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28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288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白莺莺手腕稍微发力,女人疼得想要大叫,但脖子被白莺莺给掐着,喊不出来。
  一直在周泽面前“嘤嘤嘤”的女僵尸,
  在外面做事时,可绝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脾气。
  为了节约时间,直入主题,先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往往是最省事的,周泽又不是警察,做事当然可以无拘一点。
  “昨天下午,他是不是来找过你?”周泽问道。
  女人这下子老实了,她也算是红尘中历练过的人了,这俩人,从行事作风上来看,根本就不是警察。
  正因为她察觉到对方不是警察,所以她才更怕。
  “他是来找过我,但该说的,我都和警察说过了啊,这个挨千刀的,你知道么,我本来还念着他的好,他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活儿很不错,
  比那些二十几岁的年轻银qiāng蜡头都厉害多了,而且还懂情趣,会体贴人,知道先调一调,不会直接脱裤子……”
  白莺莺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
  这些东西,
  在《女仆的自我修养》里可没有啊。
  周泽则是抬起手:“这个不用详解。”
  人家还想听嘛;
  白莺莺在心里喊着。
  “哦,好的。”女人嗫嚅了一下嘴唇,继续道:“谁知道那个杀千刀的,居然在我这里完事儿后,就跑上去杀人,害我也被警察调查,差点,差点我也都进去了,你说说,我这个行当,经得起查么?”
  “他那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周泽问道。
  “异常?”女人摇摇头,“我没感觉啊,和往常一样持久啊,不过第二次完事儿后,付账时他说他手机落楼上那个人家了,他上去是拿手机的,结果人一去就没回来了。
  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呢,按理说他不是个小气的人,也不会黑我们这些苦命人的血汗钱,而且,我都说了不用给了,但他说一定要给怎么就没音讯了呢?
  然后,
  警察就来了。”
  “他走了之后,就没再回来了,是么?”周泽问道。
  “没回来了啊,后来警察来了,把他抓走了,说他杀人了,杀的,还是住在楼上的那个老头。
  我都纳闷了,俩老头吵个架怎么还能动刀动qiāng的下杀手,真把自己当年轻气盛的娃娃么?”
  “没其他的么?我说的是,他是来过你这里两次,这两次之间,有没有什么变化?”
  “您是男人,应该懂的,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会持久。”
  “…………”周泽。
  “哦,说起变化,是有一个的。”女人忽然想到了什么,沉吟了一下,继续道:“我记得他每次来,脱裤子时,都会拿出一张符。”
  周泽的眼神猛地变得锐利起来,
  老道的符纸!
  “他说这是他的门道,还跟我吹嘘过这符纸有多厉害,每次他来,脱裤子时,都会把符纸拿出来,还往我身上贴一下。”
  周泽摇摇头,
  这是上次老道在会所被那只白狐yīn了一下之后的自卫模式了,
  拿符纸贴一下,
  当最后一道防线,
  别再yīn沟里翻船了。
  得亏了这货,
  上车时还去验证一下车牌是不是套牌车。
  “但第二次时,他脱裤子时,没有符纸了,我还问他来着,他说他留在上面了,然后我们就开始第二次了。”
  周泽猛地站起身,
  符纸,
  问题的关键找到了,
  那就是,
  老道在两次之间,
  他把符纸,
  用到哪里去了!
  
第三百九十三章 诅咒
  
  “调查结果出来了没有?”
  安律师坐在车内,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语音出去。
  这是为了行动联系方便所建立的微信群,书屋众人参与这次活动的外加那三个从外地赶回来的鬼差,都在这个微信群里。
  群名叫:
  “xìng感老道在线发牌……”
  很快,郑强回了一条消息:“快了。”
  安律师把座椅放下来,让自己躺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哪怕是现在,他再想起进入的那个画面中满天花板的眼睛时,仍然有些心里发慌。
  如果是以往,他肯定不会再继续调查这件事,因为这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危机。
  别看安律师黑白两道都混过,说起来多么多么牛叉,但如果事事逞强的话,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个诅咒,的确厉害得很,而且看其状态,一天花板只有几只眼睛半睁着,明显还处于长眠的状态,并未完全苏醒。
  如果自己的调查继续刺激撩拨它,等那东西彻底苏醒起来,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但既然周泽执意要调查下去,给自己手底下员工查明真相,
  安律师也没办法说个“不”字,
  换言之,
  他自己现在也是周泽的员工,你阻止老板去救自己的员工,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老板日后遇到事情后再放弃你?
