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63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631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挂断了,
  周泽拍了拍手,
  对身边的一众鬼差道:
  “其余人留下来看家,鬼差,全都给我走!”
  ………………
  扬州距离通城并不远,坐动车的话只要一个小时,而且每天的班次都很丰富,基本不用等。
  也因此,
  当周泽带着书屋五个鬼差从高铁站走出来时,可能安律师这会儿还在高速上开着呢,这不得不说,还真带着一点黑色幽默。
  聚会的地点不是什么会所了,而是一家酒店的会议厅。
  周老板记得上次参加那位判官组织的试练时,大家是跑去上海郊区的一家会所里集合的。
  然后试炼场所居然是铁憨憨以前住的宫殿,不过后来,刚刚从地狱中走出来的自己,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把那些鬼差都当作补品给吞了。
  现在想想还觉得恶心,
  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真香。
  到了酒店,大堂里坐着不少人,书屋众人也都是老油条了,也能分辨得出来哪些人是普通人,哪些人是鬼差。
  同样的,哪些鬼差也都在打量着进出着这里的每个人,毕竟不是专门的便衣警察出身,大家的演技和伪装都不怎么过关。
  好在扬州这阵子没出什么大的治安事件,否则这帮人鬼鬼祟祟的样子,说不定酒店前台都要打电话报警了。
  “你们在这儿先歇着,我上去看看。”
  显然,
  既然自己这个捕头也收到了执法队的“召唤”,那么不应该就只有自己一个捕头,大堂里坐着的这些鬼差,很大可能都是其他捕头带来的手下。
  周老板坐电梯上去了,
  小萝莉嘴里咀嚼着泡泡糖,道:
  “老爷上去了,咱这些做家丁下人的,就在这儿坐坐吧。”
  刘楚宇月牙以及郑强三个倒是在这里碰见了熟人,去打招呼了,他们本就是在外地的鬼差,虽说被周泽收了,但之前也都是在苏锡常“上班”。
  小萝莉和老张就单独坐在茶座上,显得有些冷清。
  老张是没圈子的,
  小萝莉以前倒是有圈子,
  当初大家还一起做任务来着,
  然后去了趟蓉城……
  “你喝点什么?”小萝莉问道。
  “菊花茶吧。”老张回答道。
  “OK。”小萝莉打了个响指,对身边的酒店服务员道:“两瓶冰可乐。”
  …………
  推开门,
  走入了会议厅,
  然后,
  周泽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里头,
  坐着大概十多个男女,
  标准的一水西服皮鞋,
  自己这个穿着休闲装的往这里一走,瞬间就觉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呵,
  要这么庄重么?
  周泽抽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把手机放在了会议桌上,也没理会别人,就这么自顾自地低下头玩手机。
  这是正主还没到么?
  执法队的还没来?
  执法队的那帮家伙,应该不会特意穿西服过来吧。
  周泽可是记得自己刚刚杀的那仨执法队成员的脾气,裤裆以及裤裆里的玩意儿都没了却依旧我行我素,他们应该不会搞这种形式主义的。
  顺带着,
  周老板在心底还对这些同行捕头么竖起了中指,
  同时也是有些可悲,
  基层人员不容易啊,无论上头来的是什么角色,都得当大领导来舔。
  不过也怪不得他们,
  就像是那次自己和安律师聊的,为什么yīn司风气这么差,搞得老张头和庚辰这种的反而是凤毛麟角,反而放眼望去,全是清一片的黑度不一的安不起。
  安律师当时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老板你和我们不同,你是有靠山,你是拔上去的,而我们这帮人,是从活人到死人再一步步地爬上去的。
  从进门到现在,
  周老板心里当真是闪现了无数个念头,
  他平时很少jiāo际,
  以前很少,现在更少,
  同级别的捕头,他貌似一个都不认识,无论远近,都没什么jiāo流,也没什么逢年过节的问候。
  这么忽然间来一次聚会,还真是有些别有感触。
  咦,
  怎么都不说话了?
  周泽抬起头,
  看向四周,
  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
  “你们继续啊,他们没来么?我是通城的。”
  周泽做了下自我介绍。
  然后,
  发现大家还在看着自己。
  干嘛?
  通城鬼差圈子这么有名的么?
  这时,
  周泽目光瞥到了墙壁那边,
  哟,
  居然还有PPT,
  难不成弄个“欢迎执法队领导来江浙沪视察工作”的标语?
