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11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112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目光中,古井无波。
  少顷,周泽抬起手,有些嫌弃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蹲下身,手在对方身上擦了擦。
  万一有脚气,
  怎么办?
  看来,有些习惯,是真的改不掉了,
  比如,
  洁癖?
  高个男子正面躺在那里,不敢动,之前的位置,在此时已经完全颠倒了。
  “哥们儿,有话可以好好说,你也知道,哪怕是鬼差,选择身体也只有一次的机会而已。”
  雀斑女人对周泽说道。
  周泽没有回应,仿佛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他的手,慢慢地放在了男子的胸口位置,指尖自脖颈那边轻轻地往下拉。
  他的指甲,像是最为锋锐的手术刀,
  一声皮革撕裂的脆响,
  高个男子的胸口被完全切开,但他甚至连血都没有流出来,这指甲,实在是太锋利了!
  高个男子看向一边的女人,投出求救的目光。
  雀斑女人淡定不下去了,她的手掌摊开,四周的空气再度凝滞起来,磅礴的压力开始向周泽压过去。
  “吼!”
  周泽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咆哮,身上的黑雾瞬间沸腾起来,连带着空气像是也被染上了一层折磨人的灼热。
  雀斑女人身体一个踉跄,倒退两步,坐在了地上。
  她看着周泽的目光,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恐。
  该死,
  这还是鬼差么!
  这怎么可能还是鬼差!
  雀斑女孩此时心里真有一种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的感觉。
  以前人们总是喜欢说狼群里出现了一只哈士奇,现在反过来了,哈士奇里混进去了一头真的草原狼。
  周泽蹲在高个男子身边,一缕缕黑烟不停地散发出来,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高个男子的五肢完全被黑烟所困锁住,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周泽是一个医生,
  所以在做手术时,很有经验。
  他仔细地帮高个男子检查着病灶,
  肝,
  肺,
  肠,
  一个一个地拿出来,
  在高个男子面前晃了晃,
  然后,
  丢到一边。
  这时候,旁边如果有几个医学院学生就更好了,可以负责拍照和做笔记,顺带对老师奉上“66666”的马屁。
  天见可怜,高个男子简直是看傻了,但他昏厥不出去,甚至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这才是最痛苦的折磨,就让你眼睁睁地看着!
  周泽继续我行我素着,像是一个少年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
  好久没玩这种研究人体的游戏了啊,
  有点想啊。
  嗯,
  就是这种感觉。
  人体,真的是世间最美妙的存在,
  他的和谐,
  他的美感,
  他的每一根血管构造,都是那么的巧夺天工,汇聚出了生命的架构,承载着灵魂的重量。
  “他是鬼差,你不能杀他,难道你不怕yīn司的惩罚么!”
  瘫坐在地上的雀斑女人尖叫道。
  她快被逼疯了,
  真的快被逼疯了,
  眼前的画面,
  眼前的氛围,
  甚至比地狱里的修罗场更有过之!
  “我们没想杀了她,我们说过了,我们没想杀她,我们是有错,但罪不至死!我们没想和你结死仇,真的!我们没想杀人,也没想杀你,是你自己越界的,你越界不打招呼的,你也有错啊,你也有错啊!”
  雀斑女孩继续喊道。
  周泽充耳不闻,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少顷,他拍了拍手,检查结束。
  而后,
  他低下头,
  张开嘴,
  开始吸气。
  “嘶………………”
  像是沸腾的油锅里被泼上了一碗水,瞬间zhà裂开来。
  高个男子的黑色灵魂被吸扯出来,没入到了周泽的嘴里。
  他的尸体,开始迅速地腐化,开始化作脓水。
  周泽抬起头,
  闭着眼,
  灵魂的滋味,
  真美味。
  慢慢地,周泽站起身,走到了雀斑女孩的面前。
  雀斑女孩下意识地往后爬,她怕了,她真的怕了,哪怕是在巡检大人面前,她也从未感受到过如此清晰的恐惧!
