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23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233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如果大家都是穿休闲服在小区里遛狗的话,被评价一声“郎才女貌”,那还说得过去,毕竟徐乐的皮囊也不差。
  当初林院长爹妈看上徐乐这个上门女婿,一是因为他父母双亡,
  二是因为xìng格懦弱,
  三则是最重要的一点,他长得挺帅气。
  但现在,一个事业冉冉升起的都市女强人身边,
  站着一个开个只会赔钱的书店的软饭男,
  再来一句“郎才女貌”,
  就显得有些讽刺了。
  “一起吃饭吧?”林院长邀请周泽。
  安律师耸耸肩,有些失望道:
  “看来我失去了和美女一起共进晚餐的机会。”
  周泽没拒绝,他坐上了副驾驶位置,对着书店门口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望夫石喊了一声:
  “出去谈一下工作。”
  当然,
  两个望夫石自动忽略了这句话,
  而是一起用鼻音哼了一声,
  “呵,
  男人。”
  ………………
  晚餐选择开发区的一家高档餐馆,店里的菜式还可以,不算很惊艳,装修也还可以,但也没多少特色。
  或许,
  唯一有特色的就是这里的服务员,女生穿制服短裙,像是刚下班的女白领甚至是学生,每次端菜上来时,都显得很恭敬,服务态度是满分的。
  这个地方是安律师选的,他特意挑的这家。
  林院长吃到一半放下筷子,歉然地说了一声自己去一趟卫生间就离座了。
  而这位安律师则是对周泽眨眨眼,一边用餐巾擦拭着嘴角一边指了指面前的菜肴问道:
  “味道如何?”
  “还可以。”周泽回答道。
  其实,周泽一直在观察着他,一开始只是出于一种对靠近自己“母猩猩”的异xìng的一种审视本能,
  转而,
  变成了一种好奇。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男人,一举一动都在诠释着这一切。
  哪怕两世为人的周老板也做不到这一点,一是年龄方面,二则是周老板一直没过过大富豪的生活。
  有些东西,是能够后天超越的,但有些东西,只能靠钱去砸。
  “徐先生最近生意好么?”安律师问道。
  “还可以,刚做了两单不错的生意。”
  “难道指的是卖出去两本书?”
  安律师说完自己都笑了,然后又指了指面前的菜肴,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卡从从桌上划给了周泽。
  “我知道徐先生在担心什么,放心,我绝无此意。
  还有,
  如果徐先生您觉得这桌菜不符合口味没吃得尽兴的话,
  可以拿着这张卡继续点菜,
  不过,
  不能陪着您妻子一起过来。”
  “点菜?”
  “对,在这里吃饭的,吃的不是这里的菜,而是这里端菜上来的服务生,菜单的最后一一页标注着菜肴,是她们的价格,男的女的都有。
  我已经挑选好我今晚的菜了,现在天色也快黑了,我先告辞,上去休息了,替我向林院长致歉。”
  说着,
  安律师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打了一个响指,
  刚刚端着一道特色菜上来的女服务生马上过来帮安律师提着公文包,二人直接进了电梯。
  安律师还对周泽眨眨眼,
  搂着身边的女孩亲了亲。
  周泽手里把玩着这张银卡,
  “他人呢?”
  林院长的声音自后面传来。
  周泽手指猛地一缩,银卡收入了自己的衣袖里,
  呵,
  男人。
  “他说他有点累了,先回家休息了,不打扰我们了。”
  “行,我们一起走走散散步。”
  …………
  凌晨三点多,
  房间里的皮ròu撞击声终于停止了下来,
  人们都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亲爱的,你太厉害了,我都快晕过去了。”
  安律师笑了笑,
  这话像是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颁发的小红花一样,
  无论价值高低,
  应景就好。
  紧接着,
  安律师又取来一个巧克力味带凸粒的杰士邦,
  撕开了包装。
  “您就不累不想睡觉休息么?”
  女人有些愕然地问道,
  哪怕是吃yào了,也没这么猛的啊。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眼里慢慢地开始密布起血丝,沉声道:
  “当然想睡觉,
  如果,
  我还能睡得着的话。
  呵呵,
  谁让我身边躺着的人这么有吸引力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保护伞!