  结果定睛一看,
  发现是“新时代房地产公司下季度房屋销售规划……”
  这,
  阳间的房炒不动了,
  要进军yīn间市场了么。
  然后,
  周老板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站起身,
  拿起手机,
  像来时那般,
  自然而然地来,
  又自然而然地离开,
  等把会议厅的门关上去之后,
  周泽长舒一口气,
  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略微发烫,
  默默地抽出一根烟,
  点燃,
  吐出一口烟圈,
  骂道:
  “艹,
  走错会议厅了。”
  
第八百五十章 开会!
  
  又找了半圈,终于找到了那间会议室,其实不算是会议室了,因为推开门进去时,入眼的,是一种日系风格装修。
  也不怪之前周泽找错场子,这层楼,就两个会议厅,装修风格迥然,周泽下意识地以为会选择那个稍微严肃点的场所。
  那帮疯子,果然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
  榻榻米,小桌子,桌上倒是没放酒水什么东西,有二十来个人已经分列两侧面对面地坐着了,有人显得很紧张,是一种从脸上就能直观看出来的紧张。
  也有人看起来比较自如,坐得没那么工整,却也把握在了一个度上。
  倒是没出现那种荒诞不羁的,或者故意搞噱头引人注意的。
  毕竟,这是执法队召集来的聚会,强龙不压地头蛇不假,但也没必要把自己赶着趟地送上去。
  会议室门口这边有一个小矮子靠着墙壁坐着,手里拿着一把指甲钳,正在修剪着指甲。
  周泽进来时,他抬头看了周泽一眼,眼眸中闪现出一道紫色的光泽,这一刻,周泽有一种对方的目光要穿透自己的错觉。
  “呵……”
  对方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挺有意思的屏蔽气息玩意儿,哪家巡检大人送的?”
  这应该是执法队的人,普通的捕头可很难给自己这种锋锐的感觉。
  没等周泽回答,小矮子就挥挥手,道:
  “进去坐吧。”
  周泽对他点点头,走到最下端的位置,跪坐了下来。
  然后,
  大家就这么又跪坐了一个小时,
  是的,
  一个小时!
  桌上没茶点,也没弄个什么投影仪放个电影什么的让大家看看,就是这么面对面地坐着干瞪眼。
  周泽坐了十分钟后,周泽就觉得腰开始酸了,平时喜欢躺沙发的人,还真不适应这种坐姿了,忒难受。
  身子当即往后靠了靠,不跪了,改为不标准地盘膝,有点像是东北暖炕上大家喝酒吹牛时的样子;
  倒是有几个捕头和自己选择一样的姿势,
  但大半的捕头,还是选择继续标准地跪姿保持,也能理解,能在上官面前展现出老油条一面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其实,周老板倒是很想让自己表现出那种“毕恭毕敬”的感觉,但真的太难太难了,他惫懒习惯了,外加对这执法队,是真的敬畏不起来,昨儿个才宰了仨呢。
  周老板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左右的淑女,
  穿着牛仔裤,
  身材保持得不多,
  从上到下都鼓鼓囊囊的,是丰满,却不是胖,而且保养得很好。
  因为二人是面对面的关系,所以对方也在打量着自己。
  反正就眼神jiāo汇呗,也没人说话聊天。
  倒是不存在什么暗送秋波啥的,这就像是一场变装彻底的晚会,不是脸上戴个面具敷衍了事,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换了身体的。
  虽说,大部分官差还阳时,生前是男的估计还会选男的身体,生前是女的还会选女的身体。
  但保不准有人生前是男的,然后想体验一把明目张胆女装的瘾;
  也保不准生前是女的,然后想换个体位……
  这种人,还是不少的,比如林可,生前一个人到中年的女强人,结果还阳后进了个小萝莉的身。
  一想到,你面前这个淑女可能也会是那啥那啥,你就很难再有什么兴趣了,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关了灯都一个样,
  但周老板做不到。
  终于,又来了几个捕头坐下之后,那个一直靠着墙壁坐在门口的小矮子才把门给关上了。
  只是,小矮子没有往上走,而是继续靠在门口墙边,低头,继续修理着自己的指甲。
  紧接着,
  从众人头顶位置居然掉下来了一道身影,稳稳地落在了首座位置。
  大家一起张开嘴,
  包括周老板,
  我艹,
  这头顶上居然一直藏着一个人!
