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31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312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伙伴们去啦,小伙伴们,可想家了呢,想自己的爸爸妈妈,更想自己的亲弟弟了呢。”
  朱胜男对着两道黑影挥挥手,
  而后,
  转身离开。
  那些厉鬼们自然也是跟着她一起离开,一切的一切,显得很是井然有序。
  “不准走!”
  安律师一见自己身边的厉鬼忽然消失了,马上冲了过去,安律师不是通城的鬼差,但他把自己能否起复,自己的未来都压在了周泽身上。
  若是通城因为厉鬼引发了大乱子,周泽也得完蛋,他的希望也就完蛋了,所以,在这种事情上,他的责任心还是很强的。
  但第二个出现的黑影直接一个侧身,飞速地拦截住了安律师。
  “yīn司有序,亡法无情,镇!”
  安律师的左手向前一探,打算先把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黑影给镇压了再说。
  白色的封印直接席卷向了对方。
  但拦住安律师的黑影却忽然发出了一声低喝:
  “yīn司有序,亡法无情,赦!”
  白色的封印直接消散。
  安律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周泽也是一愣,
  那货刚刚喊的什么来着?
  此时,周泽身后的那道黑影也忽然开口道:
  “yīn司有序,亡法无情,束!”
  一道道黑色的yīn影开始向周泽围绕而来。
  小萝莉的舌头及时赶到,像是一条硕大的皮鞭,狠狠地鞭挞在了yīn影身上,将yīn影阻隔住了。
  “老安,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鬼?”周泽喊道。
  安律师也是莫名其妙。
  “是不是你家亲戚啊?”
  周泽又喊道。
  不过,仅仅是这么耽搁一会儿,
  当周泽向那边看去时,却发现朱胜男的身影竟然已经消失了。
  糟了!
  ………………
  夜幕,
  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
  街面上的行人也没白天多了,昏黄的路灯不时地在轻微闪动着,许是电压不够稳定吧。
  马路上,
  一个小女孩慢慢地往前走着。
  她真的只是一个人在走,
  因为没人能看见,
  在她身后,
  跟着一群ròu眼无法看见的女童。
  她们,像是幼儿园的学生放学时排着队回家,却很安静,甚至是,死寂。
  “你刚最后一把不去添包,我们就能进圈了,进圈了就是二打一啊!”
  “放屁,那个最后活下来的绝壁是个挂逼,进不进圈都一样。”
  俩染着杀马特发型的年轻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路对面走来。
  “哟,小姑娘,一个人啊。”
  其中一个弯下腰,看着朱胜男,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身边,
  有近百个他看不见的女童,在此时一起抬起头,在盯着他,而且,
  集体面带微笑!
  朱胜男抬起头,看着这个黄色杀马特,
  她的表情,
  很呆萌,
  很柔弱。
  “这一带小偷多,不安全的,你家在旁边么?”
  “昂。”
  朱胜男点点头。
  “那就快点回去啊,别一个在外面乱逛。”
  黄色杀马特伸手在朱胜男头上摸了摸,再次嘱咐道:“快点回家。”
  “昂。”
  说完,黄色杀马特和他的朋友紫色杀马特就这样走了。
  上百个ròu眼看不见的女童一直注视着他们二人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马路的拐角处,
  略显,
  遗憾。
  “嘿,我还以为你对那个女娃娃有兴趣呢。”紫色杀马特调侃道。
  “去你妈的,老子对你妈有兴趣也不会对一个小女孩有兴趣,我还没那么禽兽。
  人小姑娘这么可爱,大晚上地一个人溜达本来就不安全。”
  “行行行,你是好人,你是好人。”
  “好个屁,要是个大一点的妞儿大晚上被撞见了,老子早上去撩了;
  走吧走吧,回厂里早点睡吧,明儿还得上工。”
  “这就回厂子了?不是说好我请你上网你请我撸串的么?”
  “请毛线啊,老子没钱了。记着记着,下次再请你。”
  “你怎么老这样啊,昨儿个刚发的工资没钱了?”