  
  早上醒来,女孩只觉得自己身下撕裂般的疼痛,那个男人不知疲倦地疯了整个晚上,等天亮时他才洗了澡离开。
  “禽兽不如…………”
  女孩叫骂着,
  她在后半夜就几乎晕过去了。
  等她慢慢地坐起来,扭头看见床头柜上那一叠厚厚的小费时,她脸上原本的怒气忽然就消失了,甚至还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要知道,
  菜钱在饭店时就付了的,
  所以这些都是额外给的小费,这个不需要和饭店分成,饭店也默认的。
  “真是禽兽呢……”
  …………
  “小丁,你晚了一刻钟。”
  安律师指着自己的金表说道。
  “对不起,律师,高架上发生了一起车祸,导致整个高架堵在那里了。”
  司机解释道。
  “哦,好,那你可以昨天晚上就开始在这里给我等着。”
  安律师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示意自己的司机出来,
  “自己去会计那里支下个月的工资,然后你可以在我面前圆润地离开了。”
  “不……这……”司机显然有些难以接受。
  要知道这家公司的薪水很是丰厚,而且福利保障也很好,他不愿意失去这份工作。
  “老板,下次不会了。”
  “下次?对不起,你没有下次了,真该把你这种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丢地狱里去看看,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人活着能够呼吸每一口空气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一件事!
  现在,
  now,
  给我下车!”
  司机下了车,
  安律师自己坐进去,发动了车子,将墨镜丢在了对方脚下,而后绝尘而去。
  一边双手握着方向盘他一边看着手表上的指针,
  “该死!”他叫骂着。
  ………………
  “请注意时间。”
  狱警指了指上面挂着的电子钟说道。
  “好的,我明白。”
  安律师对狱警笑了笑,然后走入了探监室。
  通城是一座安逸的城市,也因此,这座监狱在规模上真的算不上大,一些地方,其实也显得有些宽松,至少,没有那种肃杀的氛围。
  安律师在玻璃窗前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了桌面上,从里面取出了厚厚的一沓文件。
  环视四周,
  他深呼吸了两次,
  人们常说蓉城是一座安逸悠闲的城市,
  但那只是外界对它的以讹传讹,
  看看蓉城现在挤进去的城市人口以及成天堵车的街道吧,
  再看看那一个个小区里塞得满满当当直追香港当年“蜂窝煤”的居住密度,
  悠闲的城市,
  真是见了鬼的悠闲。
  倒是这通城,虽然处于长三角经济发达区域,但是真的悠闲,悠闲到前阵子居然有一个dú、、贩在法院候审时“越狱”成功了,
  足以可见通城这座城市比蓉城安逸得多得多。
  对面的铁门被打开了,
  安律师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思绪,老实说,他还是有点想家了,但为了这几单在半年前就预定好的生意,他才特意在通城重新起一个公司做筹划。
  对方是一个瘦高中年男子,他慢悠悠地在安律师面前坐了下来。
  目光,
  有些yīn沉。
  安律师打了个响指,拿起话筒,对着话筒“喂,喂,喂……”
  对方目光更yīn沉了。
  “能听见么?”安律师指了指话筒。
  对方默默地拿起话筒,道:
  “不用话筒我们也能听得见。”
  “不,我挺喜欢这种仪式感的,铁窗,玻璃,电话,
  外加墙壁上刷着的红字‘好好改造,回报社会’,
  这种仪式感,
  是一种美。”
  “你是美了,但你事先没告诉我,居然让我附身进一个囚犯的身上!”
  对方手里紧握着话筒,咬牙切齿道。
  原本平静的面容,在此时显得有些狰狞。
  “请你控制住你的情绪,我帮你遮掩了气息,但你情绪如果失控的话,鬼差的鬼差证就能锁定你的气息。
  然后,
  你就GG了。”
  安律师摊摊手,
  “这里的狱警可比鬼差可爱多了,你觉得呢?”
  “鬼差而已。”对方显得不是很在乎。
  “呼…………你知道么,就在昨天,有两个和你一起逃出来的恶鬼已经被抓了,而且都是直接送回去了。”
  闻言,
  对方身体猛地一颤,
  显然,
  回去,
  这两个字,
  对于他来说有着一种莫大的恐惧感。
  “通城这地界儿这一年来有点邪xìng,昨晚我还意外地和当地的这位鬼差大人吃了饭。”
  “你居然会以和鬼差吃饭为荣?”