  心思流转间,微信群里再度来了消息,
  “那个死者的资料我都调查出来了,现在传到群里来。”
  郑强和刘楚宇负责去专门调查死者老头的讯息,
  因为老道不可能杀人,
  而那个人又死了,
  所以,
  那个人的死因肯定另有缘由。
  获取那个老头的情报资料,也是一件很关键的事情。
  因为如果有东西想要针对书屋的话,
  你可以说它为了谨慎起见,没直接对周泽下手,但它有必要谨小慎微到先拿老道下手么?
  这就像是两国jiāo战,
  其中一个国家派出了优秀的刺客,
  特意去刺杀对方国家城门口的守门大爷……
  当然,想要快速调查一个人的生平资料,哪怕是警察,也很难做到,这玩意儿不是坐在电脑前敲个键盘搜索一下就能查到的,户口资料才几个字?
  少不得走访甚至是如果对方不配合再用点特殊的手段,这种事,让两个有特殊能力的鬼差去做,倒是很方便。
  安律师在群里艾特了一下老张,
  老张回了一个“OK”的表情。
  随后,
  安律师侧身向车窗外看了看,对面就是警局。
  …………
  “嗖!”
  “嗖!”
  “嗖!”
  三根银针飞了出去,刺中了三名执勤的看守所警员,三个人一起昏睡了下去。
  一时间,
  看守所入口处多了三个沉睡的毛利小五郎。
  月牙放下了手中剩下的银针,对着老张拍了拍手,道:
  “解决了,他们得睡半个小时。”
  老张点点头,虽说这种偷偷潜入看守所的感觉有点奇怪,但在这个时候,他肯定不能去计较个人的道德洁癖了。
  他已经被专案组驱逐了出去,不允许再chā手这件案子;
  原因是带外界人士参与调查,这是违反纪律的事情,不过倒是没人去怀疑自己这个刚刚立了卧底功劳生死一线归来的警界英雄会有什么问题。
  把三个同僚给挪动到椅子上坐着,好让他们睡得更舒服一点。
  至于这里的监控,在来之前老张就动过了手脚,
  所以说,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张燕丰这会儿有点在演警匪片里大反派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但他还是马上找到自己要找的人,打开了门,伸脚轻轻地踹了一下躺在凉席上正在熟睡的老头。
  老头就是那个十六年前的杀人犯,
  因为还有后续的调查没有结束,也没有被法院宣判,所以,老头还暂时被关押在警局内的看守所里。
  等判刑之后,才会被移送到监狱里去,等待他的,就是qiāng毙。
  这老头也有点意思,十恶不赦恶贯满盈一点都不夸张,但他对死,却没什么畏惧,当初如果不是自家老板伸手,他早就跳楼自杀了。
  然而,
  往往这种人,才最可怕。
  老头揉了揉眼睛,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面前的人,随即无奈道:
  “我都说了,那多出来的尸体,不是我埋的,也和我没关系,我倒是希望是我杀的,但真的不是我。
  好了,
  让我睡觉,
  年纪大了,
  睡得本来就不踏实。”
  张燕丰把老头提起来,
  对付这个人渣,哪怕老张是个好警察,但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想要问问你。”
  “好好,我说我说,你放开我,放开我。”
  张燕丰松开手,
  手机调取出了一张照片,
  放在了老头面前,
  问道:
  “他,你认识么?”
  “嗯?”
  老头把脸凑近了过来,仔细地看了看,疑惑道:“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
  “我调查过了这个家伙的以前,发现他曾经是纺织厂的退休工人,就是你家后面原本还在的那个纺织厂。”
  “哦!!!”老头马上惊呼,“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他啊,老刘头!”
  “果然认识。”
  “认识,当然认识了。
  哈哈哈,
  我之前不是和你们说过么,
  我在那里丢人ròu,
  有个家伙傻乎乎地捡了回来,以为占到了大便宜,
  吃得满嘴是油还特意跑来找我炫耀,
  经常和我下棋的那个,
  老刘头!”
