钱粮问题,确实很容易解决。满清在关内搜刮了四年,恨不得连地皮都搜三层,大明朝民间无穷的财富,都被运回了这里。
  要不是侯玄演靠商税翻了身,他就算是北伐成功,也是接手一个烂摊子,根本没钱这么快恢复元气。
  孝庄胆气稍足,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办?”
  范文程轻声道:“重赏吴三桂、尚可喜、孔有德、耿仲明,让辽人和汉八旗在山海关和松锦一带,守住靖北和蓟辽的明军,然后派兵威逼朝鲜,让他们的君臣知道,不用心抵抗,就先杀光他们,再立新的朝鲜王。然后和罗刹国结盟,让他们进攻靖北,得胜之后可以给他们一些蒙古的土地。”
  他口里的罗刹国就是沙俄,确切地说是指沙俄国中的哥萨克族。是一群生活在东欧大草原的游牧民族,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民族内部具有独特历史和文化的一个地方xìng小族群。他们以骁勇善战和精湛的骑术著称,并且是支撑沙俄于17世纪向东方和南方扩张的主要力量。他们的首领哈巴罗夫,从崇祯年间就屡次打到黑龙江流域,烧杀yín掠,甚至吃人。
  孝庄一听大喜,说道:“范学士真是大才,就跟书里的诸葛孔明一样,轻轻松松就给我们找到了出路。”
  若是诸葛亮知道,今天他遭受的侮辱,恐怕能从武侯祠中复活提着扇子杀过来。
  范文程却丝毫没有愧疚,谦逊而且卑服地跪地道:“能为大清效劳,得到太后的赞誉,是臣的福分。”
  两个人商议的途中,小太监们忍着呕意,将殿内的尸首处理掉。


第423章 山海关内外
  北平城内,旧皇城中,艳阳高照、街上行人渐炽,就算是隆冬腊月,也阻挡不了客商的脚步。
  “将军!”
  面对这一声得意洋洋的喊叫,侯玄演蹙眉冷对,半天之后才说道:“这局不算,刚才路上太颠簸,打断了我的思绪,本来我有一着绝妙好棋,硬是给晃的忘掉了。”
  郑遵谦笑呵呵地说道:“王爷无须多言,车中的美酒可就是下官的了。”
  侯玄演的双肩有暗疾,尤其是到了寒冷的地方,必须要靠烈酒驱寒。来的时候妙儿给他备上了许多好酒,开盖之后香气四溢,深对郑遵谦的口味。一路上和侯玄演下棋,大家水平差不多,一对臭棋篓子杀了个半斤八两。
  下棋这东西就是这样,非得遇到和自己水平相近的,才能体会到个种乐趣。
  秦禾在外面说道:“王爷,北平到了。”
  侯玄演掀开车帘往外瞧了瞧,欣然道:“终于到了,这一路上太颠簸了,当初征战天下时候还好,安逸了许久这把骨头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王爷拨下巨款以工代赈,北方修建的道路已经比以往好走几百倍,相信将来会更加平坦。”郑遵谦由衷地赞叹道,确实只有侯玄演有这个魄力,用以工代赈的方式,将国库内贮存的无数金银全部归还民间。
  侯玄演从马车中出来,立在车上往前看,只见前方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将士,在高大庄严的城门口等待。
  这时的北平城,整个城池虽然房屋鳞立,可是除了远远近近的一些酒楼、以及远处勋臣功将们的府邸,所有的房屋几乎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