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伐清_第24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北上伐清_第240章

小说:北上伐清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5-15 09:30:29

“你当本将军是傻子不成,暹罗都灭国了,还不知出兵的理由?不就是他们攻打我们的安南么。”
  姚启圣说道:“着哇,安南是我们的国土,暹罗人打了,就是与大明为敌。但是缅甸呢?他们怎么可能脱身事外,暹罗时刻和缅甸对峙,为什么敢突然出兵攻打安南,我看八成是他们密谋好的。”
  彭柱泽倒吸一口气,说道:“如此理由便对一国开战,是不是...”
  姚启圣站起身来,走到彭柱泽身边,给他斟满酒,不急不缓地说道:“这一招叫捕风捉影,我可没打算就这么出兵,我们可以继续用第二招,无中生有。”
  “哦?说来听听。”
  姚启圣眼皮一抹,冷声道:“既然缅甸有如此嫌疑,我们便宣称暹罗皇帝承认,是缅甸国王让他出兵。然后我们便遣使让缅甸国王到此地来,说明其中原委。试想一下,他是缅甸之主,岂肯受我们这些明臣的摆布,肯定不会答应,而且多半对我们的使者态度不好。这样使者走到半路,我们就把他们送回金陵,对外宣称使者遇害。
  俗话说两国jiāo战,尚不斩来使,我们派遣的使者在缅甸遇害,还能不出兵?”
  “不错!还是你的办法多,本将军现在就去找几个使者。”
  姚启圣赶忙摆手道:“不急不急,等我们将兵马布置到位,再遣使不迟。到时候以迅雷之势出兵,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我带兵到暹罗和缅甸jiāo界,将军带兵到jiāo趾以西,然后通知云贵兵马,集结在缅甸北部。只待使者回来,三路大军齐头并进,最好是在年前得胜,擒缅王献与陛下,以贺新禧!”
  彭柱泽双手一拍,叫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侯玄演对缅甸,有着非灭不可的执念,所以他在收到暹罗的俘虏之后,再次降密旨,要彭柱泽攻克缅甸全境。
  一百年前,缅人莽应体统一缅甸全境,建立了缅甸东吁王朝,自立为王。
  从那之后这个国家就十分的嚣张,屡次主动挑事攻打暹罗和明朝。
  没错,就是他们主动攻打明朝...
  莽应体还知道点厉害,主要是打暹罗,在云南和大明制造点边境摩擦。但是他的后代野心膨胀,趁着大明内郊外困的时机,出动了数万大军进攻中国云南地区,很快占领了云南一部分地方,所占领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那时候正值万历年间,大明虽然江河日下,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朝廷派出刘和邓子龙两个大将,将缅军从所占领的城池赶了出去。从那之后缅甸就没完了,先后几次出兵云南,打了二十年活活把自己打垮了。
  如今的东吁王朝,应该是缅甸历史上最强大的一个王朝,若不是非要招惹大明,估计横扫东南亚这些小国不成问题。
  更恶心的后世历史上,缅甸搞得一出落井下石计,那才是真的下作。
  后世历史的永历帝朱由榔不敢和清兵对战,抛下李定国逃到缅甸,缅甸人借口当地百姓害怕,将随行的武将和士兵的武器收缴。然后就露出了真实面目,他们勒索威逼先是弄光了逃亡小朝廷的钱财,然后还强迫他们参加向新王宣誓效忠的仪式。
  当时的沐天波勃然大怒,怒斥缅甸人:“尔宣慰司原是我中国封的地方,今我君臣到来,是天朝上邦。你国王该在此应答,才是你下邦之理,如何反将我君臣困在这里。……难道尔国王岂不知他是下邦?今天朝皇帝到此已经三年,不瞅不睬,是何道理?今又如何行此jiān计?尔去告与尔国王,就说我天朝皇帝,不过是天命所使,今已行到无生之地,岂受尔土人之欺?今日我君臣虽在势穷,量尔国王不敢无礼。任尔国兵百万,象有千条,我君臣不过随天命一死而已。但我君臣死后,自有人来与尔国王算帐。”
