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63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638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几十年才得以出来透个气儿。
  我是看好您的,您有出息,是个能钻营事儿的主儿,莫说只是个紫带子,日后,说不定就是个黄带子赤带子上去了。
  我听说平等王殿没了,日后您开府建衙,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又是阿谀又是讽刺的感觉,当真是让人听得难受,尤其还是从一个小女孩口中说出来的,更是让人觉得诡异。
  冯四儿沉默了。
  “呵呵,咱不是说笑,几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你时,咱就看好你。
  当然了,其实那会儿你站在那个人的后头,咱更看好的还是那位,只可惜,出来后一打听,得,那位卷进事儿里没了。
  你做得很好。”
  冯四儿继续沉默。
  ………………
  山鹰的尸体躺在那里,
  死不瞑目。
  冯四之前出现,
  直接道:
  “我来帮你。”
  山鹰大喜。
  然后,
  山鹰,
  卒!
  死前那一刹那,山鹰才明白过来,冯四说的帮你,不是说要帮他,而是帮对面那位。
  山鹰死得很憋屈,任何时候,被人从背后捅刀子的死法,往往都是最憋屈的。
  但死了也就是死了,灵魂都被搅碎了,哪怕还有什么执念,也就不存在了。
  安律师蹲在山鹰的尸体旁,
  深呼吸,
  深呼吸,
  深呼吸;
  “我们是逃犯…………”
  安律师背上的庚辰用一种祥林嫂的语气说道。
  他已经麻木了,
  他们是逃犯啊,
  结果遇到硬茬子,以为要jiāo代掉的时候。
  另一个老仇人出现了,本以为雪上加霜呢,
  结果老仇人三下五除二地直接把那只座山雕咔嚓了,
  然后老仇人没有耽搁时间,
  继续三下五除二地把他自己给弄得近乎咔嚓了,
  身子一歪,
  一句话没说,
  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庚辰有一种自己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他现在对“逃犯”这个词,产生了怀疑。
  这是近期他第二个怀疑的词语,
  上一个,是“与人为善”。
  “你走啊,怎么还不走!”庚辰催促道。
  “别烦,我知道我们是逃犯。”
  “那你还不走?”
  “逃犯如果把捉拿自己的人都杀光了,不也算是逃跑成功了么?”
  “…………”庚辰。
  “妈的,我得看看我家四儿掉下去别真的摔死了。”
  说着,
  安律师站在天台边缘,把头探出去向下看。
  也就在此时,
  下方的小女孩,其目光也在向上,
  二人目光刹那对视。
  “咯噔!”
  安律师心里一沉,
  完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能怪安律师粗心大意,只能说到了那个级别的存在,隐藏起息的办法真的太多太多,而且层次和效果也都很好。
  安律师可还记得几十年前,自己和冯四儿带着手底下人马配合执法队执行一项任务时,这个女狠人的凶残劲儿。
  这可是真的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当瓜果一样砍的狠角儿啊!
  之前安律师问山鹰,你知道我是谁么?
  山鹰回答不知道。
  地狱很大,yīn司很大,执法队也很大,不认识,也很正常,但如果是认识的老熟人……一具阳间招来的臭皮囊,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
  小女孩嘴角忽然露出了笑意,
  “啊哈哈哈哈!!!!!”
  她笑得很开心,
  然后低下头,
  看着悬浮在自己身边的冯四,
  开口道:
  “您可真是重感情啊。”
  显然,
  她认出了安律师,
  既然认识安律师,
  很多事情,
  也就能够理解了。
  “砰!”
  冯四儿被小女孩一脚踩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水泥地面都完全龟裂开来,同时,一道道黑色的鬼气刺入到了冯四儿的体内,开始去攻击其灵魂。
  “您可真是替我着想得很,咱执法队刚被放出来,说不好听的,一边得夹着尾巴做人,一边也要想着搞点动静出来。
  行,您这刚刚好。
  即将成为判官的金牌巡检,
  无视yīn司规章,徇私枉法!
  这是您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就收下了!”
  冯四儿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完全被这个小女孩所压制着。
  小女孩仰起头,
  笑道:
  “我可是听说,是他出卖了你,怎么,你们还藕断丝连啊!”
