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37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373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人,我要把负心的你,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一起吃了!
  这是我对主人你,
  最大的尊敬!”
  满清僵尸抬起头,
  他的身体竟然在慢慢地膨胀着,气息也比之前变得强盛得多得多。
  “阿铁真的已经被他给吞了!”
  小男孩眼里出现了一抹慌张,他的伤势才恢复了一点点而已,面对一个刚刚吞噬了同伴的僵尸,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这时,
  他眼角余光发现周泽的指甲竟然又长出来了,
  马上道:
  “喂!”
  “嗯?”周泽扭过头看向他。
  “喂他吃糖吧,
  糖,
  很好吃。”
  
第五百零四章 笑声依旧(第五更!)
  
  “糖,很好吃。”
  这几个字,
  小僵尸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说出来的。
  很显然,
  周泽几个小时前的“加糖”,给他留下了极为深沉的恐惧,那一刻的他,被钉在墙壁上,只剩下满满的无助。
  如果不是周泽那时自己也被掏空了,没力气了,可能小僵尸那时就已经被杀了。
  别看周老板平时懒懒散散的,但一旦做起事儿来,斩草除根,那真的是毫不犹豫。
  “刚长出的指甲,拿来削苹果还可以。”
  周泽摊开自己的十指,
  这是说的实话,
  并没有保存实力的想法。
  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周泽估计也不会这样乖乖地再来一次加糖X10。
  再把自己变成待宰的羔羊,
  送到小男孩的手里么?
  满清僵尸忽然扑了过来,
  周泽和小男孩分别向两个方向闪避,
  一个翻滚过去,周泽抬起头,却发现满清僵尸直接向自己扑来!
  完全放过了另一边的小男孩!
  你特么脑子有病吧!
  你追我做什么!
  周泽只能马上起身,接连闪躲,好在对方就像是疯狗一样,速度很力量都变得很强大,但意识上似乎有些不清醒了。
  白莺莺曾和自己说过,当初白夫人告诉过她,僵尸里确实存在着互相吞噬以类似养蛊的方式提升的办法,但这并不是主流。
  因为僵尸本就是怨念和煞气的集合体,
  如果冒然地互相吞噬,
  结果就是让怨念和煞气冲垮掉原本属于自己的神智,最后的结果,是看似强大了,同时也杀掉了自己。
  历史上,
  曾出现过好几次僵尸王的存在傻乎乎地直接攻龙虎山或者西天灵山的记载,
  倒不是他们为了报复正道人士践行自己“莫欺少年穷”的誓言,
  纯粹是因为吞欢乐了吞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然后走上了不归路,
  到最后不是被所谓的正道山门镇压就是自己引下了天雷,把自己轰成了渣。
  眼前的这位,明显有点像。
  不过,饶是如此,这货疯起来也绝不是盖的,周泽已经很注意躲避了,却还是受限于自身的身体条件以及双方之间在力量和速度上的不成正比,被对方一只手直接攥住。
  下一刻,
  对方的獠牙就伸了过来。
  “砰!”
  对方的身体遭受重击,
  是小男孩在背后发动了攻击。
  周泽趁着这个机会,双手jiāo叉,低喝道:
  “咖啡!”
  十根比平时要淡很多的黑雾从指甲上释放出来,将这满清僵尸给锁住,周泽马上后退,拉开了一段距离。
  “吼!”
  小男孩也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冲了上去!
  他这是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个叛徒。
  “砰!砰!砰!砰!砰!”
  只是,
  当小男孩冲到距离这头满清僵尸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时,
  满清僵尸身上的烟雾忽然集体崩散!
  小男孩有些诧异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周泽,
  眼神里,
  是愤怒的:
  你坑我?
  其实,他真的是错怪周泽了,在共同敌人还没被消灭的时候,他可不会这么毛躁不可耐地朝盟友开qiāng。
  纯粹是因为自己的“咖啡”,
  太稀薄了,
  根本就束缚不住对方太久。
  “轰!”
  挣脱出来重获自由的满清僵尸主动冲向了小男孩,带着小男孩一起向外冲去,撞毁了门板,两个人滚向了外头。
  周泽忙跟着一起出来,
  一到外面,
  才发现了此时外面的不寻常,竟然升腾起了淡淡的白雾,这白雾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是农村白事儿上的白帆。
  这里的风水格局出现了问题,导致接下来的一系列变故,
  也怪不得之前那个叫阿铁的僵尸说等小男孩伤势复原一些后就要搬家了,实在是这里住不下去了。
  而这时,
  满清僵尸已经把小男孩压在了身下,
  二人一起张着嘴,露出着獠牙,互相一口咬下去!