  “不不不,你不理解,那个家伙,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
  “我看面相观察的,他的妻子居然还是个处!!!”
  “…………”男子。“你特么在逗我?”
  “啧啧啧。”安律师耸耸肩,“抱歉,除此之外,我没能再发现哪怕一点他不简单的地方,但我觉得这才是他真正不简单之处。”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
  “这不是废话,而是警告,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让我的客户附身在监狱里么,因为我也需要做调查评估,看看我客户的脑子到底有没有在地狱里被折磨成智障!
  如果是那种疯狗一样,
  一出来就像是长生发财享受想吸一口的那种二逼,
  我才懒得搭理他们。
  还有,
  我再说一遍,如果这里是常州或者是苏州,都无所谓,但在通城,你得给我老实点,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那家伙,不好惹。”
  对方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我能理解你的运营方式,我甚至能够理解你引导我附身在监狱囚犯让我不能获得自由这件事。
  但我不能容忍的是,
  为什么我附身的这个是个强、、、、jiān、、、、犯!
  你知不知道这个角色在监狱里很没地位,而且还要被里头其他犯人每天都欺负?
  我还不能使用能力怕气息外泄,还得忍着受着!”
  “哪怕那些犯人把你后门给开发了无数次,玩几遍血中旱道行,
  比起地狱里的那些刑罚来说,
  这能称得上是享受了吧?
  还有,谁叫这货刚准备死呢,
  他不死我也没位置给你腾啊。”
  “你要不要来试试?”
  “我们言归正传吧,我需要你再在这里住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我需要对你重新做一个评估,以决定我们的商务合作能否进入到下一步,你必须在这一周里,给我好好地表现。
  好好改造,
  重新做人,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等通过我的评估之后,这家伙的刑期也快结束了,我会给你安排打点出来,然后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我知道了。”
  “嗯,现在我们合作已经进入到第二阶段了,所以第二阶段的钱得先打给我。”
  “事情还没结束!”
  “没钱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结束,你可以回牢里再面对那些狱友,或者你可以试着用自己的能力给自己出气,然后我倒是希望看看那位通城鬼差是如何修理你的。”
  “我给。”
  “这才对嘛,来,在这里按个指印。”
  说着,
  安律师把一纸合同贴在了玻璃上。
  对方隔着玻璃在下方按了一下。
  纸张上什么都没有,
  但,
  会有的,
  因为留在上面,不是指纹,
  而是灵魂印记。
  “生活不易啊,这年头,哪行都不好赚。”
  安律师打了个呵欠,一边收着东西一边随便地问道:
  “监狱里有什么新鲜事儿么?”
  “那位狱中作家又出书了,他因此获得了两次减刑了。”
  “呵呵。”
  “看那家伙就觉得很不舒服,自视清高,像是地狱里的那些每天都来记录受刑次数的文吏。”
  “啪!”
  安律师双手忽然间猛地按在了玻璃上,
  脸几乎要贴了过来,
  有些扭曲道:
  “妈的,你敢碰他的话,就轮不到当地的这个鬼差朋友了,老子亲自进监狱弄死你!
  不,
  我会亲自为民除害,
  把你这个混蛋给送回地狱去!”
  “怎么…………”
  “打消掉你刚才的念头,否则,你自己想死别拖累我跟着一起倒霉!”
  安律师重新坐回了椅子,
  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囚犯,
  “没事做多看看书,看看人家的书,看看人家思想觉悟多高,也可以跟着喊喊口号,喊口号又不要钱,不喊白不喊。”
  “我懂了。”
  “如果你能在监狱里自然地生活下去,这也就意味着你出去之后融入社会后,也能照常生活而不会给我添麻烦,懂么?”
  “懂了。”
  “好了,我晚上还得去一趟常州,那里还有一个客户等着我,我们下周见。”
  安律师站起身,走出了探监室。
  地狱每隔两三年都会有一场bào dòng,
  大部分恶鬼就像是《西游记》里没背景的妖怪一样,下场只能是被孙悟空一棒子打死。
  而有背景的妖怪孙悟空不敢杀,反而会被自己身后的保护伞给带走,孙悟空也只能挥手喊一声“您走好”。
  他其实就是这种保护伞之一,
  不过,
  他看的是对方身家。
  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