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32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320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且有老板派头的男子此时一边说着一边抹泪,
  看起来真的是很可怜。
  “行了行了,我没其他意思,你肯留在这里,还算是你有点孝心。”
  “小的对祖nǎinǎi的孝心,天地可鉴,没有祖nǎinǎi的点化,小的现在还是老林里里的一只蠢物呢!”
  “给我安排个地方,我需要静修。”
  “是回老林子么?”
  “就近找个风水好一点的地方吧。”
  白狐没有说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她现在没完全恢复,再加上她以前的行事作风和脾气,和老林子那边的另外几位关系并不是很好。
  老林子肯定是最适合养伤的地方,但也得担心被那几个老东西找到机会落井下石,虽不至于打生打死,但肯定会被奚落一番。
  有点像是,从苦哈哈山村里走出去当高级小姐的女的穿金戴银的回来,
  乡亲们表妹上笑嘻嘻羡慕得要紧,但背地里还是会嚼舌头,
  但若是这个女人又一无所有地回来了,乡亲们估计得上门吐唾沫了,喊一声:
  S货,
  该!
  抚额,
  白狐有些神伤,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那个律师事先和她约法三章了,让她不要离开通城得太远,需要她的时候她必须回来,这也是让翠花给她治疗的条件。
  一想到那个律师,
  白狐就气得咬牙,
  皇帝不急太监急,
  那个书屋的老板都懒得搭理这种事,
  他当狗头军师倒是勤快得让人匪夷所思。
  扫了一眼办公桌,白狐随意地问道:
  “你这儿,没胡来吧?”
  盗亦有道,哪怕是做皮ròu生意的,也就是类似古代青楼的行当,其实也是有自己规矩的。
  这一行,被文人骚客给故意扭曲了,让很多人以为愿意做皮ròu生意的女人各个都是可怜人,都是青楼和这个世道在逼良为娼。
  事实上,有着百年开青楼经验和阅历的白狐清楚,逼良为娼,真的很少,你要是心里不愿意,青楼也不敢让你去接客,客户也不会舒服。
  干这一行的,其实还是好吃懒做缺钱的人居多,大家和青楼算是相互依存吧。
  “回祖nǎinǎi的话,小的一直谨遵祖nǎinǎi的教诲,这里来上班的姐妹,都是自愿的,我们保证不会她们受到伤害,不会任由客人胡来。
  前阵子,附近有一家会所推出了一个新项目,让未成年…………”
  “啪!”
  白狐一巴掌抽过去,
  男子脸上当即出现了一个红印子。
  “你羡慕了,也想弄?”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啊,真的不敢,真的不敢!
  今天中午还有一伙人人专门过来问收不收女孩,我见那个女孩昏迷着,一看就是被拐的;
  所以都没敢收!”
  “啪!”
  又是一个巴掌过去。
  男子的侧脸都被打肿了,甚至还露出了毛发,显然,是他的人形都已经扭曲了,开始出现兽身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自愿的,来历清楚的,你就敢收了?”
  “不敢,不敢,祖nǎinǎi恕罪,祖nǎinǎi恕罪啊,祖nǎinǎi的教诲小的一直记在心里,片刻不敢忘,片刻不敢忘啊!!!!”
  “没忘最好。”
  白狐从椅子上站起来,
  男子匍匐在她的鞋跟前,瑟瑟发抖。
  “大家做生意,讲究个你情我愿。
  男欢女爱这种事儿,是人的天xìng,也是兽类的本能,禁不了,也绝不了,
  天理人lún,
  能禁么?”
  “不能…………不能…………”
  “所以说,哪怕当朝禁止这个,但私下里的营生勾当也是禁不了的,毕竟有这个需求的人太多了,男的,女的,都有这个需求。
  所以,我才允许你们开会所,开现代的青楼。
  但一些禁忌,我也早就耳提面命过你们。
  小姐们儿卖ròu,是赚钱回去盖房子还是买首饰花天酒地,随意,人家毕竟付出了劳动,付出了辛苦。
  虽说为世俗所不耻,但不偷不抢,挣的,也是自个儿的血汗钱。
  世人说她们下贱,但比那些偷盗、抢劫、贪污的败类,高尚了何止千万倍!
  你情我愿的事儿,谁也拦不住,但逼良为娼,蓄养幼良这种事儿,
  哪怕是搁在百年前,
  大清还在的时候,
  也是为行内所不耻的!
  人尚且不耻,何况我们妖类?
  这种缺德事儿,你要是做了,是要人神共愤的,小心明早一道天雷下来,直接劈死你!