  说完之后所有不降清跟着朱由榔逃到缅甸的大臣,都被杀戮一空,缅人骑兵驰入者梗永历帝所住的村庄,杀死了十五岁以上所有男人。屠戮后留命的,只有这些不幸官员的大约三百四十名寡fù孤儿。皇室中人不死的,也只有皇帝、太后、皇后、太子、公主、贵人、几名小太监、一名病残卫士。缅人把所有未死者赶出杀戮现场,监禁了三天,不给食物,不给水,也没有盥洗设施。然后,在寒冷的秋日,缅人准许他们回到原来住所,但不供应食物。
  最后缅甸人把奄奄一息的朱由榔jiāo给了吴三桂,成全了他手弑两个大明皇帝的功劳。
  这么多新仇旧恨,侯玄演当然不会放任这个缅甸继续存在,缅甸人赖以为战的大象,遇到火器就是个笑话。pào声一响受惊的大象先把自己人踩个半死,而大明的军队就是火器多。
  彭柱泽有权调动西南各省兵马,所以他的信使到了云南,云南都指挥使司内马上出兵,悄悄增兵到边境。
  因为中缅时常有摩擦,增兵也属于正常cāo作,缅人紧张了一会过了几天没有动静,也就放松了警惕。
  姚启圣的满剌加水师内,鱼龙混杂,各色人种都有。
  好在军中都有专门的扫盲班,教习士卒识字的同时,也负责教这些番兵汉语。
  侯玄演早就打定主意,自己不要殖民地,要的是领土。利用汉人无与lún比的同化天赋,将攻取的地方,全部化作自己的固有领土。
  殖民地属于短期内的过渡开采,只有彻底汉化才是长久之计。
  满剌加现在是铁板一块,几乎成了大明商人的天堂,在这里可以与四夷互通有无。如今的满剌加不仅是欧亚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也是汉化速度最快的番邦,东海已经成了大明的内海,南海就成了白皮人和大明jiāo易的中转站。
  别看荷兰人、葡萄牙人和大明摩擦不断,但是丝毫不影响商人间的买卖。
  姚启圣就这样,带着各色人种的满剌加水师,慢慢向缅甸移动。


第487章 举国激愤
  在冷兵器为主的战争时代,一个国家的人口多、面积大就说明这个国家有着很大的潜力。
  缅甸就是这样的例子,只差一步他们就统一了东南亚,可惜非得这个时候膨胀去打大明的主意。
  大明当时虽然早已巅峰不再,也不是缅甸能够招惹的,从那之后缅甸就错失了统一南洋的最佳时机。
  到后来重整国力之后,英国人又来了,这个本该风光无限的国家才彻底沦为殖民地。
  当然,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彭柱泽派遣的责问团已经到了缅甸王国的都城东吁。
  东吁的缅甸皇宫内,刚刚继位两年的平达力,坐在白色的王座上。
  大殿内金碧辉煌,虽然没有中原王朝的内敛和威严,但是但就金银珠宝的摆设上,这里倒是胜了一筹。
  当然这种风格的皇宫,放在中原估计会被笑掉大牙,有着一股浓郁的暴发户的味道。
  彭祖泽挑选的都是云南边界的府兵,全都精通缅语,而且走起路来斜跨着大腿,肩膀左右晃动,十分嚣张。
  皇宫内刚刚宣使者进殿,殿中的满殿君臣就被他们这奇特的走路姿势气个半死。有时候走路姿势比直接骂人,还具有嘲讽xìng。
  缅甸国中的老臣们,稍微有些诧异,他们和汉人打过jiāo道,印象中那些人即使是在生气时候也极有风度,怎么这些人看着就像是来找茬的...
  平达力虽然刚刚继位,实际上年纪已经不小了,他老子死的太晚,让这个大龄太子直到四十多岁才登基。看着殿中的使者,平达力强忍着怒气,问道:“你们走这么远的路来到缅甸,有什么事?”
  使团中为首的名叫毛竹台,皮肤黑黑的,稍微有点矮,看上去像是傣族人,其实是个汉人。这些人都是选的军中孤儿,方便以后隐姓埋名,改头换面过好日子。
  他也不行礼,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平达力说道:“我们大明的靖南省,被暹罗人攻打,大家都知道暹罗人早就被缅甸征服了,这件事你们逃不了干系,暹罗皇帝已经供出你是主谋,现在请你去一趟靖南省,解释一下。”
  他的缅语说的十分标准,大殿中的缅甸人气的耳红脖子粗,已经有脾气暴的跳出来要打架。
  毛竹台屈膝跳起,摆了一个防御姿势,叫道:“做什么?做什么?”
