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15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151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同时有一缕缕的黑气开始环绕,而后,周泽将指甲触及到了地上的瓷砖上,黑气也融入了地下。
  但这一次,地上并没有黑色的脚印显现而出,以前这招周泽可是屡试不爽,他没办法跟小萝莉一样玩儿什么元神出窍之类的把戏,
  BIU一下,
  就消失了,
  BIU一下,
  就又回来了。
  但他也有自己的抓鬼方法,但很让人意外的是,这个鬼不光是自己看不见,连脚印也不会显现而出。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泽站起身,他走下了台阶,现在问题陷入了一个结症,根本就找不到那个东西,又谈何去解决?
  然而,就在此时,“哗啦啦”的声音再度响起。
  周泽深吸一口气,拳头紧握,他气了,真的气了,对方这是在挑衅和撩拨自己,这是浑然不把自己这个鬼差放在眼里啊!
  村官再小,它好歹也是个干部不是?
  周老板心里甚至产生出了大不了再瘫痪半个月开个无双把这个装逼犯给抓出来的冲动。
  但周泽又担心自己变成僵尸后依旧对那东西毫无所获,那就意味着自己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将无法再做任何的事情。
  “哗啦啦…………哗啦啦…………”
  声音还在响。
  周泽闭上眼,开始用耳朵静静地去听。
  在左边,左边的声音比较清晰!
  睁开眼,左边是医院大楼入口的位置,周泽直接推开了面前的老道和许清朗向里面冲去。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似乎是故意逗弄周泽一样,当周泽开始向那个方向奔跑时,锁链的声音再度变得急促起来,频率也越来越快,像是那个家伙就在自己前面也在奔跑着一样。
  老道和许清朗只能跟在周泽身后一起跑,虽然他们不知道周泽到底在追什么,但跟着跑就是了。
  其实,周泽也不懂自己在追什么。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在追的,到底是不是一个鬼?
  鬼的话,自己怎么可能看不见?
  会不会是什么山精野怪?
  用了特殊的障眼法,所以让自己看不见?
  但它的身上带着镣铐锁链?
  有了以前面对那只撸管猴子的经验,周泽对精怪一类的存在一直秉持着一种极为慎重的姿态,不管怎样,周老板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傻乎乎地直接上去拼命了。
  声音还在继续地急促,
  不停地在周泽耳边回响,
  周泽……周泽……
  周泽快跑不动了。
  该死的徐乐的身体,身体素质这么差劲!
  殊不知,到底是谁吃饭吃得少就算了,还整天躺沙发上看报纸喝咖啡,没事的时候甚至连书店都懒得走出一步。
  跑着跑着,前面进入了一个死胡同,那是一堵墙比,而在墙壁左侧,则有着一个厕所。
  周泽慢慢地放慢了脚步,
  同样的,
  那锁链摩擦的声音也减慢了,对方应该也是跑到了死胡同,放慢了脚步正在思考该去哪里吧。
  周泽张开双臂,扑了上去,这动作,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傻子在假装有妹子和自己拥抱一样,但这是周泽现在所能选择的最好方法。
  没有丝毫触感,什么都没有,周泽拐入了厕所内。
  医院的厕所环境还是不错的,有专门的人负责清理,地上的瓷砖也是刚拖的。
  这个小厕所里有三个蹲坑隔间,周泽一个一个地过去把门打开,还伸手在里面挥舞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
  该死,
  那东西到底跑哪里去了!
  周泽走到了洗脸池前,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开始大口地喘息。
  “卧槽,老板…………你这么急着跑,就是为了上厕所么?”
  老道此时也跑到了卫生间门口,双手叉着腰大口地喘息着。
  紧接着,老道还拿出了半包面纸,递给周泽:“要用么?”