  “钱我打家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妹子马上要去大学报道了,
  把钱打给她让她也买个苹果手机用着,
  怕她在宿舍里被人看不起。”
  
第四百二十六章 姐姐和弟弟
  
  “唉。”
  小区门卫室里的保安老董打了一个呵欠,
  平时他都是值夜班的,本来早就习惯的事儿,
  因为自家儿子的新房这阵子在装修,儿子和儿媳fù上班忙,他白天自然得去盯着一点儿,这无疑就压缩了他原本的休息时间,弄得晚上值班时当真是困得很。
  但他又不能真的睡着,这里的监控可都开着,若是让上面知道自己值夜班时睡着了,这份工作可就很难保住了。
  强行撑着眼皮,
  老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看见一个女童从门口走来。
  女童走到安全门前时,安全门自动打开了。
  安全门是需要住户持卡刷门进出的,如果是外来人员想进来,是需要到老董这里来做登记老董才会开门的。
  老董诧异了一下,
  刚刚自己好像没看见那个女童从口袋里拿出门卡去刷安全门的感应器啊,
  怎么门就自己开了?
  老董侧了侧身子,看向那边,
  他觉得,
  应该是自己刚刚眼花了吧,毕竟太困了啊。
  倏然间,
  一股子森冷的气息袭来,
  老董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真的好冷。
  能不冷么,
  要知道,
  在那个女童身后,可是有着上百个厉鬼一起跟着的啊,等于是有一百来个厉鬼排着队从老董面前走过去。
  年纪大了,身体自然就有点虚了,再加上老董这些日子睡眠不足,精神头就更萎靡了,这么一通yīn魂过去,他当然是受不住。
  过了好一会儿,
  那种冰冷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老董赶忙拿起自己泡着枸杞的茶杯,
  连续喝了好几大口。
  “感冒了吧我?”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老董有些担心起自己的身子了,
  至于刚刚的女童,他早就忘了。
  “嗒…………嗒…………嗒…………”
  这是凉鞋摩擦着地面的声响。
  朱胜男走到一栋楼面前,
  微微抬起头,
  她的目光,锁定在了三楼的位置。
  她身边普通人ròu眼看不见的上百条厉鬼女童也一起抬起头,看向那边,当真是,
  整整齐齐。
  “汪!汪!汪!汪汪汪!!!!!”
  公寓楼的底楼是车库,应该是有人把自己的宠物狗养在车库里。
  此时,在车库门后面,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毛开始叫了起来。
  它平时一向温顺,很少开口去叫,它的主人家一度以为自家的狗是个哑巴。
  但今天,
  它叫得很疯狂,
  狗眼除了看人低以外,
  还能看见一些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狗狗乖,不吵哈。”
  朱胜男看向前面的车库门,轻声道。
  她是个小女孩,对狗狗也是很喜欢。
  她身边的上百名厉鬼女童一起看过去。
  刹那间,
  刚刚还在狂吠的金毛猛地匍匐在了地上,
  眼耳口鼻位置有鲜血渗透了出来,
  慢慢地,
  它的身子也就不动了。
  世界,安静了。
  “真乖。”
  朱胜男再次抬起头,看向了楼上。
  同时,
  在队伍里,有一个厉鬼女童慢慢地走了出来。
  “去吧,姐姐。”
  朱胜男说道。
  她没喊那个厉鬼的名字,因为这里的所有女童里,除了她以外,其她人,都没有名字。
  一个还没出生,在娘胎里就被父母决定堕胎的女孩,又有谁会去给她取名字?
  “上去问问吧,问问为什么。”
  厉鬼女童默默地走入了楼道口,身影,没入了黑暗之中。
  其余的人,
  继续站在朱胜男身边,向楼上,眺望着。
  她们今天来,
  就是想问问一些事情的,
  一些,
  对于外人来说很好理解,
  但对于她们本人来说,却无法理解的事情。
  ………………
  “唉,累死我了。”
  刚打扫好家里卫生的fù人把自己的鞋子给脱掉,躺在了沙发上。
  她看了一眼在那里自己蹲着玩儿玩具的儿子,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准备小小的眯一会儿。
  孩子他爸今儿个是晚班,到天亮才会回来。
  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她的身子也落下了一些病根,不方便出去上班了,只能在家里带孩子。
  原本两个人上班的家庭,现在变成了三口之家,赚钱的只有丈夫一个人了,丈夫的压力自然很大。
  尤其是儿子很不省心,太调皮了。
  有时候fù人也会想着,如果当初没把女儿打掉,现在的话,姐姐应该可以帮着自己带弟弟了吧?
  自己,
  是不是也就能轻松一点了呢?