  周泽侧着头,慢慢地往前走,但还是比她爬要快一些。
  慢慢地,
  周泽追上了她的速度,
  慢慢地,
  周泽走到了她的身侧,
  慢慢地,
  周泽抬起了脚,
  慢慢地,
  周泽放下了脚,踩在了对方的腹部位置。
  一切,都很慢,像是一首宛转悠扬的钢琴曲,带着属于它的特殊韵动。
  “噗…………”
  一脚,
  踩穿,
  像是一枚洋钉,
  直接钉住了女人。
  女人嘴里不停地冒出血沫子,身体不断地颤抖和扭曲。
  我说了这么说,
  和你分析了那么多,
  讲了这么多道理,
  说了这么多厉害,
  你还是想杀我就杀吧,
  但你可不可以从头到尾,
  一句话,
  都不说?
  这是雀斑女人现在最大的憋屈点,似乎自己二人在对方眼里,是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的蚂蚁。
  周泽已经落下了第一脚了,
  他打了个饱嗝儿,
  看起来,有些无奈,
  吃饱了再面对美食,真的很让人纠结。
  而后,
  他又抬起脚,
  依旧是慢慢地抬起,
  依旧是慢慢地落下,
  “啪!”
  头颅zhà裂,
  帮这个女人解决了脸上雀斑的烦恼。
  连带着女人的灵魂,都在周遭黑雾的绞杀下粉碎,尸体也快速地腐化下去,和周遭的地面合二为一。
  而后,
  周泽看起来似乎有些迷茫,
  他站在原地,
  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似乎是上一次吞噬过一个鬼差的灵魂,这次又吞噬了一次,
  所以,
  这一次他存在的时间,好像比之前两次长了一些。
  但时间长,也容易产生烦恼。
  比如: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儿?
  他真的在思考这些问题,然后思考来思考去,他扭过头,看见了车子里坐着的林医生。
  他走了过去,凑了过去,
  低下头,
  用自己的獠牙,在林医生吹弹可破的脸上蹭了蹭,
  嘴里的口水也滴落了一些,落在了林医生的额头上,且顺着额头,覆盖住了整张脸,使得林医生的脸都有些模糊了。
  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很迷恋这种感觉。
  而后,
  他的目光看见了放在驾驶位置上事先并没有被青衣女鬼拿走的笔记本。
  他伸手,拿起了笔记本。
  笔记本在靠近林医生时,发出了剧烈的颤抖,意味着她即将在不久后死亡。
  这是yīn阳的警告,据说阎王手里的生死簿上,记载了每个人的生死时间,具有无上的规则。
  yīn阳脱胎于生死簿,也有着类似的功能。
  笔记本不停地剧烈颤抖,提醒着自己的主人,
  这个女人,
  快死了!
  周泽有些迷茫地看着这个笔记本,像是在看着一件新奇的玩具。
  不过,
  显然这个玩具不是很好玩,震动的感觉更让他心烦。
  “吼!”
  把笔记本拿着放在了自己面前,
  周泽对着它发出了一声怒吼。
  然后,
  然后,
  然后,
  它真的,安静下来了,
  不震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 善良的老人
  
  上午时分,太阳终于出来了,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和昨日刮风下雨龙卷风肆虐简直是两种极端。
  林医生眯了眯眼,她终于从昨晚的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脸上有些干,好像黏着什么东西,甚至还粘在了自己眼睛上,伸手轻轻地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睁开眼,看见自己掌心位置上擦下来的白色斑痕。
  再拉下车前面的镜子,只见自己脸上全是这种白色的斑渍,带着浓郁的气味。
  林医生虽然未经人事,但她毕竟是医生,而且这个年代信息很发达,也不再是古代那种闺女出嫁前母亲给看春宫图传授技能的时代了。
  自己脸上的这些痕迹,
  好像是……精斑。
  下意识地打开了车门,林医生心里有些慌乱,昨晚诡异的一幕,让她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然后,她看见靠着车门坐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周泽。
  此时的周泽,当真是凄惨得很,全身上下像是没有一块好皮肤,就像是一个刚刚被严刑逼供的犯人被丢了出来自生自灭一样。
  “阿泽,阿泽!”