  安律师眼睛泛红,目光死死地盯着下方平地上的冯四。
  “他愿意为了你,做到这一步,啧啧,可真是让人感动得紧。
  来吧,
  你也下来吧,
  他自个儿弄伤了自己送到我手上的,要杀要剐,可都在我一念之间。
  我就不上去了,你自个儿乖乖地下来,他也能因此少受一点儿苦。”
  “死八婆,你别动他,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就下来!”
  “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一…………”
  小女孩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因为安律师确实是下来了,
  却不是从这个方向,
  而是从居民楼的反面跳了下去,
  其身上出现了一双傀儡翅膀,像是滑翔器一样,
  “呲溜”一声,
  以极快地速度反向疾驰跑远……
  小女孩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冯四,
  嘀咕道:
  “这么真实的么?”
  ………………
  ps: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大家的支持下,龙已经收到了大神约合同!
  入行多年,一步一步地走来,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
  
第八百五十七章 幕后黑手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安律师走得洒脱,连云彩都没再多看一眼;
  虽说是电视剧里很俗套很惹人厌的剧情,
  但忽然就这么的“跳过”了,
  还真让人有些不习惯。
  “你就这样跑了?”
  安律师背上的庚辰很是不理解地问道。
  他是认识冯四的,但他没料到冯四会出手帮自己二人,他清楚的,如果不是当初冯四的背叛揭发,安不起不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说不定现在已经判官笔加身了。
  但既然人家帮了自己,杀了山鹰,怎么就能把人家就这么丢在那儿?
  “我们是逃犯!”
  安律师说道。
  “他刚刚救了你啊……”
  “我们是逃犯!”
  “你就这么丢下他了?”
  “我们是逃犯!”
  “你一走,万一他被……”
  “我们是逃犯!”
  “…………”庚辰。
  他抑郁了。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这种很纯粹的人,并非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趋利避害地生活,而庚辰,就属于这种人。
  他的思维,他的理念,很难以去认同安律师的行为。
  事实上,
  即使此时是在逃,是在跑,但安律师依旧咬着牙,眼睛微微泛红。
  他只能选择逃,也只能选择跑,
  如果是让冯四儿来选择的话,他也肯定认同自己的做法。
  自己留下来,看似是问心无愧了,但两拨人一起被抓进笼子里,要杀要剐,就真的是cāo之于他人之手。
  这是最不划算的选择,也是最亏本的选择,
  做这个选择唯一的价值就在于可以满足于自己内心的“愧疚”感,而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怯懦。
  所以安律师跑了,
  无论冯四儿是否会被杀,
  自己跑了,
  至少还有一个报仇的希望!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
  则是,
  安律师看见了,
  在那个狠女人身后,
  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人,
  是老板他们!
  当你难以选择时,你可以甩锅啊!
  甩锅给自家老板,不正是应该的么?
  你让我来的,你让我参与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
  这锅不甩给你,
  甩给谁?
  …………
  “妈的,居然把锅甩给我。”
  周老板在心里骂道。
  安不起跑了,带着他的小庚辰双宿双飞去了。
  但冯四儿还在眼前这个小女孩的脚下。
  命运,对冯四儿开了一个玩笑,一同被玩笑的,还有那只叫鹌鹑的小矮子。
  因为这个叫“庆”的女人,比预计时间早了几个小时到了扬州城。
  所以准备玩儿内耗的鹌鹑被杀了,
  准备摘清楚自己把自己搞伤的冯四儿摔下来一看,当即懵了。
  小女孩举起手,
  对着冯四儿落了下来,
  周老板闭上眼,
  一咬牙,
  脚往前踏出一步。
  却在此时,
  小女孩收手了,她抓住了冯四儿的脖子,掌心连续地拍打下去,一道道封印轰上去,冯四儿整个人立马变成了一个被密封的蚕宝宝。
  周泽当即收住了脚步。
  小女孩回过头,
  看向周老板,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怎么,你想救他?”
  这个女人,真的好敏感!
  若是寻常的捕头,在这种级别的大人物面前,可能早就失去方寸了。
  但周老板的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演技不行那是演技不行,但本色出演倒是难度不大,毕竟是每天跟幽冥之海的主人斗嘴的人物,
  谁没见过世面咋滴?