  平达力看着殿中嚣张跋扈的使节,反而不敢痛下杀手,北边的帝国现在风头正盛,击败了他们所有的敌人,缅甸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挑衅他们。
  毛竹台察言观色,也不再激怒他们,只是言语间还是强硬地要求缅甸皇帝到靖南受审。
  忍无可忍的缅甸人,将整个使团的人暴打一顿,赶出了东吁城。
  平达力谨慎地说道:“调集兵马,在安南和我们的边境上防范,那里有很多明军,小心他们进攻缅甸。”
  殿中的群臣虽然附和,心底却不以为然,这么多年以来都是缅甸人进攻大明,从来没有大明主动进攻缅甸的。彼此间又没有什么大的摩擦,中原汉人王朝一向是最重视名义的,没有名义的战争很少打。
  缅甸的部队慢吞吞地往西调动,正中彭柱泽下怀,这里有他的二十万最强悍的兵马,缅甸人集中兵力在这里正好和自己决战,其他两路的压力大大减少。
  若是最快速度和缅甸主力决战,是彭柱泽十分开心的事情,不然的话在别人的土地上慢慢寻找他们的兵马歼灭,太费事了。
  缅甸的这个冬天不算很冷,大地上满是山川丘陵,是湘兵十分擅长的地势。尤其是彭柱泽手底下的亲兵们,那些湘西土兵和广西狼兵,更是如鱼得水。
  等到毛竹台等人到了靖南jiāo界处,就突然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中,十几匹快马送他们入金陵享福去了,一行人挨了顿揍相当于立了大功,每个人都鼻青脸肿但是乐呵呵的,纵马北上。
  征南将军彭柱泽马上对外宣称,缅甸杀害大明使者,等同于对大明宣战。早就收到消息的金陵城中的侯玄演,马上下旨出兵讨伐,三路大军齐发,为死亡的使者报仇。
  邸报上大肆报道英雄人物毛竹台,在缅甸皇宫威武不屈,毅然维护大明的威严,惨遭杀害。邸报现在的影响力,不亚于国家喉舌,几乎是迅速地传遍了大街小巷,举国上下。
  民间彻底zhà了锅,很多人自发到官府捐钱,文人墨客大肆歌颂英雄毛竹台,一时间爱国诗词井喷式涌现。而此时的英雄人物毛竹台,正在江南的秀丽山水中,吃喝玩乐好不快活。
  甚至还有好几个省的总兵上书,说是手下将士群情激昂,请战前往缅甸。
  侯玄演捧着一大堆的奏章,稍微有些心虚,轻咳一声说道:“这些人真能添乱,彭柱泽有二十万大军,还有满剌加和云南兵马,区区一个缅甸还要朕倾国之兵不成。”
  灵yào在一旁掩嘴娇笑,丝毫不给自己老爷面子,抿着嘴道:“陛下这次可不怕陈阁老说您穷兵黩武了,好啦,现在是举国请战呢。”
  她身穿着轻薄的锦缎绸裳,挽了一个俏皮可爱的双丫髻,就在暖芳阁的地毯上半坐在侯玄演的脚边。就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陪伴在主人身边。
  侯玄演哈哈一笑,摸着灵yào的俏颊,说道:“说起陈明遇,刚才在大殿上他激昂陈词,恨不得亲自上阵,这老东西也不嫌国库空虚,粮食不够了,偏偏在漠北打仗他就话多。”
  小美人儿仰起脸,微微一侧,好让自家老爷摸得更舒服。她一向不在侯玄演身边评论朝中大臣,只是转移话题,眯着眼说道:“陛下,缅甸若是拿下来,您派去的教化官恐怕就不够用了。”
  “咱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读书人...尤其是这些读书人,继续招,从北方招!朕要十年之后缅甸少年皆说汉语,识汉字,让他们以身为朕的子民而骄傲,满怀荣誉地为朕征战。”


第488章 温馨
  终于,南洋最后一个国家缅甸也陷入了大明的进攻中,侯玄演对战事不是很担心,这一仗把握极大。
  现在朝中的目光,都集中到一件事上,马上就进入十二月了,新年开始要有新帝年号,而且对于马灵yào等人来说,还要劝谏侯玄演采用新的国号。
  这几年的冬天一年冷似一年,金陵这种地方在南北jiāo界处,气温甚至比江北还冷。
  皇宫内太监宫女们忙里忙外,到处都在收拾宫殿,清扫边边角角。忙碌的宫女太监们人人脸上喜气洋洋,准备迎接新年。
  侯玄演在寝宫觉得有些憋闷,一大早起床之后打了一套五禽戏,小李子带着一众太监宫女在一旁高声叫好。
  侯玄演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笑骂道:“这是一套强身健体的体cāo,又不是拳法,你们这些玩意在这瞎叫什么。要是被懂行的看了去,没得连朕也被笑话。”
  新年将至,一进入十二月,连空气中都带着年味。看着一群群辛勤的宫人打扫宫殿,侯玄演驻步若有所思,两个年级很小的内侍互相搀扶着,将灯笼挑下来,张嘴一吹扬起一阵灰尘,两个人咳嗦起来。
  不一会,他们放下灯笼,互相怒气冲冲地看着对方,僵持了一阵又同时笑将起来,勾肩搭背地继续干活去了。
  侯玄演转身对小李子问道:“听你的口音,是北方的人吧?”
  小李子没想到圣上会问他这个问题,受宠若惊,躬身说道:“陛下圣明,奴婢是山西大同人。”
  “大同是个好地方,比之江南也不遑多让,尤其是现在,背靠着靖北的军方订单,在此富庶了起来。”侯玄演一边说,小李子这边心里暖暖的,凑趣道:“这都是赖陛下洪福,才给了乡党们一口饭吃。”
  侯玄演笑了两声,说道:“朕哪有什么洪福,晋商被朕剥皮拆骨,连根拔起,估计现在还有一大批受到牵连的人,在背后骂朕呢。嘿嘿...大同。”
  “那都是些该死的贼人,陛下杀了他们,整个山西谁不叫好。”
  侯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