  或者,nǎinǎi我现在就把你先杀了,省得到时候牵连到我!”
  “不敢,不敢,祖nǎinǎi,小的真的不敢啊,不敢啊!!!”
  “这家场子,明儿就关了吧,你也存了不少钱和人脉了,打明儿开始,陪我一起找个地方静修。
  俗世里是要走一走,但沉沦下去,就没了未来了。
  nǎinǎi也正好抽点时间指点指点你。”
  “谢谢祖nǎinǎi,谢谢祖nǎinǎi。”
  男子闻言,喜不自禁。
  “至于你说那家开这个项目的会所,你明儿去举报。”
  “额…………”男子。
  “不要私下里举报,开这种场子的,上面哪可能没个保护伞?
  你把证据搜集好了,去现实里,直接举报,去上访,去网上买热搜。
  把那家狗日的,
  给nǎinǎi我弄死弄垮!”
  “是…………nǎinǎi。”
  男子深吸一口气,但还是有些犹豫。
  “那家会所不死,你就死吧。”
  “祖nǎinǎi放心,小的肯定能完成任务。”
  “嗯,给我先安排个房间,我要沐浴。”
  “好,小的这就下去给祖nǎinǎi安排。”
  男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把毛给揉回去了,这才出门去外面吩咐手下人。
  白狐站在落地窗前,
  伸了个懒腰,
  杨柳轻展,
  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但低下头,
  看见自己手臂上的那道白骨爪子印记,
  她的眉头就紧蹙起来,
  “该死的,狗腿子。”
  拿出手机,给那个律师的微信发了一个位置定位,这是他要求的,他必须时刻知道自己所在的大概位置。
  然后,
  白狐一脸怒气冲冲地打字道:
  “安哥哥,你在忙什么呢?
  都不理人家呢。
  人家,
  可是想你想得紧呢,
  下面都湿了哟。”
  过了一会儿,
  安律师那边回了个消息:
  “店里丢了一个人,在找。”
  
第四百三十七章 被拐卖的鬼差大人
  
  老道回来了,是安律师开车来接的,那个被老道揍成猪头的家伙,也一起被带了回来。
  回到书屋后,
  老道有些惋惜,也有些伤感,
  自己在看守所里待了这么久,
  终于沉冤得雪回到家时,
  没有热腾腾的饭菜,
  也没有关切的问候,
  没有拥抱哭泣的场面,
  也没有无语凝噎的悲伤;
  似乎,
  大家更感兴趣的不是自己的回归,
  而是那个猪头。
  老道在心里期期艾艾,
  虽说以前看苦情电视剧时,遇到煽情的场面都会下意识地按快进,总觉得狗血和ròu麻,但这个,恰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但很快,
  他就释然了。
  小萝莉可能出事儿了,大家肯定是心急小萝莉,所以才强压下了对自己的思念,
  抑制住了再次看见自己的泪水,
  把相思和关切化作了苦酒闷在喉里,
  先来查找小萝莉的事情。
  是的,
  我懂!
  所以,
  人要想活得开心,想活得长久,想活到七十岁时还能有能力去护失足,
  就得学会自我开解。
  老道坐在书店角落里,
  摸着怀里的猴子。
  其实,书屋众人对老道回来,的确没多少热络的情绪,更谈不上什么安慰。
  不是人情冷暖,忽略了他。
  你任谁家有个老人,
  七老八十了,
  出去嫖娼,
  还是因为嫖娼时梅开二度才惹上了事情,
  估计都会对老人有怨怼吧?
  丢人啊!
  而且,为了救老道,也生出了不少的波澜,大家对老道,也算是够意思的了。
  再者,老道的案子被反转书屋里的人前阵子都已经知道了,也就不怎么关注了,也因此,老道回来时,大家也就点点头意思了一下,
  仿佛老道只是去隔壁王婶儿家买了一瓶酱油回来。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此时此刻,
  有一件更为严肃的事情需要大家去注意。
  周泽坐在包厢的板凳上,
  大马金刀地坐着,
  身侧站着白莺莺,身后则是站着死侍。
  许清朗靠在门口,向里头打量着。
  安律师则是抓着那个司机的脖子,将其压在了小方桌上。
  小方桌是书店专门拿来招待去地狱亡魂最后一餐的餐桌,
  上头一尘不染,
  却有着一种无法抹去的发霉味道,
  这种味道,无法洗掉。
  司机挣扎着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四周,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抓进了一个黑社会的堂口。
  也差不多算是这个意思了,安律师没报警,也没通知张燕丰,而是直接把人带回来,也算是表明了一个态度,那就是这件事,还是书屋出面吧。
  以前一些事情,让警方出面,书屋在暗地里帮忙,那是管一些闲事儿,但这次,是书屋里的人走丢了,也就没必要讲究什么程序正义与否了。
  别人都欺负上门了,
  还用讲什么规矩道道?