  周泽摇了摇头,
  深吸一口气,
  沉声道:
  “报纸!”
  但只感到自己十指部位连带着自己双臂位置的一阵痉挛,疼得周泽几乎对自己的双臂失去了知觉。
  透支,
  严重的透支,
  真的跟不上了。
  但周泽也不能看着小男孩被那头满清僵尸给要死,毕竟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体量,小男孩咬一口和那头僵尸咬一口,
  这就像是中学里无聊的蓄水池进水再放水的问题,
  小男孩很快就会被咬光咬死。
  “鬼玉!”
  周泽喊道。
  没有动静,
  静悄悄。
  “你不出来,我就把我手上的纹身给挖掉!”
  周泽吼道。
  “嗖!”
  鬼玉马上飞了出来,直接钻入了那头满清僵尸的头部,也不知道是顺着鼻孔位置还是顺着嘴巴位置,总之是钻进去了!
  “吼!”
  满清僵尸直接站起身,放开了自己身下的小男孩,双手抓着自己的脑袋开始疯狂地嘶吼,震得这上头的岩壁都开始纷纷掉落下石子儿。
  而身上已经血痕累累的小男孩没有认输,
  他的僵尸体魄也确实比周泽这个普通人体魄更耐艹得多,
  竟然不管不顾地顺着满清僵尸的腿上爬,对着人家的脖颈位置张嘴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噗哧!”
  这真是牙齿和血ròu的激烈问候,
  带来一种很原始很暴力的美感。
  周泽努力尝试让自己的双臂快速恢复知觉,说真的,他现在也想上去咬,但身子太虚了,连獠牙都长不出来,怎么咬?
  好在小男孩给力,
  这货是真的强,
  强得周泽心底都不免有些佩服,
  被自己钉了八个钉子之后,现在居然还在奋力地战斗厮杀着。
  小小的身体里,却蕴藏着一种让周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或许,
  这才是僵尸,
  这才是真正的僵尸。
  自诞生起,
  自拥有灵智的那一天起,
  就注定要与天斗,与生灵斗,与万物斗,
  没这股子狠辣劲儿,根本就活不下来。
  周泽抿了抿嘴唇,恍惚间,他体验到了一种家花和野花的差别,仿佛自己才是那个一直待在温室里的宝宝,而那个小男孩,经历得比自己多得多。
  “吼!”
  周泽张开嘴,开始咆哮!
  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无论嘴巴张得再大,也只能发出沙哑的声响。
  但周泽没有放弃,
  一边看着面前两头僵尸撕咬的一幕,
  一边奋力地嘶吼着,
  这感觉,
  有点像是宅男看着一边对着电脑屏幕看片寻找着刺激一边自己使劲地撸得起劲儿!
  事实就是这样,
  周泽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效果,
  但在这个时候自己总不能真的就只能在旁边看戏吧?
  或者跑上去拿脚去踹他丫的?
  就这样,
  场面变得很滑稽,
  甚至有点无厘头,
  两头一大一小的僵尸在撕咬着对抗着,
  因为有鬼玉的忽然加入,
  导致小男孩现在没有落于下风,
  而在这激烈厮杀的旁边,
  有一个男子,
  正在不停地练着美声……
  周泽吼得都快缺氧了,
  脑袋一晕,
  一阵失重的感觉袭来,
  但周泽马上一咬舌尖,重新维系了自己的清醒且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平衡。
  一咬牙,
  发现齿感有点不同,
  两颗獠牙竟然又长了出来,
  同时,
  自己手臂上竟然也泛起了很淡很淡的青色。
  “呼…………呼…………呼…………”
  妈的,
  终于撸出来了,
  不,
  是终于激发出来了。
  周泽不敢过多耽搁,马上冲入了战团,小男孩是在正面,周泽则是扑向了背面,对着对方的后脖颈位置就是一口咬下去!
  酸酸的,
  臭臭的,
  这口感像是咬了一口早就过期的沙丁鱼罐头ròu,
  但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周泽手脚并用,让自己死死地挂在这放大版的满清僵尸后背上。
  一口,
  一口,
  再一口!
