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_第66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深夜书屋_第665章

小说:深夜书屋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9-06 15:01:48

步推测,可能是庆的俩小伙伴。
  快递,
  是从金陵寄送过来的。
  “哟,老板,您回来了啊。”
  芳芳热情地和周泽打着招呼。
  周泽点点头,走入了病房。
  一推开门,
  嚯,
  好家伙,
  够挤的啊。
  四张病床,紧贴在一起,门这边就预留了个开门的位置,最里头的那张床已经贴着墙壁了。
  一时间,
  周老板有一种自己在玩儿地产大亨游戏的感觉,
  菜园子那边已经扩建了,
  这yào店,
  也得扩建了么?
  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太穷怕了,老是往家里划拉东西,活的死的,人或者动物,弄得手底下的菜园、动物园、yào店逐渐变得臃肿起来。
  现在想想,
  当初把书店从五洲国际广场那边转移到了南大街,
  似乎不是太明智啊。
  五洲国际广场那边反正是一个几乎凋零的商业中心了,房租现在肯定便宜得很,但这边却真的是寸土寸金的地段。
  “你来啦。”
  勾薪正在吃午饭,
  回锅ròu、腊ròu炒蒜薹,清炒苕尖,外加一份西红柿蛋花汤,伙食还挺丰富。
  周泽没搭理勾薪,
  勾薪努努嘴,心里哼哼地继续埋头吃饭,感慨着落后的电池不如鸡。
  周泽先走到庆的床尾位置,
  庆闭着眼,
  似乎还在昏迷着。
  周老板笑了笑,没做什么,一是因为对方实际上并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二是对方现在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的身体。
  当初自己对林可那是迫不得已,
  现在,
  倒是没必要这样。
  在庆的床尾位置站了一会儿,周泽又去看了一下新来的俩小朋友。
  俩小朋友不惧生,睡得很香,瞧着,多乖,多安静啊,连呼吸心跳都没有哎!
  检查了一遍供电所,
  周泽走出了病房,
  芳芳正坐在柜台那边对着小镜子化着妆,看样子是今晚下班后有活动。
  “芳芳啊,以后店里有什么事儿,就找老道来帮忙看看。”
  “明白的,老板,嘿,您别说,老道别看年纪大,但那一把子的力气还真不少。”
  显然是昨儿个老道一个人扛俩快递盒子的姿态落到了芳芳眼里,再配合着老道那干瘦长的身躯,画面感确实很有冲击力。
  “嗯,他身子骨硬朗着呢,记着,以后有事就找他。”
  “放心吧,老板。”
  周泽走出了yào店,
  看见莺莺还在那里继续侧方位停车着。
  本来,书店前面的这条步行街两侧停车位挺宽裕的,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停这里的车比较多,唯一的一个空位还是在两辆车之间。
  莺莺虽然拿了驾照,也能正常地上路开车,但很多司机都是这个样子,侧方位停车在科目二里很好考很容易过,但在以后的实际开车中才会后悔当初只为了考试没能真正地学会吃透这个技能。
  周泽站在路边,点了一根烟。
  等一根烟都快抽完了,
  莺莺还在那里不停地倒进去,又开出来,倒进去,又开出来。
  这时,
  许清朗推开书店的门走了出来,看见了周泽,道:
  “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
  “行,我去买菜。”
  许清朗走到车前,对着车窗敲了敲。
  莺莺如蒙大赦,下了车,许清朗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把车开走了。
  莺莺嘟着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都这样,下次空位太小的话,把前后的车往外面推推就行。”
  可能,别的男友不可能这么去安慰女友,因为他们的女友没这个力气,但这个对莺莺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
  走进了书店,
  老道正坐在吧台后头给小猴子擦身子,
  看样子小猴子刚洗过澡。
  “哟,老板,回来咧。”
  “嗯,回来了。”
  “隔壁yào店来了个快递…………”
  “我知道了,不关你的事儿,你多去照看照看,是我一个朋友发来的,有用,你去多注意注意。”
  “没问题,老板。”
  晚饭很丰盛,虽然人不多,但饭桌上还是挺热闹的,等饭毕后,周泽又躺到了自己最熟悉的沙发位置上。
  闭着眼,
  闻着茶几上莺莺刚泡好的咖啡香味,
  假装现在是上午,
  假装现在还有日光撒照在自己身上。
  心中有光,自然就能明媚,周老板很显然是此道集大成者。
  现在想想,
  老张不在也有老张不在的好处,
  至少没人在自己面前总是提溜着什么杂七杂八的事儿让自己去为社会做贡献了。
  可以说,
  整个书屋里,
  除了老张以外,
  其余人也很少去整些破事儿回来,就算整来了,周老板也能随手打发敷衍掉或者干脆拒绝。
  然而,
  似乎是想什么来什么,
  这边周老板刚准备翻个身继续晒呢,
  那边,
  一辆警车就已经开了过来,停在了书店门口。
  “哟,老张回来了?”