  “是,他是我的恩主。”
  周泽指着冯四说道。
  反正这件事,
  执法队的人应该也知道,也就没必要隐瞒了。
  同时,周老板也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被地狱里的真正巨擘知道赢勾还活着是死,但被眼前这个女人杀了也是个死,
  两种死法,
  肯定选那种死前能让自己爽一把的啊!
  “唔……”
  小女孩闻言,点点头。
  “嗡!”
  冯四儿被她举起,随手丢向了周泽。
  周泽伸手将冯四儿抱住。
  “那就让你来看住他好了,你大可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把他封印解开。”
  “属下不敢。”
  周老板马上谦卑地低下头。
  小女孩走到周泽身边,伸手似乎想要拍一拍周泽,但因为高度原因,她拍不到。
  一边的小萝莉心里忽然感同身受。
  “你……很好,我很欣赏你。”
  “多谢大人赏识。”
  周老板继续谦卑。
  “在这个年代,像你一样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越来越少了。
  怎么样,这捕头当得也没什么意思,跟我去执法队吧,我许你一个更好的前程。”
  周泽愣住了,
  然后,
  用一种很是为难很是纠结地目光看着自己怀中的冯四。
  “呵呵,小朋友,你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机会,摆在了你面前了么?”
  “我…………”
  周老板额头上出现了汗珠。
  快演不下去了!
  “行了,你,跟我来。”
  小女孩伸手指了指林可。
  咦,我?
  林可有些吃惊,
  但还是走了过来。
  小女孩伸手牵住了林可的手,
  摇了摇,
  找呀找呀找朋友……
  “我看到你就觉得亲切。”
  “多谢大人抬爱。”
  如果说周老板的“谦卑”和“恭敬”都是很勉强地装的话,
  那么林可,就是真正的有感而发了。
  能被一个大人物赏识,确实是值得激动和雀跃的事儿。
  但好在林可心里也清楚,
  再怎么大的人物,不说和老板比了,连自己同僚体内的那只旺财她都比不上。
  “和我一样,明明是老女人了,却还是喜欢用小女孩的身体,呵呵,和我一样的不要脸啊。”
  “…………”林可。
  旁边的刘楚宇郑强一起讨好似的小鸡啄米点头,
  就是就是。
  “啪!”
  “啪!”
  小女孩目光一扫,
  俩人被抽飞了出去。
  月牙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俩傻缺。
  “行,你就陪我去逛逛街,买买衣服,几十年没上来了,这上头的变化可真大,呵呵。”
  说着,
  小女孩就牵着林可的手往前走。
  等到她和林可的身影消失在了居民楼门口时,周老板才抬起头,侧了侧脖子,这脸,刚刚因为一直保持谦卑的神情而有些僵硬了。
  郑强和刘楚宇俩人捂着红肿的腮帮子走了回来,很是尴尬地站在边上。
  老张则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凑到周泽身边问道:
  “她不去追安律师了?”
  “你问我,我问谁?”
  说着,
  周泽把怀中的冯四一丢,
  老张马上伸手接住了,否则冯四都得摔到地上去。
  “找个地方,先落脚,这帮大人物,似乎不弄得神神秘秘的,就觉得不够有逼格似的。”
  捂着腮帮子的刘楚宇和郑强一起小鸡啄米点头。
  周老板很嫌弃地扫了他们一眼,
  “丢人。”
  …………
  酒店房间里,
  蚕宝宝似的冯四儿被丢在了床上,
  周泽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茶杯。
  冯四儿醒了,但是不能动,他被封印得结结实实。
  既然那个小女孩知道周泽是冯四的人了,却依旧敢把冯四jiāo给自己,证明她对自己的封印非常有信心。
  呵,
  蜜汁自信。
  “能说话不?”
  周泽开口问道。
  “能。”
  冯四有气无力地道。
  这次,
  丢人丢大发了,
  本来,
  哪怕不敌,
  但也不至于这样。
  这真的是活生生地作茧自缚……
  “老安跑了。”周泽说道。
  “跑得好。”
  冯四很理解。
  好吧,对二人的这种奇怪的关系,周泽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周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放长线,钓大鱼。”
  “哦。”
  周老板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