  问题是,所有人都没有察觉。
  那个人的头发很长,一般来说,及腰长发已经算很长的了,现实里流超级长头发的女人也越来越少,但这个人的头发,却足以将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完全覆盖下来,而且还能拖地很长很长。
  “嗖!”
  下一刻,
  头发忽然收缩到了正常小阿飞的长度后,
  露出了他的脸,
  没错,
  是他,
  一个瓜子脸的男人,
  一脸的娘相,
  很yīn很柔,
  嘴唇和眼影却很厚很厚。
  周老板扫了对方一眼后就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没法子,
  老许数年如一日地在自己心底竖立起来的男人“yīn柔”一点也能很好看的观念被这货一出场就给直接崩塌了。
  对方手指在小桌上轻轻地敲了敲,
  道:
  “执法队,山鹰。”
  开门见山,介绍了自己。
  哦,真是一个糟糕的名字。
  让人瞬间就联想到了那只几十年如一日不停地在影视作品里被换着花样干死的座山雕。
  接下来,
  周泽就看见所有的捕头都挪动了身子面向这位执法队的头目,周老板也不得不随大流。
  “参见大人。”
  “参见大人。”
  你们知道执法队是什么东西么就在这里参见大人……
  周泽在心里腹诽着,安律师和庚辰那种老牌巡检知道执法队不奇怪,但这些捕头估计就不晓得了吧?
  毕竟执法队被圈禁几十年了。
  “奉yīn司之命,缉拿叛逃者,这次召唤你们来,是需要你们的协助。”
  山鹰站了起来,
  他的头发又缩短了一些,
  确切的说,
  是他的头发一直处于一种“动态”过程,给人一种无数条小蛇在他头顶伸缩的感觉。
  “执法队,掌yīn司刑罚,在我们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先斩后奏。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如何做事的,也不关心你们具体的能力和态度是如何。
  我的要求很简单,
  接下来,
  敢敷衍了事者,杀!
  敢欺上瞒下者,杀!
  敢阳奉yīn违者,杀!
  你们中,有人或许会有些心高气傲,或许有人背后还有着谁当靠山……”
  说到这里时,
  山鹰的目光居然瞥向了周泽,
  周老板赶忙拘谨地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
  应该是自己进来时安律师的那张扑克牌被发现的缘故,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在yīn司有个巡检当靠山。
  但实际上那个巡检是自己的小弟……
  只是,在这个场合,就没必要解释了。
  “但是,在我这里,通通不管用,管你是巡检还是判官,我们执法队做事,就是这么干脆。
  我们就是yīn司眼里的疯狗,谁不听话,就咬谁的那种!
  要求,就这么多,有问题么?”
  “谨遵大人吩咐!”
  “谨遵大人吩咐!”
  “好,下面我来分配一下任务,你们每个人带了几个手下过来我心里都有数了。
  现在我们要找的目标,
  现在就在扬州境内,但对方比较擅长隐藏踪迹,我们的人手有限,需要你们带各自的手下配合搜查。
  放心,真正要拼命的时候,我们执法队的人会上。”
  “卑职定当竭尽全力!”
  “卑职定当竭尽全力!”
  周老板心里都乐了,
  擦咧,
  你们是趁我没来时就已经对好台词了么?
  怎么齐声说话时都这么整齐?
  接下来,就是分配任务了,扬州市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算是一个和通城体量差不多的城市。
  但这毕竟不是挨家挨户上门查户口,这么多捕头以及他们手底下的鬼差都撒出去的话,就像是上百个小型探测雷达丢了下去,覆盖面积还是很广的。
  周泽拿到了自己需要去搜查的区域地图,但从头到尾,都没告知众人这是要找谁。
  很可笑,
  把大家喊来要抓人,
  但抓谁却没说。
  只是,周泽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其他捕头上去问这个问题,心里当即鄙夷了一下,一帮懦夫。
  然后,
  周老板也不问了,走出了会议厅。
  等电梯时,第一个电梯下去,只剩下周泽和之前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淑女站一起等下一班电梯。
  周泽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衣袖,低下头一看,发现是那个小矮子,小矮子脸上有不少麻子,笑起来,显得嘴巴很大很宽。
  “别紧张。”
  周泽点点头,示意自己不紧张。
  “你是通城来的捕头吧?”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