  老道有些意外地挠挠头,把小猴子放到了吧台下面。
  一个女警察从警车里走出,推开了书店的门,周泽微微睁开了眼,这个人,他认识,叫什么来着忘记了,只记得算是老张的一个手下,是个女刑警。
  “你好,请问,周先生在家么?”
  周泽不信这位女刑警会忘记了自己,刑警的记xìng一般都比较好,老张就曾吹牛逼说过自己吃火锅时听到旁边桌上的一个男的带着几个妹子在吹牛,然后马上认出了他是一个网上在逃人员,耐心地把毛肚下锅吃了后就过去把他给拷上了。
  “不在家,不在家。”
  老道忙摇头。
  女刑警愣了一下,但还是走到了周泽面前,伸出手,道:
  “周先生,你好,我是小吕,您还记得我吧?”
  周泽叹了口气,
  看着她,没握手,只是点点头。
  “是这样子的,这几天通城出了一个案子,我们队长又请了长假回老家了,所以我只能来请你帮忙。”
  “我又不是警察。”
  周泽耸了耸肩。
  “我们队长让我来这里找您,说您肯定会愿意帮忙的,再说了,维护社会治安稳定,不光是我们警察的责任,也是所有公民应…………”
  “行行行,别说了,什么事儿?”
  老张人不在这里,
  但他的yīn影还在……
  周老板甚至有点腹黑地想着,老张他们五个鬼差还在扬州附近整天忙着抓捕叛逃者,可能是觉得自己在家里日子过得太悠闲心里有点不平衡,故意给自己找点事儿做。
  当然了,这只是自己臆想一下,以老张的正直xìng格,他不会故意这样的。
  “是这样子的,最近市区好几处地方出现了内衣大盗,专门盗窃女xìng的内衣,作案很多起,引起了很大的恐慌。”
  周老板抬起手,道:
  “我说,这也归你们刑警管?”
  通城这阵子治安好到这个份儿上了么,刑警大队没其他案子可以忙了?
  “问题没那么简单,并不是纯粹地人不在家被偷窃了晾晒的内衣,而是在一些办公楼的卫生间里以及主人在家的时候,被用yào物迷晕了过去,虽然没有进行强X,但身上明显有淤青,另外,被害人身上所穿的内衣也被拿走了。”
  周泽明白了,这xìng质就不同了,如果只是单纯地变态或者那种特殊癖好的家伙去偷偷内衣,固然恶心,但应该只jiāo给派出所去管才对。
  只是这种已经涉及到了迷X,虽然没有实质xìng的那啥,但xìng质已经决定了,且已经对被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极为严重的侵害。
  “而且,在昨晚,刚刚有一个歌星,来通城参加一场商演,住在酒店里,在有保镖保护的情况下,也遭受到了…………”
  周泽点点头,
  下意识地抬起头,
  扫视四周,
  这种事儿,
  周老板习惯xìng地打发出去一个手下去帮忙解决一下就完了。
  但看来看去,
  老道,
  不靠谱……
  你让他去陪人旅游搭伴儿还行,让他去找人抓人,难度忒大了。
  老许?
  为什么自己有种如果派老许去老许可能会被侵犯的感觉。
  不过他确实是现在最合适派出去的人选,哪怕对方不是什么鬼或者妖,只是身手敏捷的人,但以老许的海神力量,抓一个人,还是轻轻松松的。
  只是,
  似乎是预感到了周老板准备推锅了,
  许清朗居然直接拿着面膜上楼去了,
  走得很坚决,
  走得很洒脱。
  大家以前是当邻居的,现在又在一个锅里搅食儿这么久了,谁不了解谁啊?
  最后,
  周泽把目光落在了角落里正躺在那儿的白狐身上,白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有外人在这里时它就会发光,那样外人就看不见它了。
  据说这阵子老道一直在找白狐取经,想让她教教小猴子这一手,这样以后老道再带猴子出门时就不用再担心被当成国家保护动物走私者被举报了。
  只是,
  让这个女刑警但一只狐狸去办案,
  怎么说的出口?