  但,谁又知道呢,这二胎说放开就放开了。
  这么一想,老谋子才是最倒霉的;
  当初因为私生子的事儿被全国网民口诛笔伐,若是搁在这会儿,风向变了的话,应该不会再被骂得那么惨了吧?
  fù人换了个躺的姿势,慢慢地闭上了眼,她累了,做这点家务就有些气喘,腰背也是酸疼起来,只能先眯一会儿休息一下。
  小男孩继续蹲在地毯上玩着自己面前的玩具,
  忽然间,
  小男孩有些愣愣地抬起头,看向门口。
  他像是看见好像有人站在门口的位置上,却看不真切那个人到底是谁。
  幼儿的眼睛,其实也还能看见一些特殊的东西,但等再长大一些后,也就看不见了。
  许是这五谷杂粮吃多了,受到了红尘的污染,那双眼睛,也就没有刚出生时那般的灵粹了。
  “喔喔喔!”
  男孩手里拿着自己的玩具,叫着,喊着,像是在招呼那个人过来,和自己一起玩。
  女童慢慢地走近了他,
  她看见了这个无忧无虑玩玩具的男孩,
  这是,
  自己的弟弟吧?
  女童又看向了沙发的位置,
  那里躺着的,
  是自己的妈妈。
  是的,是自己的妈妈,她能感觉得出来,毕竟,自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ròu”。
  女童再度看向了自己跟前的小男孩,
  “你……很开心么?”
  女童慢慢蹲了下来,
  盯着自己的弟弟,
  这是,
  她的亲弟弟。
  小男孩继续玩着自己的积木,似乎对自己身边站着的这个人,并不是很在意,事实上,除了一开始他看见了她之后,
  慢慢地,
  他也看不见她了。
  yīn阳的界限,仅凭普通人的ròu眼,真的是太难以去打破了。
  “为什么,你就能这样快乐地生活着……
  而我,
  却不能?”
  女童皱着眉,自言自语着。
  在她的眼里,恨意正在不停地凝聚着着,像是即将破堤而出的洪流,马上就会吞没一切!
  不患寡而患不均,
  当女童站在这里,
  看见自己的弟弟正在温暖的家里,在父母的关怀中,过着如此无忧无虑的幸福日子时,
  她心里的恨意和不平就马上被激发了出来。
  凭什么?
  为什么?
  小男孩放下了手中的积木,偷偷地看了一眼沙发上自己的母亲,像是在确认自己的母亲是否已经睡着了。
  见自己的母亲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小男孩马上跑向了厨房,打开了冰箱上面的门。
  里头,有冰镇的可乐。
  他很喜欢喝可乐,但自己的父母却不准自己喝太多,所以,他每次都喝得不过瘾。
  趁着母亲睡着了,
  他想自己偷偷地喝。
  但他个子太矮了,
  能勉强打开冰箱门,
  却够不着。
  冰箱是靠着厨房柜台摆放的,
  所以他先跑到椅子边,爬上了椅子,然后准备再爬上柜台,到时候就能站在柜台上去拿可乐了。
  爬上椅子就已经很艰难了,再爬上柜台时,他没有发现在自己面前的柜台上面,正好放着一个砧板,一个一把刚刚自己妈妈切菜用的刀。
  小男孩的手在柜台上面摸索着抓着,他想要抓到些什么好让自己爬上去,他很努力了,但个子确实太小。
  不小心间,他摸到了砧板,下意识地开始把砧板往下拖拽。
  砧板连带着上面的菜刀正在向小男孩这边滑动过来。
  女童站在厨房门口,
  看着自己弟弟的一举一动。
  她看见了砧板,也看见了菜刀,
  甚至,
  能够想象出自己弟弟待会儿被菜刀砸到时血ròu模糊的场面。
  一时间,
  她的心底居然生出了强烈的快意。
  该,
  该,
  该!
  小男孩继续摸索着,
  砧板的大半部分已经探出柜台了,
  终于,
  砧板砸落了下来,
  那把菜刀也是笔直地对着小男孩的面门落下。
  “哐当…………”
  小男孩脚下站着的椅子忽然摇晃了起来,小男孩从椅子上摔下。
  “啪…………”
  菜刀落在了小男孩的很远处,砸在了瓷砖上,发出了巨响。
  小男孩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几乎是从鬼门关的位置走了一遍,也不知道自己差点要经历怎样的苦难,
  更不会知道,
  原本站在厨房门口的女童,
  在砧板掉落的瞬间,
  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推了他一把。
  女童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己,
  明明是恨他的啊,
  父母不是为了要他,
  就不会不要自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