  听到这句话,
  老张眼里马上闪现出一抹精光,
  一把攥住了老头的衣领,
  沉声道:
  “你说他,吃过人ròu?”
  …………
  老道迷迷糊糊地靠在那里,不停地流着口水。
  月牙懒得去找钥匙了,直接拿银针打开了锁,走了进来。
  看守所里被关押的人肯定不止这俩个,
  但那个老头是杀人犯,
  眼前的老道也被怀疑是身上背着十多条人命的刽子手,
  享受个独立“大床房”的待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老道,醒醒,老道醒醒!”
  月牙伸手推了推老道,
  老道睁开眼,
  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还认得我么?”月牙指着自己问道。
  “老板新收的……狗腿子……”
  “…………”月牙。
  这时候,
  月牙心里忽然升腾起了一种冲动,
  那就是直接把面前的这老货给用针刺死算了。
  但她还是按压住自己内心的火气,继续问道:
  “老板让我来问你个事情,你一直放在裤裆里的符纸,在昨天,用在哪里了?”
  老道浑浑噩噩地摇晃着上半身,
  “什么东西…………”
  “符纸,你的符纸,你一直藏在裤裆里的那个。”月牙提醒道。
  “我杀了人……我吃了人……我杀了人……我也吃了人……我有罪……我有罪……我真的有罪…………”
  老道开始麻木地回答起来,
  原本就不清澈的眼眸在此时变得更加混沌。
  “嘶……”
  月牙舔了舔嘴唇,干脆用一根银针刺入了老道的胸口,随即一搅。
  这是刺穴,不致死,但能够让人产生巨大的痛苦。
  但老道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摇晃着身子,流着口水。
  仿佛,
  根本就察觉不到痛。
  这下子,
  月牙也没办法了。
  拿出手机,月牙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问不出来,而且,我感觉他的状况好像比之前你们所叙述的,更严重了。”
  “那是诅咒开始扩散了,到最后,会慢慢地侵吞他的心智,抹去他原本的思维。
  所以,
  我们现在担心的,不应该是他是否背锅会不会上刑场qiāng毙这件事,
  而是如果不抓紧时间快一点的话,
  他哪怕ròu体还没死,但灵魂,早就被玷污了。
  这还是他人在警局,有阳间司法气息压制的结果。”
  安律师在群里发着消息。
  …………
  “老板,群里说了,老道的状况很不好,越来越严重了。”
  白莺莺在旁边拿着手机对周泽道。
  他们二人已经进入了案发现场,警察已经设置了封锁线,还贴了封条,不过还是被周泽直接撕开进来了。
  有价值的物证都被警方取走了,甚至包括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原本就很空旷的屋子,现在是更加的空旷。
  “冰柜也不在了。”
  周泽抿了抿嘴唇。
  这还,
  怎么找?
  老道,
  他到底会把符纸用到哪里去?
  “告诉老张,让他想办法和月牙再去物证室再找一下。”周泽说道。
  “好的,老板。”
  白莺莺马上回消息。
  等消息回过去之后,白莺莺看向周泽,问道:“老板,我们现在去哪里?”
  “等我上个厕所,然后我们去和老安他们汇合。”
  周泽说着,
  走入了卫生间,
  好在,
  警察没有把马桶给搬走。
  忽然间,
  周泽愣在了那里,
  他记得笔录上写着,老道那晚自述说他喝了不少酒,那个楼下的女人也说过,老道第二次来找她时,身上满是酒气。
  一个半醉的老道,
  站在马桶前,
  从裤裆里掏出那活儿准备放水的时候,
  会不会顺手掏出了符纸?
  然后,
  他会把符纸,
  放在……
  “嗯?莺莺,你做什么?”
  周泽愣了一下,
  看见白莺莺正蹲在自己面前帮他解着皮带。
  “嘤嘤嘤,
  没事,老板,你想你的事情,
  剩下的,
  莺莺帮你解决。”
  “…………”周泽。
  
第三百九十四章 暴走的嘤嘤!
  
  “莺莺。”
  “嗯?”
  “撒开手。”
  “哦,老板。”
  莺莺嘟着嘴,站起身,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
  “谁教你这个的,是林可?”
  那个死萝莉,到底在教我家莺莺什么东西。
  “不是,是书上这么说的。”
  周泽一时语塞,
  忽然想到莺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