  “那个女孩,去哪儿了?”
  安律师问道。
  司机没说话,他似乎是在犹豫。
  安律师也干脆,根本不问第二遍,左手掐住对方的耳朵,直接一扭!
  “咔嚓…………”
  耳朵被拽了下来。
  司机张开嘴,痛得要尖叫,但安律师一根手指直接点在了对方下颚位置,对方叫不出声来,只是嘴巴张得大大的,表情极为痛苦扭曲。
  “回答。”
  场面,
  有些血腥,
  鲜血四溅,
  染红了小方桌,
  也有不少血点落在了地砖上。
  死侍舔了舔舌头,有点激动。
  周泽继续坐着,默不作声。
  许清朗则是假借伸懒腰,把头向外瞥了下,他还是有些受不了这种场面。
  尤其是此时的安律师,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不能再熟稔的刽子手。
  “第二只耳朵?”
  安律师问道。
  司机马上点头,示意自己要说话。
  安律师松开了手指。
  “她被拐走了,被拐走了。”
  “啊…………”
  一声戛然而止地惨叫,第二只耳朵被拽了下来。
  同理,
  仍然是掐着对方的喉咙,没有让对方发出声。
  小萝莉会被人贩子拐走?
  你特么在逗我?
  那可是鬼差!
  她不去拐卖人就好了,还会被人拐卖?
  还不说实话是不是?
  之前去对面网咖查了摄像头,小萝莉上的就是他的车。
  她的消失,肯定和眼前这家伙有联系!
  在安律师看来,可能是某一方的势力,或者是幕后黑手等等…………总之发散去了无数思维,对一个鬼差动手的势力,肯定不简单啊。
  安律师的手开始往下伸,
  伸向了裤裆那个不可说的位置。
  “说实话,否则…………”
  “被拐卖走了,我亲自出手抓的,亲自出手抓的,在我手机通讯录里,叫陆老三,人已经给他了…………”
  安律师这下有些犹豫了,看了坐在对面的周泽一眼。
  周泽点点头,
  意思是不像是假的。
  一个男人,
  在危如累卵的情况下,
  还能宁死不从地说假话的话,
  未免也太伟大了一些。
  周泽相信是有不少英勇的烈士在面对敌人的酷刑时可以守口如瓶,宁死不屈,
  但眼前的人贩子能和烈士扯上关系么?
  那是对烈士的亵渎。
  安律师也点点头,
  抓着那个地方伸手一拽,
  下一刻,
  男人身体直接痉挛了起来,
  而后,
  安律师把一坨东西放在了男子的面前,
  男子盯着面前的那一坨软塌塌的ròu块,
  身体一颤,
  直接昏厥了过去。
  周泽则是站起身,
  对安律师伸了伸手,
  指着小桌上的那块软ròu道:
  “你没事儿做就喜欢对着自己的那玩意儿玩自拍么?”
  “做什么事,我都追求细节。”
  看着俩男人蹲在一起对着那块东西指指点点,
  许清朗有些忍不住了,捂着嘴,想要吐出来。
  老许的抵抗力其实还是很强的,
  但这个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真的承受不住啊。
  尤其是在看见周泽还伸手对着上面轻轻地戳了戳,
  卧槽,
  许清朗胃里一阵翻滚,
  马上弯下腰来,
  直接吐了。
  “老许,干嘛呢?”周泽有些好奇地走来,伸手还在许清朗身上拍了拍,关心地问道:“没事儿吧?身体不舒服。”
  一想到周泽的手刚刚戳了那个,
  许清朗马上连续后退,脑袋都撞到包厢门框上了。
  周泽笑了笑,拍了拍手。
  安律师也拍了拍手。
  包厢里,
  那个司机还昏迷着,但原本包厢里血腥的场面全都消失不见了,司机的两只耳朵仍然完好无损。
  那一坨,
  也不见了。
  “幻术?”
  许清朗疑惑道。
  “嗯?你说呢,难不成真的把这里弄脏啊?”
  周泽回过头,看了看安律师,
  “不过安律师的幻术也够犀利的,连那玩意儿都能模拟得惟妙惟肖。”
  这说明,
  安律师对那个部位每个位置是什么样子,理解得很是透彻清楚,
  正常男人谁会没事做去自己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