  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咬了多少口,
  周泽只知道要抓紧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状态还能维系多久,
  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必须把眼前的这家伙给搞死!
  满清僵尸的惨叫声,周泽和小男孩的咆哮声,在这里杂糅在了一起,仿佛形成了一道激昂的jiāo响乐,不过,这里呈现出的,则是最为血腥刺目的生存本质。
  满清僵尸忽然一甩手,
  “砰!”
  周泽整个人被拍了出去,
  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落地后,
  周泽胸口一阵起伏,
  一口口鲜血自己从嘴里溢出,
  身体上下更像是直接脱离了你的管束,
  你甚至虚弱到连一根手指都无法cāo控。
  小男孩也落了下来,很是颓然地落在了地上,他也拼光了一切。
  其实,
  真的很无语,
  换做是以往没受伤前的周泽或者是小男孩,
  解决这头满清僵尸其实问题真不大。
  但可笑就可笑在二人先前先来了场血拼,
  到最后,
  不得不用最虚弱的状态去面对这个放在以往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的对手。
  满清僵尸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一圈,
  他似乎还要竭力保持着自己高昂站立的姿势,
  但是他脖颈上的骨头和皮ròu,基本被咬穿了。
  在转了一圈之后,
  他的头直接“咕噜”一声,
  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在地上一连滚出去好远,
  而他那无头的身体,
  “轰”的一声,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一动不动。
  “呵…………噗…………”
  周泽一边笑一边吐着血,
  在这个时候,
  才觉得血是那么的不值钱,自己不停地主动往外冒。
  远处地上的小男孩像是也在笑,
  而后,
  小男孩踉踉跄跄地,
  竟然又慢慢地爬了起来,
  他是真的打不死的小强!
  周泽很想擦一擦嘴,
  他有洁癖,
  这么多粘乎乎的液体粘在自己下巴和胸口上,让他很不舒服,哪怕这是自己的血。
  共同的敌人被解决了,
  下面,
  就是朝盟友开qiāng了。
  小男孩摇摇晃晃地向周泽走来,
  周泽平静地看着他,
  两个人变化的是距离,越来越近,
  不变的,
  是笑声依旧……
  
第五百零五章 祖宗!(2W字完成!)
  
  野外的路边,安律师被放在支起的简易帐篷里,他还很虚弱,不停地流着虚汗,食物中dú的反应并没有按照他所预想的在越来越弱,反而在一步一步地继续蚕食着他的健康以及他的精气神。
  说句不好听的,
  也就是安律师精神意志比普通人强得多得多,
  所以才一副看似没事人的样子,
  其实他真的很可能就在半个小时里因为没有得到有效救治而嘎屁。
  每年因为食物中dú因为抢救不及时而死去的人,真的多了去了,而且安律师这还属于极为严重的。
  换句话来说,天知道那酒水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真的只是尿那就好了,
  兴许那酒水本就是有dú的,
  结果自己还喝了一坛!
  只是,
  这个时候没人有时间送他去医院,大家都在发了疯似地往下挖掘着,企图把已经坍圮的通道给重新打通。
  安律师使劲全身力气,翻了个身,他手里还拿着手机。
  作为一个无法送医院的重症病人来说,
  躺在边上,
  玩一下手机,
  不过分吧?
  也确实不过分。
  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能帮上什么忙,能硬挺着不死,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白莺莺像是发了疯一样,双眸通红,不停地用双手向下挖掘着,但上下几十米的通道,你不喊挖掘机过来,想要靠人力,哪怕是僵尸的力量,也很难短时间挖出来。
  张燕丰默不作声,在旁边帮忙做着清理;
  他知道,
  周泽之所以还留在下面,是因为自己的雷管儿多zhà了一次。
  他也有愧疚感,很深的愧疚感。
  老张是个老实人,周泽对他有恩,他也一直把周泽当自己的好友甚至是恩人,所以为此他改变了很多,也变通了许多。
  很多事以前他不可能去那样做的,现在能做就做了。
  也因此,
  若是周泽真的因为自己多zhà了一次而出不来出了事儿,
  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
  就连最激动最愤怒的白莺莺也都没有迁怒于他的意思,因为大家都清楚,在那个时候,老张不zhà,那就是下面三个人一起玩完的结局。
  老张确实给下面的人zhà出了一条生路,至于所谓的多zhà一次少zhà一次,老张又不是地质科考队的专家,再说了就算是专家在没有任何测量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