  周泽没有回答,继续冲着脸。
  “那贫道我先方便一下。”
  老道先摸了摸裤裆,掏出一张符纸先贴在了洗脸池的镜子上,然后走到小便池那里,解开了裤腰带开始放水。
  也不知道他裤裆里藏符纸的习惯是怎么来的,按照许清朗调侃的说法就是老道以前大保健时碰到差点被女鬼吸了阳气,这裤裆藏符纸是最后一道防线,以防万一的。
  周泽用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走到了卫生间门口,等老道方便好出来。
  “到底怎么了?”许清朗站在门口问道。
  “我不知…………”
  周泽一边回答一边再次看向了卫生间,
  因为和洗脸池的镜子拉开了距离,
  镜子里的自己也一下子被放小了但也倒映得更全面了,
  下一刻,
  周泽愣住了,
  在贴着老道符纸的镜子里,
  他清楚地看见,
  在自己双脚位置,
  缠绕着一条已经生锈的锁链,
  很长,
  很粗……
  
第两百零六章 我们,都一样
  
  医院前面的花圃台阶上,周泽默默地坐在那里,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脚面。
  其实,
  这个时候你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甚至连触摸都没办法触摸到,但是之前镜子里的画面,早已说明了一切。
  这条锁链,就套在自己脚踝上,而自己之前所间接xìng听到的声音,其实就是自己的走动所牵引出来的声响。
  但也有一点让周泽很不明白,那就是昨晚在看守所里时,自己明明是先听到外面过道有声音的,这至少证明当时这条锁链,并不是在自己脚上。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就是锁链声音忽然出现在自己四周时的那短短片刻,有人,或者叫有一个东西,把这锁链给捆绑到自己脚上去了。
  而自己,则是毫无察觉,甚至如果不是老道嘘嘘时顺手把裤裆里的符纸先贴放在了镜子上,自己很可能就压根意识不到自己之前还在拼命奔跑查找的锁链,
  就在自个儿的身上!
  重新打车,回到了书店,周泽在吧台后坐了下来。
  他现在没有心思洗个澡然后喊白莺莺上楼回房间陪自己睡觉,
  也没心思去鼓捣什么彼岸花汁水,
  更没心思看报纸喝咖啡晒太阳,
  他时不时地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面,
  然后再时不时地抬起头,
  望天。
  总之,很是惆怅。
  老道给白莺莺讲述了关于那条锁链的事儿,白莺莺听了之后,也是惊讶莫名。
  而且,因为老板的沉默,也导致书店里大家都很沉默。
  书店的门被老道先锁上了,这个时候再有什么客人进来也不方便,至于鬼魂的话,反正门开着和关着对想进来的鬼魂也没啥区别。
  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猴子拿了一把花生米,老道看着那边还在低着头的老板,他忽然有点想笑。
  这一幕,
  有点像是皇帝的新衣一样。
  老板说他脚上有一条锁链,
  看不见,
  摸不着,
  岂不是皇帝的新衣翻版么?
  回到书店后,周泽把符纸从老道那里要了过来,找了面镜子,就放在自己的前面地上,镜子里这正好倒映出周泽的这双脚。
  同时也显露出了一条生锈的锁链,
  他存在,
  真真切切的存在,
  无可置疑的存在。
  老道一开始也凑过来看了看,许清朗、白莺莺他们也凑过来观摩了一下,像是在打量一件新奇的玩意儿。
  至少目前来看,这条锁链似乎也没其他的危害,除了让你不爽。
  但作为当事人的周老板,却不会这么想,他不希望自己的这双脚要戴着镣铐,哪怕接触不到平时也看不见,但在心里是有一个疙瘩的。
  而且看看贴着符纸的镜子里所倒映出来的画面,那肮脏的铁锈,令人头皮发麻的坑洼,对于有洁癖的周老板来说,更为难以接受。
  讲真,
  如果这锁链是用纯金或者纯银再或者用一种新潮一点的反设计风格,可能周老板心里还能舒服一些,至少没现如芒刺在背。
  “老板,会不会是因为你被认定是犯罪分子,所以你的脚上就出现了镣铐?
  还记得当初的那位戴着‘人面兽心’高帽子的自杀老师么?