  林医生马上蹲下来,喊着周泽的名字,她生怕周泽出现什么意外。
  这一次,昏迷的时间比以前短多了,像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习惯了一样,可能也有着吞吃了几个鬼差灵魂的缘故,一些地方得到了滋补和加强。
  总之,不过昏迷了半夜的功夫,周泽居然真的在林医生的呼喊声中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林医生此时的脸,周泽当即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开口埋怨道:
  “大早上的,还敷面膜啊。”
  林医生又好气又好笑,但眼下的周泽打又打不得,骂又舍不得,只能从车里抽出湿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
  擦拭的时候,她也注意分辨了一下,似乎不是精斑。
  “我给你打急救电话。”林医生开口道。
  “别…………”
  周泽有气无力地摇摇头,
  “给我书店……打电话……让老道带着……带着他的猴子,来这里。”
  林医生犹豫了一下,抑制住了自己打电话给120的职业本能,选择听从周泽的吩咐,拿周泽的手机给书店打了电话。
  那边正好是老道接的电话,当即明白肯定是自家老板又开无双了。
  也不含糊,说马上带着猴砸动身过来。
  “我们现在去哪里?”林医生问周泽。
  “随便找个地方先安顿一下吧。”周泽说道,“扶我上车,你开车,找个小旅馆,哦,对了,那边草丛看看,找一找有没有类似驾驶证的东西,帮我捡起来带着。”
  林医生闻言马上去前面草丛那边找寻,其实还是很好找寻的,有两处地方的草丛明显带着油渍,像是大晚上地被人泼上了猪油一样。
  当然,林医生自然不可能直接分辨出来这其实是尸油。
  “是这个么?”
  林医生找了两个小本本过来递给周泽看。
  两个鬼差证都泛黄了,但没坏,意味着还能用。
  “是这个。”
  周泽示意林医生把这两个东西收起来,然后在她的搀扶下,自己坐上了车。
  身上几乎没有大块完整不受伤的地方,但好在周泽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了,又有林医生坐在旁边,还不至于疼得大喊大叫。
  不过,因为刚刚经历了龙卷风袭击的原因,很多房屋出现问题或者坍塌的居民都选择暂时在旅馆住下,也因此,从这个村子出去到小县城的位置上,所有旅馆无论大小,基本都没空房了。
  林医生把车开到了县城尾端,下车去那家小旅馆继续询问。
  周泽则是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隔着车窗,
  望天。
  这时,从车门那边走过去一个提着菜篮子的老头。
  老头真的很老了,满头白发,留着山羊须,身形也佝偻了下去,但走起路来,却依旧透着一股子的硬朗。
  最重要的是,老头从周泽身边走过时,周泽明显地感觉自己看他的目光像是被刺了一记。
  老头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车里的周泽,有些奇怪,伸手敲了敲玻璃,问道:
  “后生,受灾了?”
  意思是在龙卷风袭击里受伤了?
  周泽点点头。
  “怎么不去医院?”老头好奇地问道。
  “穷。”
  “…………”老头。
  犹豫了一下,老头把手伸进来,检查了一下周泽的伤势,道:“这皮外伤伤得真够均匀的啊,全身上下都有。”
  “嗯。”
  这时,林医生走了回来,她看了一眼站在车窗边的老头,对周泽道:
  “还是没房间。”
  “现在哪里还会有房间哦。”老头摇摇头,道:“算了,到我家去住吧,我家院落大。”
  林医生看向周泽,询问周泽的意见。
  周泽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头会忽然打算帮自己,要知道,这年头身上没个大几千万身家,还真不敢在马路上随便帮人。
  老头家确实很大,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样式,且在周泽下车时,老头帮着林医生一起把周泽搀扶进了一间屋子。
  他的力气,还挺大。
  躺进屋子里,老头说去给周泽弄点中yào就出去了。
  林医生则是坐在周泽身边,她也有些不敢置信居然能在路上就碰到热心肠的人,还把自己二人带回了他家。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林医生感叹道。
  周泽则是看着床旁边墙壁上挂着的相框,里面珍藏着很多勋章和奖状,还有一些合影照片,不出意外的话,老头以前应该是个当兵的。
  “你饿了么?”林医生问道。
  “还好。”周泽摇摇头。
  “姑娘,你会做饭么?”
  老头手里端着yào膏走了进来。
  “会的。”林医生回答道。
  “那你去做饭,我给他贴些膏yào,治外伤效果很好。”
  林医生又看了一眼周泽,显然,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周泽一个人留在屋子里。
  周泽对她点点头,示意她去。
  老头在周泽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床单,道:“不害臊没什么规矩吧?”
  周泽摇摇头。
  “那就把衣服脱喽,算了,我来帮你吧。”
  老头伸手,帮周泽把上衣脱了,看着周泽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势,砸吧砸吧嘴,道:
  “啧啧,当初在战场上,你这样的伤也少见哦。”
  “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