  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老张。
  周泽挂了电话,
  然后手机又响了,
  周泽又挂了电话,
  等第三次响时,
  周老板干脆把老张的号码给拉黑了。
  “周先生,这次的事情xìng质很严重,已经造成了极大的社会恐慌,所以,如果您有能力的话,希望您能不吝赐教。”
  周泽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站起身,道:
  “行,我陪你去看看现场。”
  “谢谢您,周先生,坐我的车吧。”
  女刑警先去发动车子,
  周泽则是换了一套休闲服,没喊莺莺跟着自己一起去,而是顺手走到角落里,把躺在那里一直保持着超然物外姿态的白狐一把拽起来,搁在了自己脖子上,尾巴一缠,白狐心领神会,有些无奈地把自己的脑袋给缩进毛发里。
  等周老板坐进车后,女刑警有些意外地道:
  “周先生,这天儿,已经热了啊。”
  “刚看了新闻,冷空气又复发了,东北那边还下雪了呢。”
  “好吧,我们现在去海岸小区,那里有一个独居的女xìng住户遭遇了不幸,同时,这是唯一一起在现场发现作案者留下精X的一例,之前都没有过。”
  “不应该去女歌星那里的么?”
  “她已经离开通城,赶下一个通告了。”
  “内心可真强大。”
  女刑警开车,刚上高架没多久,她的手机就响了,接了电话后,女刑警马上把警铃给按响,然后直接调头逆行,从刚刚上去的高架口子又下去了。
  “周先生,刚接到报案,在一小时前,水城公寓里,一个三十岁的女受害者刚刚遭遇了侵犯,同样的手法,同样的过程。”
  “嗯,你慢点开,别急,别急。”
  “很紧急。”
  “不是,开车还是得稳妥点儿的。”
  周老板这是真的好心好意,要知道出了车祸的话,他反正死不了,但这位开车的女刑警就难说了。
  “被害人报案后,就跳楼自杀了。”
  “什么?”
  周泽有些意外,毕竟,那个作案者只是蹭蹭,没真的进去,以现在的开放角度来说,其实,说句道德不正确的话,至少比真的那啥了还是能接受一些。
  “被害者几年前曾有过被侵犯的经历,经过心理医生的治疗才得以重新步入社会开始新的人生,这一次,虽然没有……但应该是旧的心灵创伤被重新撕开,所以直接选择了轻生。
  我刚入行时,办的就是她的案子,当时是一个强X犯,被送进监狱了。所以我对她印象很深。”
  周老板不说话了,打开了车窗。
  “您可以抽烟,我不介意的。”
  “谢谢。”
  点了根烟,
  刚抽完,
  车就已经开入了这个公寓小区,
  外头已经挤满了吃瓜群众,警察已经设置了封锁线,同时,尸体也被安置好,盖上了一层白布,只是在前面不远处,还有一滩刺目的血迹。
  女刑警已经去和自己的同事jiāo流案情去了,
  周泽一个人站在外围,默默地打量着四周。
  他没去看尸体,不是不忍心看,而是觉得没必要,他不是刑侦出身,确实没必要做这些弯弯绕绕。
  “有什么感应没有?”
  周泽开口问道。
  问的当然是自己的这条白色围巾。
  “没有。”
  “哦。”
  周泽也没什么感觉,这里没有感应到鬼气或者妖气。
  不过,
  周老板还是稍微拍了拍围巾,
  道:
  “天儿热了,你箍得松一些。”
  围巾松了,
  但还是觉得热。
  “还是热。”
  很快,
  一丝丝凉意袭来,
  这毛发上居然不再热了,反而自带清爽的功效,可能还能驱蚊。
  嘿,
  这下子周老板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小男孩老喜欢把那只傻貂当围脖儿用了,这些妖怪还自带开关制冷制热的。
  周泽没在下面耽搁太久,走过去想要上楼看看,楼道和电梯那边自然是没被封闭的,因为这栋楼的住户很多,只是当周泽走出电梯时,看见一扇门那里站着两个警察,这里应该就是受害者的家了。
  门口的俩警察看见周泽时,面色有些奇怪,但当周泽示意自己要进去时,他们也没阻拦,让周泽进去了。
  估计应该是以前跟老张跑现场跑多了,这里的警察也都认识自己了吧。
  屋子里,很干净,套儿的格局,收拾得很整齐。
  周老板走进去后,看见几个警察在那里取样,拍摄现场什么的,周老板只注意到一点,那就是在床上,有一滩湿润的痕迹。