  他的帽子你也弄不下来。”
  白莺莺猜测道。
  许清朗在旁边点点头,似乎也的确是有这个啊。
  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不可能的,不是的。”
  周泽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那位老师的事情是当时在网上发酵得很厉害,群情汹涌,我这次只是一些警察怀疑我而已,体量上根本没办法对比,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
  是的,因为周泽还可以确认,这个锁链一开始并不是在自己的身上,它曾经由远及近。
  老道凑过来指了指周泽面前的小镜子,道:“老板,说心里话,我觉得你这个铁链挺帅的,想想啊,你开无双时,那个样子…………”
  说着,老道还双臂下垂,表情呆滞,像是一头丧尸一样摇摇晃晃了几下,而后再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面,道:
  “如果这个时候脚下再多一条铁链,这真是像极了以前游戏机房里的拳皇格斗的疯八神。”
  说着老道和双臂撑起来,
  做出了一个bào能量的动作,
  随即像是童心未泯又像是真的沉浸到以前在游戏机房打街机的氛围,手臂来回地挥舞,嘴里念叨着:
  “晦涩…………晦涩…………晦涩…………”
  周泽侧过脸,看着旁边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老道,同时开口道:
  “老道,书店地板…………”
  “啊,死侍刚刚打扫过了。”老道马上接话道,自从有了死侍之后,老道的工作就轻松多了。
  “哦。”
  周泽点点头,继续道:
  “通城不是在申创卫生城市么,你去把我们书店门口的街道给清理一下吧,这也是我们市民应该做的。”
  “…………”老道。
  见周泽一直在盯着自己,不像是在开玩笑,老道只能一脸苦涩地拿起扫帚和拖把走出了书店打扫卫生去了。
  白莺莺蹲在周泽旁边,一双手在周泽小腿上来回按摩着,嘟了嘟嘴,问道:“老板,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是有人栽赃陷害?”
  “我不清楚,我现在自己也是有些一头雾水,所以我决定先回看守所再看看。”
  说着,周泽拿出了昨晚张燕丰给自己的名片,按照上面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对面传来了一道很低沉的声音:
  “喂,哪位?”
  “昨天进看守所的那个。”周泽回答道。
  “想聊什么?”
  “我今天还想进去,可以么?”
  “你愿意坦白你的罪行?”
  “我没有罪行。”周泽重复道。
  “呵。”
  周泽耐着xìng子,道:“实话说吧,我是一个作家,昨晚在看守所待着让我觉得自己很有灵感,我希望…………”
  “嘟嘟嘟………………”
  对面挂断了电话。
  周老板对着手机看了看,忽然感到一种茫然。
  再看看外面在“哼哧哼哧”打扫街道的老道,竟然有一种报应来得这么快的感觉。
  周泽只能再拨打电话回去,对方又接了电话,只不过这次电话那头没有先说话。
  “我想回看守所,我有我的理由,虽然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不…………”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声响,
  熟悉的声响,
  但因为隔着电话传来的,所以那声音有一点点的失真,但周泽可以确定的是,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
  “你继续说啊。”张燕丰像是点了一根烟,见周泽不说话了,催促了一声。
  “你最近有没有失眠多梦,体虚发汗,腰腿疼痛这类的?”
  “呵。”
  对面似乎又准备挂电话了。
  “你有没有梦见自己脚上有镣铐。”周泽问道。
  对方愣住了,
  没有挂电话,
  似乎这句话戳中了对方的某个心结,
  少顷,
  电话那头传来了回应:
  “你来局里找我,我在办公室。”
  ………………
  周泽出现在张燕丰办公室里时,已经是晚上了,张燕丰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吃着从食堂打来的饭菜,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看着面前的卷宗。
  当周泽进来时,他把饭菜和卷宗先推开到一边,看着周泽。
  “我想听听关于脚链的事情。”
  “我觉得在这个环境下,在这个地方,而你又穿着警服的时候,和你说这种封建迷信的事情有点不合适。”
  “可以,我下班了。”
  一刻钟后,换了便服的张燕丰和周泽一起走出了警局,两个人走到了警局斜对面的一个小公园里,找了条长椅,坐了下来。
  “你现在可以不把我当作一个警察,就当作一个普通人,我们来聊聊天。”张燕丰还主动递给了周泽一根烟。
  二人的关系转变得很快,
  在之前,
  周泽在铁栏杆里头,他在外头,
  而现在,
  大家似乎都变成了朋友,
  “狱友”嘛。
  周泽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上面还贴着老道的符纸,然后把镜子放在了张燕丰的脚面上。
  公园里的路灯光线不是很好,有点昏暗,
  但依旧能够勉强看见镜子里的画面,
  在张燕丰的脚上,
  也套着一条镣铐,只不过这条镣铐没自己的粗,也没自己的长。
  还是自己的更粗更长啊。
  这情感倾向怎么怪怪的?
  “看见了?”周泽看向张燕丰。
  张燕丰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见到它,以前,只是经常在梦里梦见自己脚上有一条脚链,二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